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被称为“现代摄影之父”的阿尔弗莱德·斯蒂格里兹(1864—1946)以其促进摄影成为现代艺术形式所做出的历史努力产生了无可磨灭的影响力。而野岛康三(Yasuzo Nojima,1889—1964)则是20世纪10年代到20年代期间日本画意摄影运动的领军人物,并且在30年代早期和中山岩太、木村伊兵卫共同创建了摄影杂志《光画》(月刊)(Koga),这是日本最早的摄影刊物,风格前卫,印刷考究,品质一流。

野岛康三—银铃花,1941

1997年,在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举办了一个意义深远的展览:斯蒂格里兹和野岛康三。14年后在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意外买到了当年仅剩的展览画册,如获至宝。

被称为“现代摄影之父”的阿尔弗莱德·斯蒂格里兹(18641946)以其促进摄影成为现代艺术形式所做出的历史努力产生了无可磨灭的影响力。而野岛康三(Yasuzo Nojima18891964)则是20世纪10年代到20年代期间日本画意摄影运动的领军人物,并且在30年代早期和中山岩太、木村伊兵卫共同创建了摄影杂志《光画》(月刊)(Koga),这是日本最早的摄影刊物,风格前卫,印刷考究,品质一流。尽管斯蒂格里兹和野岛康三年龄相差20多年,作为著名摄影家的积极意义却是非常相似的,包括通过杂志和自己的画廊积极推动当代艺术和摄影的发展。

野岛康三—T小姐,1931

1905年到1917年,斯蒂格里兹通过他在纽约的“291”画廊展出了当代摄影作品,同时让欧洲先锋派艺术家包括毕加索、马蒂斯等人首次在美国的亮相。

1919年,野岛康三在东京的神田开办了Kabutoya-gado画廊,和他的家一起对公众开放,作为一个整体的展览空间推出了当时很有抱负的画家如万铁五郎(Tetsugoro Yorozu)和岸田刘生(Ryusei Kishida)等,为扶持当时尚难见容于国家体制的“体制外”前卫艺术,不惜“客串”收藏家与赞助人的角色。

野岛康三—茨菇,1927

他们的努力,得以让当代艺术家包括摄影家在20世纪的艺术领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空间。尤其是这样的空间有助于自由地释放摄影风格,为19世纪的画意摄影发展到更为现代的表达方式扫清障碍,凸显摄影独一无二的本质特性。尽管斯蒂格里兹和野岛康三从未谋面,但是两人都为现代摄影的推进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

众所周知,斯蒂格里兹的妻子奥吉夫在其丈夫于1946年去世后花了三年的时间,整理了他的作品和艺术收藏,将大部分捐献给了美国的一些博物馆。她寄希望于借此让这位摄影家的传奇流芳百世。1954年,她还慷慨地捐献了斯蒂格里兹的一组作品给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这些作品至今意义深远,从而让人得以认识摄影在20世纪艺术中所扮演的不可或缺的角色。

同样,野岛康三在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的摄影作品收藏非常完整,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依旧完好如初。于是,两位摄影家作品的联展,就在这样一个独特的大背景下完成。

野岛康三—裸胸妇人,1930

斯蒂格里兹大家都比较熟悉,这里再化一点笔墨讲讲野岛康三。

野岛康三是日本战前具有代表性的摄影家,大正时期的日本本国裸体摄影的创始者。出生于日本东京,1905在大学学习绘画和摄影。随着西方摄影流派的引进和影响,野岛康三开始了画意摄影的实践,试图将西方的画意摄影和日本的新画意美学融为一体。然而在1915年到1933年的创作高峰期,他逐渐放弃了早期的画意手法,试图通过人体、人像和静物这三个主题,以更为清晰的制作技法深刻地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摄影家在他的一幅代表作中营造了一个看上去很自然的生活空间,将一个浴后梳理自己头发的女性胸部毫无掩饰地展现在观众面前。他在满足了观众对女性人体欣赏的同时,又竭力想在照片中暗示人们:这是一个自然而然发生的瞬间,不是摄影家刻意而为。这样的表现方式和西方观念中的大胆直露相去甚远,但却恰到好处地满足了看与被看之间的沟通过程,这也从一个角度说明了地域文化的差别及其对人体摄影的制约。

野岛康三—树边的女人,1915

毫无疑问,野岛康三在摄影的机械过程中找到了一种日本民族特有的敏感,帮助了日本现代摄影的形成。

有文章评述说,野岛原本就是资深艺青,与大正时期的国内美术界有极深的瓜葛,不仅与岸田刘生、万铁五郎、安倍能成等深受后期印象派影响的画家过从甚密,而且曾跟随野兽派在日本的代表画家梅原龙三郎学画,并加入梅原成立的“国画会”,留下了一批梅原龙三郎风格的风景画和裸女画。

野岛康三—无题,1933

应该指出,在野岛康三活跃的时代,摄影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手段,尚未获得普遍的承认。在某些世人眼中,摄影无非是某种从属于绘画的媒介而已。惟其如此,尽管与美术界多有交集,但野岛不懈追求的目标始终是“作为艺术的写真”。他认为,“写真被说成像画儿似的云云,真不是一件开心的事”,在创作中力求避免对绘画的单纯模仿——“透过心看到的自然……结果是我人格的体现”。当他说“想创作普通的写真”的时候,实际上是指对被摄体加以写实性表现的摄影,强调的是与既往的绘画主义不同的“写真的世界”:“写真有写真的世界,摄影家不能不活在写真的世界里”,表达了一种对绘画主义的自觉切割。这在现代摄影方兴未艾、绘画主义阴魂不散的时代,不啻为一种相当决绝的先锋姿态。他在创办的摄影杂志《光画》创刊号上,推出了摄影评论家伊奈信男的长篇论文《回到摄影》,指出“摄影艺术纵然历史尚浅、传统不长,但也决不应隶属于其他的艺术门类。相反,惟其在包含现代大工业和技术的各种面向的社会,恰恰摄影,才是最适合自然地记录、报道、解释、批判社会生活的艺术”,同时强调摄影家作为“时代的年代记作者”的功能——实际上是对“报道写真”的观念启蒙。

野岛康三—细川小姐,1932

前些年,在纪念野岛康三诞辰120年周年之际,曾举办过一个他的肖像写真展,展览从明治到昭和时代回顾了野岛康三摄影创作,展示作品约150件。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