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须田一政非常低调,很少在当代艺术圈出头露面。直至2012年9月,他受代理松井冬子等独树一格的日本艺术家的成山画廊的邀请展览,才第一次进入商业画廊展出。事实上,须田一政的作品在西方学术圈评价颇高,只是他如同隐士般的创作心境,让他没有像其他摄影家知名。

须田一政在亦安画廊展览海报

须田一政(1940    ),1962年毕业于东京摄影专科学院。1971年开始自由摄影师生涯。1976年摄影集《风姿花传》获得日本摄影协会新人奖。1985年摄影展《日常的断片》获得第一届东川奖。1997年摄影集《人间的记忆》获得第16届土门拳奖。另有摄影集《关东风谭》和《民谣山河》。

然而须田一政非常低调,很少在当代艺术圈出头露面。直至20129月,他受代理松井冬子等独树一格的日本艺术家的成山画廊的邀请展览,才第一次进入商业画廊展出。事实上,须田一政的作品在西方学术圈评价颇高,只是他如同隐士般的创作心境,让他没有像其他摄影家知名。2003年休斯敦美术馆展出《日本摄影史(The History of Japanese Photography)》时,策展人图卡(Anne Tucker)认为须田一政是她心中最日本的摄影家,而2012年伦敦摄影家画廊策展人也将须田一政评为最被低估的日本摄影大师。2012年北京亦安画廊、东京BLD画廊展览后,东京都摄影美术馆也举办了须田一政的大型回顾展——须田一政终于在亚洲获得迟来的肯定。而《宁静的碎片》的签名版,也让我们得以静下心来全面认识这样一位风格独特的摄影家。

须田一政《风姿花坛》系列01

须田一政是地道的东京人,出生和长大在神田区,所以他能在东京拍摄大量的画面也就不会令人感到惊讶。他在给《每日摄影》 的文章中如此回忆:“我开始摄影的时候还是学生,恳求母亲为我买台徕卡相机。母亲说,为什么儿子坚持要买如此昂贵的相机,且非它不可呢?于是,便找来商品样本和有关书籍,做了一番彻底的功课。终于在搞清所以然的基础之上,给我买了一台。母亲是对机械很有理解力的人。”

这以后,漫步于他所熟悉的东京街头,他得以发现许多被其它人所忽略的风景和瞬间,日复一日地捕捉生活的情景,然后从大量的画面中精选出了一个系列就是《东京视野》。成群的男人和女人,街巷后面的老人,荒芜的公园,穿和服的女孩,宴会上的表演艺人,这一切都被摄影家从宏大的东京现场分离出来,变成永恒。

须田一政《东京景》系列02

这一时期所拍摄的东京数量巨大的作品,包括《无名氏男女》、《我的东京100》、《今日东京》、《东京1980》等等,然而其中最为接近于他的日常生活状态的就是《转角处的烟草店之旅》,因其使用徕卡相机拍摄而成为每日摄影系列。这一系列曾经邀请散文家配文出版,意在重新审视他的日常生活状态,甚至在旅途中的旅馆生活。

而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宁静的碎片》系列,则是收录了摄影家最新的在现在生活的区域千叶市拍摄的画面。重要的是,将这些最新的作品和以往的旧作对比,更有意思。他在1987年离开了出生和长大的东京,经历了三次迁居后,最终在1996年定居现在千叶市的家。他曾经在移居千叶市后,出版过一本书题为《狗鼻子》,表现出他对现在这一区域探索的欲望,因为他所面对的是一片新的风景和新的景观。尽管他离开东京已经有四分之一个世纪,但是从千叶市的拍摄中,依旧可以感受到他离开东京以后的失落感。的确,在东京街头的漫步和驱车在千叶市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包括风景的区域,街道的宽度,以及建筑的数量和人物,包括海景。他的照片中的对象似乎都发生了变化,相对于摄影家对所有一切的感觉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和被摄对象之间的熟悉程度和距离感完全不同。

须田一政《东京景》系列03

前者是在熟悉的街头漫步,试图发现“什么”,后者则是旅行在一个未知的区域努力去了解一切。此外,我们还可以发现,他在日本广袤的土地上旅行所凝视的一切,和他在香港、台北等地的观察也是截然不同的。他力图摆脱他所生长的历史和氛围的“根”,从而努力用另一种“眼光”寻找什么。和以往画面中穿越街头所产生的强大张力不同的是,这些影像具有稍微的波动感,让我们进入另一个无需完全清晰理解的世界,而非更为日常化的风景。一切都在无以穷尽的出入之间,如同没有尽头的魔比斯环,创造出一种无穷旅途的幻觉,介于日常和它界之间。这是一种奇特的现象,类似于海风转换成陆地微风或者说陆地微风为海风取代之前的宁静。

须田一政《物草拾遗》系列02

从须田一政的家驱车大约一小时就是一个小岛,有一片沙滩衔接,岛上无人居住,长着稀疏的植物,并且随着时间的侵蚀,变得越来越荒芜,最终会消失在岩石的大海中。须田一政对这个海岛产生了迷恋,日以继夜地造访,这样一种不可抑制地拍摄过程,理由也许就是出自于佛教的哲学:世事无常。须田一政自身不再是想停留某一天,但是他一直坚信他所捕捉和积累的一切,能够通过照片留给后人。照片所呈现的是他眼中观察的痕迹,了解未知,探索本质。

须田一政《风姿花坛》系列02

须田一政曾经说过,整个世界曾经浓缩在一个神圣的区域,如同是一个微缩的盆景,在心灵深处留下深深的痕迹,呈现在微妙的日常生活的情感之间。一旦擦出火花,就会通过我的观察转换出来,注入简单的感受,然而却具有生死之命定。一切旅行抑或都是精神之旅,将贯穿我的一生。

也许,须田一政依旧在不屈不挠地探索着日常的生活,从而他的凝视中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我们也可以随之出入自由地在一个无以穷尽的旅途中。

须田一政《物草拾遗》系列01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