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牛顿曾说:人们赋予一切事物以自由。于是我们面对即便是一张照片,也应该赋予无限的创意。我喜欢说,让我们就像是巴黎街上的一群流浪狗。说起牛顿的作品,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联想:修长的腿,高跟鞋,经常是裸体的女性,释放出肆无忌惮的情色魔力。


赫尔穆特·牛顿(Helmut Newton19202004)的作品以其丰富性、可信性以及复杂性构成了20世纪最后四分之一年代的经典。2016年夏天,阿姆斯特丹的摄影博物馆举办了一个他的作品的回顾展,包括200幅最具特色的代表作。其中大部分都是原作,源于柏林的赫尔穆特·牛顿基金会,从很稀有的早期作品到不朽的原作。

3a03706f-0370-458d-82e8-8a9a69cc44e8

的确,这样的角色在牛顿的作品中扮演着一种核心的、色情的角色,展览也希望从这一角度出发,延伸探讨更为复杂的,也是更为多才多艺的全部艺术文本。

更重要的是,展览的闪光点也试图证明牛顿从崛起到辉煌的过程。尽管他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小有名气,但是真正的突破性的成功是在20世纪70年代,当时的作品被法国《时尚》所代理。并且,在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在戏剧化的社会变革背景下,他的艺术特征臻于完美:在传统的权力空间注入了女性自由释放的力量,让性道德的守护者花容失色。

也许可以说,整个大环境造就了牛顿的摄影。当时他和设计师洛朗以及拉格菲尔德的亲密合作,牛顿不断在突破女性艺术的空间局限,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当代的女性形象。他的作品,在那个特殊的时代,赋予女性以特殊的权力,不管是裸体的还是着衣的,都会呈现出一种力量形态,性感的魅力,占统治地位的倾向,连同惊人的甚至有时候让人恐怖。

作为一个具有惊人天赋的摄影家,牛顿以其印象深刻的技术控制能力,为其想象力的空间添加了助燃剂。他深刻地意识到,色情和魅力作为一种洞察力的游戏,可以创造出难以抵达的真实。他在商业创造的空间游刃有余,同时又将自己的个性化艺术风格顽强地显现出来,构成了一个时代的标志。他在对女性的权力、暴力、色情和欲望的主题描绘中,上升到了超现实主义的空间,背景正是源于他早年成长的自由思想的柏林,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艺术滋养。

然而在商业业界,一般不被看好的时尚摄影作品,也曾被媒介所轻视。但是一旦当我们将目光移到牛顿的作品空间,没有人不会认同这样一种可能:牛顿的作品在取悦于代理商的同时,也是一个时代真正不可或缺的艺术品。

825a7eb4-fdf4-42fa-ae35-1485f68cc4ec

这让我想起诺伊米•斯莫里克对牛顿的精彩评述——

赫尔穆特•牛顿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时装摄影家。翻开他任何一本书,如《白色女性》(他的第一本出版物)、《无眠的晚上》或者是《大裸体》都可以明显地看到这一点。尽管这里面的一些照片都曾经出现在流行的时装杂志上,它们依然不是时装摄影。甚至当女性穿着时髦的服装出现在画面上时,照片也缺少明显的时装意味,这是由于他们所具有的永远不会过时的特征,加上画面看上去难以理解的成分。

牛顿照片中的女性大部分都呈现出一种超常的姿势,而且变化无常。她们以蔑视时代的姿态宣布自己的存在。牛顿的女性出现在古代,一半荒芜的意大利花园里呈现出静止的过去,她们出现在宏大的入口,或是在精心营造的房间里,在一个世纪中依旧保持良好的旅馆中,或者出现在中产阶级生活的空间里,显现出一种传统的奢侈和安定,和时代的脉搏格格不入。

Catherine Deneuve Esquire Paris 1976 © Helmut Newton

牛顿的女性也有穿衣服的,内衣以及鞋子并没有任何时装流行的趋势。事实上,这位摄影家并没有将兴趣放在服装上。而服装本身也不是大多数摄影家的目标。他们只有一个意图:不要让服装掩盖了女性苗条的身材,包括丰满的乳房,平滑的背部,充满皱褶的阴部毛发,修长的大腿,以及形状完美的臀部。服装,宽松的上衣以及裙子时常是飘落打开的,露出乳头、大腿、阴毛或是丰满对称的臀部。苗条女性的身躯反复被高跟鞋而提高,就像长长的花茎。他们是一种陪伴,而不是流行的目标,同时出现一些不受时间限制的精致品如毛皮大衣,英国人的马鞍,豪华的轿车或巴罗克风格椅子。

在牛顿照片中的女性身躯缺乏一种天真无瑕,因此也就不是一种经典美丽的表达。一个声名狼藉的轻微的痕迹,带有一种轻微的动感的身躯,呈现出一种沉迷于酒色的,无掩蔽的暴露赤裸的皮肤。这些身躯很少被服装所覆盖,而不是性感的倾向,以此作为一种巴罗克风格的裸体,经常出现在牛顿照片的背景中,呈现一种持久性入迷的特性。牛顿照片里的女性从时间流动的包围中缩回他们的身体和性欲,性生活。这样一张以不受时间限制为核心的照片并不是时装摄影,这是因为时装的驱动目标是和冷酷的时间相匹配的,并在不断地改变之中。不受时间限制是任何流行时尚的天敌。

可以明确地说这样的结果出现在大量的照片中,展示出完全的裸体,女性的身躯,不论是穿着高跟鞋站着的或是走着的。但是不穿衣服也同样意味着没有防卫的。因此,这些女性身躯的裸露同样就强调了她们所处于的一种危险的状态。一种带有野蛮的直接的危险揭示出人类本性深刻的不可思议之处。由于她们裸露的低下以及依然存在的高贵,勇敢地面对着伴随她们出现的不可思议的旋涡,这些裸露的腿,双乳和高高耸起的目中无人的肩部,直接地面对着观众。只是一个瞬间就形成了一个深深的陷阱,犹如在深不可测的幽暗中的一瞥留给我们深深的颤动。

X Ray, Van Cleef & Arpels, French Vogue, 1994 © Helmut Newton

牛顿的大裸体以这样的一种使人不安的、刺激的和危险的效果形成一种强大的对抗,永远呈现出一种不同寻常的、震动的甚至是极端的外观。这些裸体永远超越了边界,她们一步一步走得更远,始终在边缘上行走,弥漫着一种犯罪的氛围。在牛顿照片中大部分裸体的女性是在运动的,通常又是一种无法明确定罪的罪犯,对与男人和女人来说,都是受害者。

重读牛顿,我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