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九位摄影家他们都拍摄自己的妻子,每一个人都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创作了大量的图像,成为他们生活作品的一个主要部分。他们在整个时间长河中延续了一个世纪。这些拍摄计划从一开始就发生了连续的影响力而成为一部编年史。作品展现了不同的景观,超越了时间,超越了婚姻以及妻子的图像。看似简单的概念,却有着丰富的内涵。

尼克松拍摄他的妻子无意中翻出一本画册,九位世界摄影名家将自己的妻子作为模特的美丽“传说”,让我们看到了摄影家不同凡响的一面!

九位摄影家他们都拍摄自己的妻子,每一个人都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创作了大量的图像,成为他们生活作品的一个主要部分。他们在整个时间长河中延续了一个世纪。这些拍摄计划从一开始就发生了连续的影响力而成为一部编年史。作品展现了不同的景观,超越了时间,超越了婚姻以及妻子的图像。看似简单的概念,却有着丰富的内涵。

一开始是巴隆·阿道夫·德·梅耶(18681946),他为《名利场》、《时尚》以及《哈泼斯》等杂志拍摄了早期大量优秀的时装摄影作品。他撰写流行样式和时尚等评论文章,在1913年到1932年之间被认为是大西洋两岸的时尚开拓者。他的妻子奥尔加,是当时上流社会地位最高的女性之一,是爱德华王子(后来的爱德华七世国王)的女性知己,也是她那个时代最为时髦的女性之一。巴隆所拍摄的她的照片,正是财富和时尚世界中理想完美的典范。

在画意摄影组织的交往中,巴隆结识了斯蒂格里兹(18641946)。斯蒂格里兹当时声名显赫,又是成功的经纪人,他的画廊、出版物以及摄影作品,都是早期美国摄影的奠基石。他所拍摄的第二位妻子乔治•奥吉夫的照片,成为迄今为止摄影的经典之作,也是他最优秀的代表作。这些肖像开始于1917年,一直延续了将近20年。

斯蒂格里兹《奥吉夫,肖像》

1934年,摄影家爱德华·韦斯顿(18861958)遇见了查理斯•威尔森,后者很快就成为他的情人,妻子,以及在后来11年中主要的模特儿。查理斯具有极高的天分和开放的思想,因此在他的照片中,既有像以往所拍摄的许多模特儿的裸体形象,也有和他生活密切相关的性格展现。韦斯顿在纽约访问斯蒂格里兹时,对他拍摄奥吉夫的影像十分了解。他拍摄了许多查理斯的最优秀的照片,其中就包括1936年在加利福尼亚奥西纳沙漠中的人体。拍摄查理斯的照片在1945年终结,当时她和韦斯顿离婚。

哈里·卡拉汉(19121999)是在1945年开始拍摄埃莉诺的。作为最出色的现代革新者之一,卡拉汉在不断的探索过程中需要源源不断的刺激和随时需要的模特儿。埃莉诺热心地参与了他的许多创新,还包括他们年轻的女儿芭巴拉,一直到1961年。心灵的撞击和广泛的探索,为他们在这些年中的创造留下了证明。1961年,卡拉汉的学生埃米特•戈温(1941  )第一次拍摄了他的妻子艾迪丝的照片。这些影像深深受到卡拉汉的影响,同时也源于戈温对斯蒂格里兹的研究。献身于对自己生活的主题研究,戈温对自己的家庭进行了爱和诗意的观察,并且以艾迪丝和他自己的关系为重点。他们一直没有终止这样的拍摄。

卡拉汉-埃莉诺,1954

1959年,里·弗里德兰德(1934  )第一次拍摄了他的妻子玛丽亚·弗里德兰德。这些看似偶然却极具洞察力的肖像,一开始仅仅是作为一种画意的样式完成的。就像他的其他所有作品一样,既不是刻意追求卡蒂尔-布列松式的戏剧化情节,也不像罗伯特·弗兰克或盖里·温诺格兰德曲折地表现出某种忧郁和幽默。伴随着极大的尊重、柔情,同时受到他更多无法释然的图像所产生的分割的影响。弗里德兰德以日常的生活中表现的沉默寡言,是他可能无法清晰地在其中描述什么:他依赖于玛丽亚在生活中带来的稳定感,从而进行他的工作。

弗里德兰德和妻子安娜的自拍

深濑昌久(1934  )的作品同样受到卡拉汉和弗里德兰德的影响。他和妻子洋子的婚姻(19631976)成为他的中心主题。这对具有非凡创造力艺术家的夫妻(洋子是一个舞蹈家)完全沉湎于60年代东京艺术生活的无序和放荡之中。纵酒,疯狂的社交,以及在艺术上的极端实验,形成了一种极不稳定的生活状态。同时也创作了精彩的照片。最终这样一种状态使人筋疲力尽并濒临崩溃,洋子在1976年离开了他。

新闻记者和摄影家古屋诚一(1950  )于1978年在奥地利的格拉兹认识了克丽丝汀·高丝勒。在后来的七年中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共同创作了数百幅照片。这些日记样式的生活形态影像追踪了婚姻的过程,从开始的嬉戏逐渐进入爱情和充满柔情的描绘,包括他们儿子光明的诞生,以及最终克里丝汀因病痛而导致的情绪的紊乱。最后的照片结束于克里丝汀在1985年的去世。

