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经过20多年的疏离之后,摄影家特伦特·戴维斯·贝莱(Trent Davis Bailey,1985— )回到了科罗拉多一个叫诺福克的区域,寻找他的家族。尽管他的家乡有着温和的记忆和与众不同的自然景色,但是由于和家族的不和,他已经数十年没有回去了。这一次,曾经在纽约作为著名摄影家亚历克斯·韦伯和吕贝卡·诺里斯·韦伯夫妇助手的他,在访谈中回答了回乡的感受。

贝莱04

在经过20多年的疏离之后,摄影家特伦特·戴维斯·贝莱(Trent Davis Bailey1985  )回到了科罗拉多一个叫诺福克的区域,寻找他的家族。尽管他的家乡有着温和的记忆和与众不同的自然景色,但是由于和家族的不和,他已经数十年没有回去了。这一次,曾经在纽约作为著名摄影家亚历克斯·韦伯和吕贝卡·诺里斯·韦伯夫妇助手的他,在访谈中回答了回乡的感受。

贝莱01

问:讲讲诺福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域空间。这个拍摄计划是如何开始的,时间多长?你是有意识地创作这一系列的?

答:这一拍摄计划的想法始于5年前,但是还生活在纽约。我有了拍摄影响了我的家乡科罗拉多的欲望,探索和我的关联。尤其好奇的是我的家族的发展情况,我已经有将近20年没有见到这些亲戚了,还有那里的峡谷河流,荒蛮的土地和成片的森林,以及起伏的山峦。

2011年,关于诺福克想象和神秘空间对我的诱惑力越来越大,有一种回去的深深渴望。但是对于如何拍摄的想法,还是一片混沌。于是我试图一点点接近这个区域,而且作为一个漫长的拍摄计划来执行。

贝莱02

问:除了那些景观,能说说那里的人?所有的拍摄不可能和社区没有关系?

答:这些年里,的确拍摄了很多人,而且其中的一些成为主题的引导。一些人给了我一些落脚的地方,一些人也让我成为农场工人的角色,所有的人都让我进入他们的生活,进入他们的土地。

贝莱03

问:你最后找到了你的家族了吗?情况如何?

答:谢天谢地,找到了!在我第三次去峡谷的途中,我进入了当地的一个农产品市场。我注意到一个身材瘦小苗条的女子,一头白发和祥和的脸。和她的接触中我似乎有一种预感,不会是我的家族成员?根据感觉判断,她可能就是我的姨妈,于是我就问起她的姓名。果不其然,我们拥抱在一起。这是一个令人百感交集的时刻。

从此以后,我和家族取得了联系。每一次回去,我都逐渐拓展了家族的联系空间。我似乎觉得他们一直在我的身边,但是实际上,已经有数十年的缺席了。

贝莱05

问:你是被那里的风景或人吸引,或者两者皆有?说说其中的原因?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答:两者对我都有吸引力,其实风景和人的肖像两者之间并不互相排斥。对我而言,诺福克的风景就是一种和人关联的个性化的呈现。地理形态有着难以置信的变化空间,尤其是大峡谷。或者说,诺福克的复杂性和我多层面的感觉空间非常吻合,而且呈现出非常微妙的平衡力量。其实我想揭示的或者暗示的,介于物理的空间和心理的空间之间。

贝莱06

问:在你回到诺福克的过程中,有什么不期而遇的意外发现?

答:当然有。我想拍摄一些不期而遇的情节正是能传递孩提时代对自然的敬畏感。我经常将自己置身于不同寻常的环境中寻找令人惊讶的瞬间。我无法预料什么样的意外成分会出现在我的画面中,所以我不会给自己以限制。最终,摄影也就成为一种幸运的博弈。

其中一个不期而遇的例子就是“尘暴”。这是春天的诺福克,强风吹起了红色的土壤,漫天飞舞,让天空的色彩呈现出令人不安的赭色。仿佛是整个沙漠地带从天而降。加上天气的诡异和氛围的独特,如同我喜欢的天启录,或者也是我以往未曾见到的。加上前景中色彩明艳的农舍和田地,如同是天堂的入口。

贝莱07

问:你想通过这些画面向观众传递什么样的信息?

答:就像是一首史诗,传递的不是单一的信息。我想这是一次感官之旅,其他的一切情节都可能退居后面。我希望观众可以加入他们自己的想象空间,丰富这样的过程。我还感兴趣的就是希望这些画面能够承担一种内在的情感力量,具有梦幻和记忆的色彩。

贝莱08

问:你受到谁的影响,或者是创意的来源?

答:如果作为选择,我首推韦伯夫妇。在我三年的纽约工作过程中,我成为他们的助手。在帮助他们整理出版著作的过程中,我学到了许多。在这些亲密无间的过程中,他们就像是我的父母一样。

贝莱09

贝莱曾获得科罗拉多大学的艺术史学位,以及加州艺术学院的美术硕士学位,如今在加州艺术学院就教摄影。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已经产生影响。

贝莱10

贝莱11

贝莱12

贝莱13

贝莱14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