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韦伯试图在他的影像中,通过各种姿态、色彩以及具有鲜明文化张力的特征,以一个看似随意的框架,传递出他对伊斯坦布尔独特的视觉观念:一个带有强烈的历史特征的都市文化中心,一个在高楼尖塔上盘旋着鸽子同时又混杂着黎明时分穆斯林祈祷的城市,也是一个有着自动取款机和设计时尚牛仔裤的城市。

 3fb3eaa1-96c6-4966-a9ae-3913b9b571f4

作为马格南图片社的中生代顶尖摄影家,阿列克斯•韦伯(Alex Webb)出生于1952年的旧金山,1974年从事摄影,很快他的照片就出现在纽约《时代》、《生活》以及《国家地理》等著名杂志上。1976年他成为玛格南图片社合作伙伴,并且在1979年正式加入该图片社。他已经出版了六部著作,包括《十字路口》以及限量版本的《断层》,同时获奖无数,包括1988年的彩色摄影奖、2000年的徕卡卓越奖。作品还在当代艺术博物馆等各种博物馆和画廊展出。

我们所了解的韦伯,主要是他独特的彩色画面所引起的巨大震撼。比如,1998年,韦伯访问了伊斯坦布尔,马上被那里的人物、不同阶层的文化好历史以及丰富的街头生活所迷恋。然而最让他感兴趣的,则是作为一个位于欧亚大陆之间的边缘城市,伊斯坦布尔有着独特的魅力。就像摄影家所写的:“作为一个有着将近三十年职业生涯的摄影家,我一直被处于边界位置的地理文化所迷恋。”然而到过伊斯坦布尔之后,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再一次回去拍摄,最终出版了一本精彩的画册《伊斯坦布尔:一个有着不同命名的城市》,传递出他对文化变迁、历史混杂的敏感。

韦伯试图在他的影像中,通过各种姿态、色彩以及具有鲜明文化张力的特征,以一个看似随意的框架,传递出他对伊斯坦布尔独特的视觉观念:一个带有强烈的历史特征的都市文化中心,一个在高楼尖塔上盘旋着鸽子同时又混杂着黎明时分穆斯林祈祷的城市,也是一个有着自动取款机和设计时尚牛仔裤的城市。

49a1c5eb-6fcb-4d5f-8549-d0e45523b80f

韦伯在当年是这样评述自己对伊斯坦布尔的拍摄——

1968年和家人第一次到伊斯坦布尔,还是16岁,就产生了将伊斯坦布尔作为美国和欧洲之外第一个拍摄的城市的欲望。这是一个遍布清真寺、尖塔和宫殿的城市,是一个弥漫着烟雾的茶室和香料集市的城市。这样一个城市给我留下了好奇甚至有点震惊感觉,是一个我所不了解的文化都市。

30年以后,我再次回到伊斯坦布尔,我发现这不是一个少年时代印象中的异国风情的城市,而是带着几分熟悉的亲切感。不同的文化相互交融,有时候相互撞击,有时会完全融化。甚至于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的拍摄也没有感到如此的振奋。

伊斯坦布尔是另外一种类型的边界。既是亚洲又是欧洲,既是伊斯兰的又是世俗的,既是古代的又是现代的。大约在2700年前由希腊所建立,幸免于围城、国内战争、瘟疫以及地震。独特的地理位置曾经阻断的入侵者有斯拉夫人、保加利亚人、波斯人、俄罗斯人、十字军以及阿拉伯人。

9143c2e4-b36c-4bc5-8ea7-f8a22fb9af24

如今,有着一千一百万人口的居民,伊斯坦布尔成为一个不断向外扩张的都市,延伸着15世纪以来的疆域。这是一个国际化的商业都市,同时因其最具影响的穆斯林民族而申请加入欧盟。最新的欧洲汽车行驶在拥挤的街道上,然而船只依旧往返于布斯布鲁斯海峡,就像是摆渡船往返于欧亚大陆之间。一些都市的女性为自己的权利在努力抗争,而另外一些则依然披着面纱。伊斯坦布尔是一个永恒的、八面来风的都市,让人着迷。我于是一次又一次往返期间,呼吸着布斯布鲁斯海峡的潮湿的空气,记录着这样一个让人兴奋又让人忧郁的都市,一个有着不同命名的城市。

前些日子,他又出版了一本画册,也和彩色有关——这就是关于柯达彩色记忆——《记忆的城市》是对有着125年历史的纽约罗彻斯特伊斯曼•柯达之家的一曲挽歌,作为一家我们所熟知的柯达公司,于2012年宣告破产。也就是说,宣告了一个胶片时代的结束。