古屋诚一拍摄他的妻子

1970年,尼古拉斯·尼克松(1947  )开始拍摄蓓比·布朗的肖像,第二年他们就结了婚。直到现在他还一直在拍摄她。这对情绪热烈的、相互依赖的情侣在摄影中一直不停地进行着相互的合作。他们的孩子也已经成为照片中美丽的一部分,一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毫无掩饰地描绘蓓比逐渐变老的过程,以此来证明他们生活中的快乐贯穿于整个一生。这些40多年的生活记录还在继续延伸着。

尼克松—姐妹12

在人类之间错综复杂而微妙的关系中,没有哪一样关系会比婚姻来得更为复杂,更为充满矛盾的冲突,更难以理解和破译。通过对一组优秀的摄影家的考察,以及他们在过去一百年中的努力,我们发现了一些和男性相关的感觉。妻子作为被描绘的对象和一般的肖像有什么不同?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文化的变化如何改变了男性的感觉?女性在被拍摄过程中的合作是否影响了最终的艺术结果?在我们所收集的这些作品中,证明了这些优秀的摄影家所留下的一些最为私人化和个体化的艺术。这些亲密的刺激是否加深了摄影的反应?

历史上的艺术家都曾经注意到在他们周围以及在他们自己生活中爱情的神秘现象。在异性中女性对男性所产生的吸引力是艺术产生的主要动力之一。大部分由男性描绘女性的艺术是出于偶然的或商业化的结识,或者没有任何原因。时装摄影,人体摄影以及大部分的肖像摄影和街头摄影,并非激发对象之间亲密关系的必要条件。这在其他媒体中也有类似的情况。当模特儿是艺术家的妻子时,肖像的影响力是如何产生的,两者之间的了解和亲密关系如何使情感复杂化和深化?在这样的关系中,每一位合作者都受到情感的催化。每一个人都需要和依赖冒险。

每一次控制都超出了艺术的范畴。对于一个雇佣的模特儿来说,艺术家是一个陌生人,每一个人都是戴着面具在工作,很少需要相互之间的交流。如果模特儿是配偶,两者都是相互了解的,同样知道另外一方的长处,即将发生的情况,弱点,在相互之间的目光中都是裸体的。没有人可以隐藏,每一个人都具有控制的力量。许多艺术家很少对他们的伴侣进行研究;很少人一直在许多年中将另外一方作为拍摄对象。而在这里的摄影家却是不同寻常,他们的拍摄延续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

亲密的关系是基于相互之间的责任感。无私的微妙的平衡关系是在日常生活的欲望丛林中延伸发展的。事业和财政支出,孩子,健康状况,老化,家族关系,以及社会的期待都对我们产生考验。在这里的九个家庭中,人们可以发现柏拉图式的爱情,夫妻间的年龄相差很大以及事业的不平衡,长时间的分居,离婚,精神疾病,虐待,以及自杀。其中也有符合传统标准的终生相爱的婚姻。艺术家也许不因这些原因所左右。自然而然的相互间的关系是他们的动力源泉。没有必要为这些相互间的关系进行修补。

这些摄影家的组合并非是百科全书,但却是具有代表性的。其他最具有知识价值的验证是保尔·斯特兰德拍摄的丽贝卡的具有张力的肖像;亚历山大·罗德琴科和瓦法拉具有游戏性质的实验,包括曼·雷和朱丽特;欧文·佩恩以其妻子丽萨·方萨格里福斯拍摄的高雅的时装作品;荒木经惟早期关于阳子生活与死亡带有甜蜜而令人尊重的图像;本纳徳·普劳索以日记体的方式所记录的弗朗西斯和他们两个美丽可爱的孩子;这些都没有在这里一一展示。

然而这九位摄影家的实例证实了作品对于他们的重要性,也检验了艺术家如何通过其他媒体描绘一个妻子的生活。很少有研究领域更多地关注于他们在政治上的强烈反应,而不仅仅局限于男性对妻子的感受。一些讨论永远也不需要再提及;男性对于女性的观看具有支配的倾向已经由来已久。另一方面,观看的过程其本身也和客观化相关,构成了一种相悖的形态。这些文本强调了他们在合作过程的差异,从而引伸出对于艺术的意义。

从这些描绘中我们看到了三件事情:他们描绘了模特儿,他们宣布了艺术家所关心的重点,他们探索了两者之间的相互关系。通常这样的关联是短暂的时期。绝大部分都显现出优秀的肖像艺术家的技巧:他们如何计划让一个名人就范;通过智慧的幽默使关系得以亲近。

理查德·阿威顿曾经写道:“一个肖像摄影家要依赖另外一个人来完成他的照片。主题是想象的,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我,必须有另外的人激发起虚构的想象空间。我所关心的不是他。对于这幅肖像我们有各自的追求。他所需要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就像我为自己辩护具有同样的深度,但是支配权在我手中。”这样的争执就是阿威顿作品的核心。他有完全是这样一种对抗的档案,许多是令人感到震惊的,大部分充满强大的张力。维吉·戈登伯格曾经写道:“凡是控制这一图像的人,就拥有了赎回他者虚荣心的赎金。”当一个摄影家将照相机对准一个所爱的人时,投下的赌注是不同的,每一个合作伙伴都会因丰富的精神世界混杂着复杂的理由。

在这样一种不间断的描绘过程中,牵涉到相互之间更大的比重关系。其实每一位摄影家都拍摄过其他人物并不完美的肖像。爱德华·韦斯顿在墨西哥和美国艺术界令人信服地拍摄了许许多多相识的人,而李·弗里德兰德所拍摄的音乐家肖像具有一种自发的爵士魅力。但是这些作品都无法和摄影家对自己情侣的描述中所具有的逼近死亡、完整性和卓越的表现力相提并论。重读这些影像,真的让人感慨万分!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