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前些日子,一本题为《金色时光》的画册,展现了里兹整个一生的传奇,还包括许多以往没有发表的作品和一些精彩的商业访谈,涉及许多重量级的人物包括辛迪·克劳福德、麦当娜、安妮·莱波维兹等等。画册还是里兹个人影像档案的汇编,包括底片的接触印相,因此成为了解和研究里兹极佳的素材。

里兹-非洲-09

美国摄影家赫伯·里兹(Herb Ritts19532002)是在1979年开始他的职业摄影生涯的,80年代他的时装和人像摄影作品为《名利场》的豪华典雅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的作品在90年代的最高标价每幅已经超过2万美元。在他的摄影室里拍摄过麦当娜等无数名人的照片,从而成为美国最重要的肖像摄影家之一。然而,在1992年,他的第三本画册《二重奏》的出版令人看到了他的风格的转变,豪华典雅的时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大智若愚的怪诞。这一风格特征在一年以后的第四本画册《声名狼藉》发展到极点,名人在里兹的镜头中呈现一种扭曲的真实。他不再让人在轻松的气氛中来欣赏名人肖像,而是让“天使与恶棍出现在同一个瞬间”。

我们可以看到,里兹希望在画面中让被摄者变化出无尽的造型,并且通过细心的揣摩,为每一个名人营造最为合适的空间——尽管所选择的背景往往是极其简洁的白色。这样一种风格多变的原因,可以源自他对摄影作品的收藏爱好。他的收藏是多方面的,主要是被世所公认的大师们的经典的作品,如爱德华•柯蒂兹,爱德华•韦斯顿和安塞尔•亚当斯等。他也收藏当代的摄影家作品如罗伯特•梅普尔索普,赫尔穆特•牛顿,欧文•佩恩等。当他在欧洲旅行或是在美国拍摄的时候,里兹时常徘徊在跳蚤市场和画廊周围。当时里兹已经有三处住所放置他的收藏品,在好莱坞、马里布和圣塔菲。

里兹-非洲-11

他说:“我喜欢各处都有这样的图像,无论我在哪里,美好的东西就是能让我停下脚步并注视的照片;我拥有这样的瞬间——当我在真实地观看时。”宽泛的收藏点燃了里兹的创造欲望,他说:“我喜欢有那么多摄影家在拍摄各种各样的作品,它给我一种多么自由的感觉。”(《美国摄影》)他的名人摄影所带来的多样化的空间,也正得益于丰富的源泉。

更让人吃惊的是,在1994年的10月,里兹推出了他的最新画册《非洲》,让自以为了解他的圈内人士也大惑不解。他跳出习惯的工作室,在坦桑尼亚的一个月的旅行中,以闲适而独特的目光拍摄他偶然遇上或发现的一切,从风景、到野生动物到人物,这本售价为75美元的《非洲》以清晰的、写实的形态表达了这样的主题——在古老土地上的生与死的循环,美丽和残忍的交织。评论家们认为,赫伯·里兹的最新尝试无疑是一次冒险历程的开始,同时也充满着里兹型的光辉。里兹自己也承认这是一次全新的挑战,他以前拍摄的名人都是在镜头前美容化妆过的,而这次,他幽默地说:“我所面对的是没有头发和不再美容的人物——而这却吸引着我的目光,引我前行。”里兹正是这样不断地要求自己锐意创新,不断地摆脱既有的创作风格,以冒险的精神在20年间大胆地开拓了常人难以达到的境界——却因为一场意外的疾病:肺部感染引起心脏衰竭,年仅50岁。

里兹-非洲-07

在我面前的《非洲》所呈现的是一个彼此对立的世界,既是粗糙不平又是柔嫩优雅的,美丽中掺杂着沙砾,连同繁茂的植被和荒芜的沙漠,一切都如同斑马的黑白相间的斑纹并行出现。这样的非洲的出现似乎是不合时宜的。也许照相机所捕捉的风景显得微不足道,更重要的是那些不会随着记忆老去的祭奠和日常生活的仪式更让人着迷。人类和动物之间不可理喻的神秘感时隐时现。翻动的页面之间从干涸的河床延伸到另一处水的资源,我们看到了一些美丽的女性身穿装饰华丽的服饰,或是牵着孩子,或是在帘幕前站立,前景中有依稀可见的牛羊的粪便。这些女人有时候盛装出现在礼仪舞蹈的场合,其中的一位回头高傲地注视照相机的镜头。

我们还看到了具有远古色彩的错综复杂的身体艺术,那些男人和女人们使用圆环、手镯以及项链巧妙地装饰自己。这些画面让人联想到西方文化从非洲的汲取,时空之链在这里得到了圆满的链接。我们还可以看到精心设计的武士的发型,这些发型如今在西方世界的大街上随处可见。

里兹-非洲-03

在那里,人类和动物始终是相互依存的,这是一种相互分享的生态学。在画面中,你可以看到在阴凉的洞穴中,羚羊正在向你凝视,就像是伊甸园的情境。然而这样的伊甸园稍纵即逝——下一页中,那些凶猛的狮子就在分享羚羊的骸骨。还有一头在水边的母狮,突然间面对镜头,带着挑衅的目光。湖面上映照着火烈鸟的身影,我们仿佛可以听到它们在空中突然间飞翔的声音。接下来就是坐在无花果树下的老人,看上去她就是果树的果实。