a41d1627-9896-4afc-9a74-ea1a48182655

画册充满深情地写道:回想当年,柯达的成功离不开它强有力的品牌“柯达”。柯达相机诞生之日,伊斯曼就选中了这个名字。他认为“K”是一个幸运的字母,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字母在世界任何国家发音都相同。后来,“柯达”连同它那黄底红字的标志在全世界家喻户晓,这除了证明了伊斯曼的判断外,与柯达公司建立品牌忠诚的持续努力也是分不开的。然而,当柯达面临来自数字成像技术对传统成像技术造成的冲击时,却不幸倒下了。在传统的摄影技术下,形象是靠相机捕捉的,保存在底片上,最后印在相纸上,这一工序从乔治•伊斯曼创建柯达公司以后的100多年都没有大的变动。面对数字化摄影技术的汹涌大潮,作为感光技术的龙头老大,柯达完全可以不惜巨资去研究开发这一新技术领域,最早的数字化相机也是由柯达公司所首创。但是,数字成像技术的普及也意味着柯达公司将丧失胶卷、相纸所带来的丰厚利润。如何在不影响现有传统技术的丰厚利润的同时,积极成为新技术的推动者和带头人,以及如何适应全新的技术产品,树立全新的品牌形象,柯达最终输在了这盘棋局上。

《记忆的城市》中的照片就是韦伯和他的妻子在罗彻斯特的拍摄,从2012年春天到2013年春天之间的五次旅途中,他们纪实了日薄西山的柯达和这座城市的景观。

c9657b73-bbad-45d6-81d2-2fec74a06d9e

照片记录了曾经的辉煌和面对的困惑,韦伯甚至使用了仅存的柯达彩色反转片拍摄后,因为只能用黑白材料冲洗,从而留下了褪色的记忆。当然他也在街头使用了数码摄影的拍摄方式。而丽贝卡则拍摄了罗彻斯特女性的彩色肖像和一些静物,使用的是柯达仅存的胶片。书中也展现了罗彻斯特工业发展的文化历史,包括复杂的变革过程,一座曾经辉煌的城市。

韦伯介绍说:在2009年,柯达公司停止生产Kodachrome反转片,这是我唯一使用了30多年的彩色胶片。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样的正片如今只剩下了黑白的冲洗方式,所以在这本书中留下了丽贝卡的黑白作品和我的彩色作品,包括那些稍稍受损并且褪色的画面。

Kodachrome那些丰富的、明快的色彩和影调深沉的黑白画面,就像是褪色的记忆……

f0eeb11d-fa9e-4521-a8c8-c13a5ac4ffad

然而,我们未曾想到的是,韦伯出道时,所选择的是和大多数马格南成员一样的黑白画面。我们印象中的韦伯一直是一个擅长于把握光线、色彩、几何形态以及错综复杂的环境背景的摄影家韦伯,这一次却通过一本新的画册带我们进入了墨西哥的街区,在浏览那些色彩明快的大街小巷之时,也留下了包括人类风景中很少能够引起关注的黑白景观。

自从24岁和马格南图片社合作开始,韦伯的身影就一直忙碌在世界的舞台上。这本画册则是他早年拍摄的墨西哥,从1975年到2007年之间,他精选出了86幅作品,让我们对他的摄影理念又有了新的理解空间。

在这些风格我们似乎不太熟悉的作品中,包含了八幅很特别的黑白作品,令人惊讶地跳出了韦伯擅长的彩色空间。这些作为韦伯早期作品的重要例证,也是他职业生涯开始之际进入马格南图片社的敲门砖之一。尤其是1978年那幅抓人眼球的画面中,面对墓地的景观,前景是一个男孩,背景上却是两个骑手,看似朴素却摄人心魄。墓地上的花环象征着对死者的记忆,但是渐渐倾斜的十字架和颓废的墓室却又是另一重象征:随着时光的流逝,记忆也会死去,而稳定的框架中所呈现的世俗景象,包括孩子和骑手,在对墓地的“入侵”中似乎在质询着生死的命题。

韦伯的黑白作品

这幅照片之后不久,韦伯就转向了彩色,似乎很自然地将色彩的浓郁浸透到了墨西哥明媚的阳光之中。韦伯在书中谈及了从黑白向彩色转化的最初的动机:“我从墨西哥感受到了一种独特的东西,装饰构成的明快感,粗俗却又华丽,充满了激情和保留。”当然,韦伯并非是被现实随意牵引向前的,而是在墨西哥街头的拍摄放入了自己的策略和尊重:孩子的嬉戏,狗的进入,情人的拥抱,站着等待的人,生活的秩序在他的镜头前缓缓地展开。

许多环境的画面呈现出异常复杂的构成,和极简主义的风格正好相反,尤其是光线、阴影和色彩承担了非凡的力量。似乎,韦伯的照相机担当了舞台监督的角色,巧妙地安放着被摄对象,指导着光线的落点,又在黑暗的空间中隐藏着什么。整个舞台剧的情节线索可以猜测,但是无法确定。每一幅画面留给观众的往往是疑问多于答案。

也就是说,这些画面告诉我们关于墨西哥很特殊的故事,然而却又不按常理出牌。他所提供的一系列场景,丰富的人物和都市的风景,充满了社会和自然的交融,让我们回归内心的自省。我是我们所面对的,就是一个遥远却又妖艳的世界。但是我们也因此不能忘记,从黑白到彩色的转变,构成了韦伯独有的人生创作轨迹……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