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1946—1989)去世时年仅41岁。他死于艾滋病,在得知病情到死亡的十年间,他将自己的生活变成了殉道者的传奇。他的一生因此留下了许多标志性的符号——坏孩子,社会野心家,色情艺术家,文化记录者,性纵欲者,古典学者,天才。

 梅普尔索普作品与古典雕塑的对照之一_e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19461989)去世时年仅41岁。他死于艾滋病,在得知病情到死亡的十年间,他将自己的生活变成了殉道者的传奇。他的一生因此留下了许多标志性的符号——坏孩子,社会野心家,色情艺术家,文化记录者,性纵欲者,古典学者,天才。他的作品直至今日仍旧引起研究者极大的兴趣。关于他的天赋和对艺术的贡献通过不同人的对话在超过30年的时间里一直成为热门话题,争议不断。

这里想说的,就是在他去世后所呈现的多个影展,更想证明这位大师级人物非常重要的一点,这就是他的古典主义情怀。而且,这也是在他生前被许多人所忽略的。

比如,梅普尔索普曾说:“如果我出生在一百年或者两百年以前,我可能是一位雕塑家,但是相对雕塑而言,摄影是一种非常迅即的观看方式。”

梅普尔索普的静物作品

1987年的一次访谈中,也就是梅普尔索普去世前两年,他解释说,70年代的摄影对于高速发展的时代,是一种完美的媒介。实际上并非他选择了摄影,而是摄影选择了他。在许多方面,梅普尔索普实质上是一位迷恋经典的雕塑家,一位塑造型的艺术家,通过对身体的质询,以及对性欲的迷恋,探求完美的形态。

于是我们在2014年看到在巴黎两个同时的展览,在同一个点上引发了视觉上的关联,一个在大巴黎宫,一个在罗丹美术馆。前一个展览是梅普尔索普一生完整的回顾展,力求证明他是一个伟大的古典艺术家——碰巧以摄影的方式创作。就像和曼·雷一样,梅普尔索普想要成为“一个影像的创造者”,而非摄影家,或者说是“一个诗人”而非纪录片作者。第二个在罗丹美术馆的展览,更为明白无误地将梅普尔索普的艺术与雕塑并置,从而将其照片和罗丹的雕塑进行比较。尽管梅普尔索普和罗丹这两位艺术家从表面上看完全不同,但是两人的作品因为策展人的精心安排,产生了对话的空间。

梅普尔索普作品与古典雕塑的对照之二_e

先来看大巴黎宫的展览——

回顾展展出了250多件作品,从而成为梅普尔索普在博物馆展览中规模最大的一个。作品覆盖了艺术家的一生,从70年代早期的波拉片拍摄,到80年代后期的肖像摄影,同时涉及雕塑般的裸体以及静物摄影,以及性虐待性变态的作品。

作品主要聚焦于他最为钟爱的两位“女神”:帕蒂·史密斯和丽莎·莱昂,以探索女性的主题,尤其是女性柔情,揭示摄影家很少为人所知的一面。展览对人们的挑战还在于,让人看到了梅普尔索普成为摄影家之前作为艺术家的纯粹性。他的影像让人形象化地联想到了许多艺术家如提香、戴维、达利甚至许多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级人物,如米开朗基罗、佛朗西斯、贝尔尼尼等。

展览证明作品的创造绝非偶然,他的艺术是纽约70年代到80年代社会文化脉络的集中体现,也正是地铁同性恋文化生存的时代。当然,我们也从中看到了一个激进的时代。要想评价这一时代自由探索的空间,展览还提供了一部安迪·沃霍尔的电影《肉体》作为佐证,以及著名作家怀特关于同性恋的写作主题。

(left) Orchid, 1982 - Robert Mapplethorpe Foundation

再来看罗丹美术馆的展览——

这是一个更为直截了当地将摄影和雕塑并置的展览。除了由梅普尔索普基金会提供的120幅摄影作品之外,还从罗丹美术馆调用了50尊罗丹的雕塑作品,从而构成了一次大胆的对话,试图揭示这些伟大的艺术家著名主题的关联。

梅普尔索普一直在寻找完美的形态,而罗丹则试图从毫无生气的材料中捕捉瞬间的动感。当梅普尔索的作品被其完美的设计所主导的时候,罗丹则保留了创造过程中不断完善的痕迹。前者被男性所吸引,后者迷恋于女性,两者的状态都是异常地着魔。但是这也并非说梅普尔索普止步于对女性裸体的创作,或者说罗丹会对男性雕塑视而不见。

对话的迷人之处,就在于两者的差异和相同之处往往出乎意料。策展人选择了七个主题,将两者的作品并置,从而揭示形式上、主题上乃至审美情趣上的关联:瞬间和张力,黑白/光线和阴影,色情和非难则是这两位艺术家最为重要的构成部分。

(left) Orchid, 1985 - Robert Mapplethorpe Foundation

其实,从2003年开始,梅普尔索普基金会就曾邀请一些艺术家从基金会收藏的作品中选择不同的内容做成展览。辛迪•雪曼成为第一个策展人。2004年是凯瑟琳•奥派;2005年是大卫•霍克尼,维克•穆尼兹以及海迪•斯理曼恩;2006年是罗伯特•威尔逊。最后一个系列展览举办于2009年,由斯特林•鲁比策展,他将自己的作品和梅普尔索普的作品融为一体。这七位艺术家从不同的审美角度展现了梅普尔索普巨大的魅力所在,表现题材从肖像到自拍像,从风景到人体,从静物到虐恋。

不同的展览逐渐浮现出一个共同的主题。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梅普尔索普的自拍像给不同的艺术家所带来的震撼,以及成为了解摄影家无法绕过去的关键点。自拍像是摄影家一直在进行中的主题,而且是最为重要的主题之一,从而成为自传式的经典。尤其是去世前两年的自拍像,以其冷酷的诚实和敏感,提升了他脆弱和尊严的个性空间,展现出一个真实的自我。还有一类真实的浮现雕塑般的黑人人体,以其平静的力量感如同安塞尔•亚当斯的风景。完美无缺的身体形态构成了“自然的实验”,焕发出自我肯定和律己的强大光芒,流动出不可抵御的张力。这也正是一种古典主义情怀的完美呈现。尤其是我们无法忽视他的肖像作品在展览中具有沉重感的存在。当我们看到自拍像、人体以及花卉作品持续不断地呈现出当代性时,他的肖像摄影却一直摇摆于古典和前卫的氛围之间。同时,这些肖像也成为摄影家自身爱的编年史,见证了他和朋友之间的友情,以及一个时代和他的生活方式。

(left) George Bradshaw, 1980 - Robert Mapplethorpe Foundation

所以从总体上看,这些策展人从基金会所挖掘出来宝藏构成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故事。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些艺术家的个性所在,以及一切从混沌逐渐变得清澈的古典主义情怀。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