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尽管武德多少年来一直在拍摄利物浦的工薪阶层,但他主要的兴趣不在于纪实。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画家,他所希望通过镜头所探究的,是如同实验电影般的广阔视野。他的作品被称之为“多种不同主题的分散排列和聚合”,他的目标是“比当下的后观念摄影和新闻报道摄影具有更多的流向”。

31daf37b-d03b-4ede-ba99-5cf674339034

英国摄影家汤姆•武德(Tom Wood1951  )出生于爱尔兰西部的梅奥郡,1978年到2003年之间生活和工作于马其赛特郡,随后移居北威尔士至今。武德曾经出版多部著作,包括《巴士旅途》、《人物》、《寻找爱情》等,作品在世界各地广泛展出,并且被一些重要的博物馆收藏。2002年以来多次获得世界性大奖。其中以利物浦的街区和公交为拍摄重点,完成的《巴士旅途》纪实摄影画册颇有影响。有评论说:公共汽车的旅途穿越整个利物浦不会超过两个小时,而武德的照片路程却延续了20年。

0b47dbcd-585b-413d-8ef7-8a733f7ed0ea

早些年,一本题为《Photie Man》的作品集中(Photie是一个网络图像自由分享的网站名称),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只有一段鸣谢文字,其中提到了英国摄影家马丁•帕尔的帮助,而且说起所有的人都将他自己称之为“Photie Man”,一个网络图像的传播者而感到高兴。这本作品集中收录了部分以前发表过的作品,更多则是一些新作。

1d28a2b8-794d-41f7-bcc5-c30ebd880b75

从画册的风格上看,他的作品倒是有点像马丁•帕尔,色彩浓郁,手法随意,生活气息散漫,但是似乎比帕尔来得稍微凝重——夹杂着黑白的画面,直面镜头的凝视居多,因此带来了相对的庄重感。他究竟想通过这些画面告诉我们什么样的故事呢?由于摄影家没有提供自己或者他人的评述,因此我们只能透过作品本身,感受摄影家对现实生活的平凡却生动的记录。并且可以从不同的视角,理解摄影家关注当代社会的敏感性和手法的多样性。他的作品的标题往往只是人名或地名,以及拍摄的时间。然而他传递给我们的信息,却超越了简单的记录范围,深入到了当代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人)丰富多彩的心灵空间,而且也很好看,这就够了!

3c59bcf2-c932-4142-ade8-709a3ecefdb2

最近,武德又出版了新书《男人/女人》。通过这本新书,或许我们对他的了解,又会更深入一步——

书中介绍说:在最近30年间,爱尔兰出生的汤姆·武德一直在拍摄利物浦的工薪阶层,既充满热情又面对严酷的现实。他在《男人/女人》中,从人们熟悉的街头提炼出生活的魔力。这些作品以不同的画幅和不同的风格呈现,包括彩色和黑白,将日常的生活以家庭、朋友以及陌生人等各种形态排列开来,似乎产生着强烈的跳跃感。

4b2cf37c-169a-4314-9f1d-0a17c4a0dc9e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一系列的作品具有调性和情感诉求上的一致性?在新出版的这本画册中,肖恩·希恩(Sean Sheehan)的解读,似乎推翻了以往的观念——尤其是人们认为他的作品和马丁·帕尔的相似性。希恩说:武德对工薪阶层的观看透视角度和马丁·帕尔的视点似乎很少有重合点。他所关注的,如同武德在访谈中谈及的:“你对同一张脸拍摄50次,49张画面也许是无聊的,也许会有一张与众不同。”尤其是他所拍摄的女性,会将你带入一种如挽歌般的灵氛之中。

27b98f7e-b637-4859-9bf4-857a2feec951

比如他那幅经典的画面,两位漫不经心的女性坐在一辆跑车的引擎盖上,面对明媚的阳光,直接对视拿着照相机的那个男人。她们的凝视,性感却不迷人,似乎有点对男性沙文主义的微微挑衅,守护着自己的权益空间。而在另一些画面中,似乎同样的女性又似乎显得异常的低调,但是同样构成了观看和被凝视之间的权力欲望。

28c543bd-8f45-4b61-a4ca-0efbe37aa64d

面对男性的表达也是如此,但是其中的忧虑和恐惧似乎占据了更多的成分。早在数十年前,利物浦诞生了约翰·列侬,他为年轻一代的未来而感到忧虑,从而期盼“去选择一个职业”。武德拍摄的男人处于后工业社会群体,看上去缺少对职业选择的自由。年轻人所向往的,如同电影《疯狂麦克斯》中所展现的,有点邪恶的幽默,从而带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感。

4ddbd455-d27d-42f5-9b6a-d9b7eec73b32

然而从整体上看,《男人/女人》系列是让人有点激动的城市编年史。在冷酷的真实中,同样充满了深情,如同一对双胞胎,将普通人和他们的日常生活变成了影像的地标。

e68e8b06-9f9a-44be-b036-650135172d26

也许,尽管武德多少年来一直在拍摄利物浦的工薪阶层,但他主要的兴趣不在于纪实。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画家,他所希望通过镜头所探究的,是如同实验电影般的广阔视野。他的作品被称之为“多种不同主题的分散排列和聚合”,他的目标是“比当下的后观念摄影和新闻报道摄影具有更多的流向”。他从1976年以来,一直使用色彩负片拍摄,并且间杂以黑白的画面,就是希望以错位的方式,打破以往人们对纪实摄影的认知点,从而拓宽了心灵的展现层面。

81cbd836-65c4-4139-a103-d2b5d06faace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