摘要:一个长期生活在纽约的摄影家理查德·桑德勒(Richard Sandler)以其许多年城市生活的经历,为纽约留下了自己的“墓志铭”,向我们展现了温文尔雅的都市乐趣。他出版的一本书就叫做《城市之眼》。

桑德勒03一个长期生活在纽约的摄影家理查德·桑德勒(Richard Sandler)以其许多年城市生活的经历,为纽约留下了自己的“墓志铭”,向我们展现了温文尔雅的都市乐趣。他出版的一本书就叫做《城市之眼》。评论家利维对此解读如下——

桑德勒01

不久前我离开了居住了39年的纽约,去到了加州索诺兰沙漠的腹地。在我门口20英尺处,我看到了都市棕榈树,陶土的屋檐,以及四维的群山。身边正好带着桑德勒赠送的《城市之眼》,展开着都市密集的视觉冲击力。那些拍摄于纽约和波士顿的都市影像,将人类无处不在的印记以强烈的方式呈现出来。桑德勒的作品是在他24年的漫游中拍摄的,地点遍及机场、轮渡、夜总会,从第五大道到麦迪逊大道,一直进入地铁,设计议会大厅的里里外外,深藏着对都市文明的忧虑。

桑德勒04

城市之眼一开始所凝视的就是纽约中央车站永恒的影像,也许其中所深藏的隐喻就是作为海岸城市的聚集点,也是一个所有社会和文化层面的人类交汇之处。接下就是原先的世贸中心,被高速公路巨大的阴影构成了平衡的框架。从那里开始,我们就进入了地铁的深处。

桑德勒05

当我们从荒凉的地铁冒出头来,看到的是波士顿车站中的报童,对着颈部的十字架发呆。而在报童的身后,一束冷漠的光芒似乎暗示着死亡的逼近。我们就这样被这些图像引着,一步步进入都市的困境。

桑德勒02

他的影像中常常聚集着空间的密集度,从而形成了无处不在的张力。比如,我们看到了80年代街头孩子和家人们经过很不舒服的色情广告的那一瞬间。旁观者也似乎被带入了难以摆脱的困境。没有人在他的街头摄影中得以幸免,甚至我在画面中发现了高中时代的音乐教师。

桑德勒06

和其他比较正规的街头摄影家不同的是,他的作品之间的排列具有强烈的交叉冲突,从而构成了独特的关联性。也许他不太关注这些画面曝光时间的关联,所构成的是密集的思想和政治关切的网络。有时候,画面之间的关系是安静的、含蓄的,带着些隐喻;更多的时候却是无情地击打着观众的神经系统,甚至通过一些细节让我们感受到了来自另一种都市的生活形态。

桑德勒07

的确,城市之眼就是一种残酷的需求,所展示的是阶层和种族的对立,以日常的生活形态降临在都市人群中。他的画面既有非常强烈的同情色彩,也包括立场坚定的评判。也许作为一种失望的结局,他偶尔也会表现出极大的愤怒,从而对阶级、种族、身份以及政治的复杂性发出无奈的哀叹。然而,照片本身也非总是那么无情,一些模糊不清的瞬间反而引发我们带有悲剧色彩的思考,关于这个时代的不公在街头的呈现。无论如何,就像是许多伟大的街头摄影家那样,他的作品既是政治的,也是审美的,同样充满情感色彩。

桑德勒08

也许,这些独特的瞬间,所引发的都市想象力是无穷的。他所描绘的城市生活中的人群,从总体上依旧延续到今天的生存状态。这样的心理感受是无法避免的,甚至那些看上去无比完美的街头影调的呈现,也都似乎暗示着什么可能。也许相对维诺格兰德幽默的街头人生来说,他更想揭示的就是人生的不稳定。也许城市就是这样一种筋疲力尽的结局。就如同封面中的人物所面对的一样,我现在从门廊中凝视的,是绵绵不断的沙漠山脉。

桑德勒09

当浏览完全部作品之后,我想知道的是他为什么至今还生活在纽约。他的回答是:“我不是在纽约。我生活在纽约的卡茨基尔。城市变得越来越无趣。如果你很富有,你依旧可以去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但是你不一定为了便利而住在那里。正如书中所揭示的,就是我离开纽约的原因。这本书就是我在纽约生活的墓志铭。我很高兴能够捕抓这些影像,而在本质上,我更喜欢住在山里。”

桑德勒10

桑德勒还是一个电影制作人,新闻记者,做过一段时间的摄影馆长,还是萨克斯管乐吹奏者。其摄影作品在世界上很多场合展出,被收藏,发表,还赢得过一些重要的奖项。

 桑德勒11

桑德勒12

桑德勒13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