这些影像美丽而令人难以忘怀,非洲就像是一片展开的诞生和复活的土地,令人恐惧的干燥和肥沃令人难以置信地并存。将所有的根基和骨头、所有的血肉加在一起,那就是非洲。那里有智慧的眼神和代代相传的激情。男人和女人的脸闪烁着光芒,就像是带着活的面具。这些画面给人最大的领悟就是:他们是人类存在的心脏、灵魂和心灵。他们似乎盛情地邀请赫伯·里兹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分享一种奇特的生存空间——这就是里兹给我们带来的《非洲》。

5-1-3-里兹-奥康诺

前些日子,一本题为《金色时光》的画册,展现了里兹整个一生的传奇,还包括许多以往没有发表的作品和一些精彩的商业访谈,涉及许多重量级的人物包括辛迪·克劳福德、麦当娜、安妮·莱波维兹等等。画册还是里兹个人影像档案的汇编,包括底片的接触印相,因此成为了解和研究里兹极佳的素材。

画廊老板戴维·费伊这样写道:

我是在1979年见到赫伯·里兹的,当时的里兹正好热衷于收藏照片。

他的收藏很广泛,包括爱德华·韦斯顿的现代主义实践,曼·雷的实验性照片,弗兰迪泽克·戴提科尔几何造型的空间以及霍斯特·P. 霍斯特带有色情意味的人体摄影。随后我就注意到了他独具特色的影像出现在一些著名的杂志上,如《访谈》、《时尚》以及各种欧洲的时尚杂志。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些画面,富有灵感同时素质优秀。他的确创造了一系列令人难以忘怀的影像。他留给我们那个时代的时空记录,包括一个时代的肖像。沙漠、大海、阴影、天空都是他的舞台背景。完美的雕塑般的光线、完美的力量强度以及柔韧的美成为他作品最为明显的特征。

里兹—金色岁月—霍金,1992

他大约出版了12本冲击力极强的摄影作品集。我曾经和他一起编辑这些出版物,后来还成为展览。他富有魅力,和善可亲,有着深刻的洞察力,非常自信——透过他的眼神可以明显地觉察到。他对影像的判断力无可置疑,这样一种与生俱来的视觉力量,正是视觉历史的精华所在。

里兹所创造的并非仅仅是一些焕发着时尚魅力的肖像,他还善于通过表面的真实描述,带你进入人物的灵魂深处。他喜欢拍摄“声名狼藉”的人物,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边缘状态”。他并非仅仅拍摄诸如麦当娜和理查德·盖尔,他所拍摄的是“这一个”麦当娜和盖尔。在时尚摄影领域,他可以让模特儿成为“超级明星”。他可以将这些流行文化的瞬间变成偶像人物。也许他的风格是对完美的反讽,他所追求的就是一种真实。他常常对我说,他想拍摄一些“离经叛道”的照片。他想揭示被摄者的微妙之处,却是一些不完美的“微妙”,从而带来更多的真实。他从而让被摄者更为人性化,更好地走近这些人的灵魂,而非只是作为一个崇拜者。

里兹—金色岁月—朗和克劳福德,1993

看照片实际上是观看方式的浓缩过程,而研究和鉴赏摄影,则是一次认知的课程。观看影像可以让我们的精神空间得以活跃和延伸,同时也会改变我们的意识。这样一种视觉语言的锻炼过程,自然也会通过我们的生活而拓展。我们看得越多,也就看到和理解得越多。里兹深深懂得如何通过摄影重塑我们的感觉,拓展我们的阅历。他的能力就在于,能够看到所有人能看到的,并且看出其中的不同之处。

他的好朋友理查德·希尔在画册中回忆说:

当我在儿子的房间里接到电话,感到了震惊:赫伯·里兹去世了。

我们失去了他。我瘫倒在床上,看着儿子墙上所挂着的明星。一切来的是那么突然。他已经病了很长时间了,但是他一直给我电话。这是自然的疾病,他认为可以度过难关。我却无法和他说再见。

里兹—金色岁月—跳跃,1987

这本画册也许就是说再见的一部分,但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赫伯·里兹是一个高尚的人。有点王者的风度。一个复杂却又让人感兴趣的人,一个亲密的朋友。他是优美的,时髦的,高贵而又温柔,有趣而宽容。作为艺术家,他是美的情人,美的知情者,美的激励者,美的创造者。他在自己的领域中既是无畏的,又是警觉的。他给自己留下的很少,然而正是最糟糕的结局让他死于非命。但是他以魔幻般的方式超越了这一切,这本画册对他是一个纪念,仅仅是一部分而已。

他是那个时代最优秀的摄影家之一。独特而性格鲜明的里兹,带给我们的影像是可以触摸的,诱人的,却又是不可思议的简洁。它们留下的是经典,是流行,是刺激。他们永远具有让人感到温暖的气质。他不仅仅只是凝固那些瞬间,他的对象是在呼吸,是在运动。他所创造的这些美不是强加的,而是发现的,激励和提升的,因此他懂得一切都是凭借直觉去完成的。

里兹—金色岁月—塔佳娜,1986

他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很大的一部分。我们深深地爱着他,遗憾的是我们再也不能见到他。

也许通过这本画册中的影像,就是一次很好的纪念。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