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的作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当下走红的摄影家,比如阿列克·索斯以及安妮·莱波维兹等等,席勒的风格影响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展览也在提醒当下的摄影人,千万不要忽略了对席勒的研究或者借鉴,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话题。

 oylestown House, The Stove

查尔斯•席勒(Charles Sheeler18831965),出生于费城,由于他所受到的立体画派的影响,早期的建筑照片都以清晰的质感和复杂均衡的结构见长。他的这些照片被著名的美国摄影家爱德华•韦斯顿称赞为“我所见到的最好的建筑摄影”。在斯蒂格里兹的促成下,他曾与斯特兰德等摄影家一起举办过摄影展,并和斯特兰德在1921年合作拍摄了一部题为《曼哈顿》的影片,以不同寻常的透视角度成为描绘城市大都会的赞美诗。

这一次,通过幕后材料观看摄影家查尔斯·席勒(Charles Sheeler)的新展,惊人的作品能量揭示了摄影家所具备的关键技能。

前些日子,评论家克莱夫特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考量了一个新的展览,这就是席勒的摄影新展,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精神力量。

631df3af-fd9d-4058-9089-c112f7b46734

席勒出生于1883年,长久以来被认为是画家。他在老家费城学习过应用设计和绘画,并多次去欧洲旅行,深受立体主义的影响。作为一名画家,他的成功可谓珊珊来迟,他不得不靠摄影来维持生计。但对于现代观众来说,正是这些摄影作品带给了观众新的启示。当年在宾夕法尼亚州巴克斯县的简单工作室内拍摄的作品,另外还有通过简练的光线突显的工业设备形象,其错综复杂的框架结构令人震撼。虽然被摄对象往往是平淡无奇,但是摄影家将效能注入在了作品中,其能量无法估量。他的简约室内作品冥想而又有影响力,相比之下,工业场景让每一台机器都以强大的力量带来令人不安的威胁。

Side of White Barn, Bucks County, Pennsylvania

这次展览是从基金会馆藏的2500多张作品中精选整合的,尤其是那些大量的作品在摄影家生前都没有展出过。在他的时代,席勒的照片并不为人所知——并非他自己想让自己成为一个画家,而是他的经销商不希望人们知道他的摄影,以免影响他的画的销售。因为当时摄影相对绘画而言是不被看好的。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摄影画面许多并非是直接用于创作的,而是绘画的草图,摄影只是绘画的一个中间媒介而已。

另一方面,席勒也拍摄过一些专业的摄影作品,似乎和那些“草图”相差甚远。在1927年,席勒由一家广告公司委托,在密歇根州花了六个星期,拍摄了那里的大型的福特工厂。当时的福特工厂是世界上最大的同类工业综合体,拥有宏大的空间和数千员工。这些照片非常出色,可以看出摄影家在寻找自己个性化的风格,同时也试图满足客户的需求。

Buggy, Doylestown, Pennsylvania

当年的拍摄长达六个星期,这对于在一家汽车厂的拍摄来说是相当漫长的过程。如果在今天,让摄影师在一家工厂拍摄六个星期,他们会带回来成千上万的图像!在密歇根州的六周后,回来的席勒已经40多岁了。他曾经花了很长时间“消化”这个主题。你可以想象他是如何发现这个压倒一切的空间:烟雾缭乱,规模宏大。他竭尽所能排除了所有的分散注意力的元素,使画面显得简洁有力。

Side of White Barn, Bucks County, Pennsylvania

对比他最早的照片之一“白色谷仓的侧面”,可以发现这样一种浓缩的风格样式。他一直在寻找一种将自己的画面提炼到最为简练的程度,或者说追求一种极端完美的形象!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他后来的作品几乎没有超越它。当然他的风格和喜好的概念一直在延续,他的绘画美学观念几乎从一开始就进入了他的摄影。

这个展览除了摄影作品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段曼哈顿的视频,这是席勒和和保罗·斯特兰德在1921年拍摄的短片纪录片。席勒的风格和他醒目的视觉原则在短片中是显而易见的。

研究者一致认为,作为画家的席勒不信任油画颜料的感觉,他不断地试图抹去艺术家手中的任何迹象。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摄影是他理想的媒介。他的照片是美丽和充满情感的,这与他对自己作为一个艺术家的观念密切相关。

Manhatta—Rooftops

所以席勒的照片是对他的价值观的回应,并且呈现出他的审美兴趣。当然,我们必须综合地看待他所有的创作,这样的视觉风格渗透在他所有的艺术产物中, 包括绘画和摄影。甚至于你可以将他的“白色谷仓的侧面”和他的福特工业摄影连在一起想象。

他的作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当下走红的摄影家,比如阿列克·索斯以及安妮·莱波维兹等等,席勒的风格影响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展览也在提醒当下的摄影人,千万不要忽略了对席勒的研究或者借鉴,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话题。

 Manhatta—Through a Balustrade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