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七年中旅行了七个大陆的30多个国家,美国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拍摄了传统的纹身、划痕标志、穿刺以及其他各种人类的身体艺术样式,这些艺术样式一直可以溯源到人类的黎明时代。

 雷尼尔—004日本东京

在七年中旅行了七个大陆的30多个国家,美国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拍摄了传统的纹身、划痕标志、穿刺以及其他各种人类的身体艺术样式,这些艺术样式一直可以溯源到人类的黎明时代。在《古代标志:纹身的宗教起源和身体的标志》画册中,雷尼尔通过100多幅精美的黑白画面,展示了这些神秘形态的令人难忘的美丽。重新浏览这些具有冲击力的纪实画面,我们可以理解他是如何通过身体的艺术,讲述了人类持之以恒的努力所留下的相关的故事。

雷尼尔—001塔西提岛

评论家韦德·戴维斯在画册的前言中说:皮肤是人类自身与外部世界分离的边界。这也是内部与外部的分界,包括私密的和无限的分界。在文字表达的社会之前,神话的流传主要以象征的形式雕刻在岩石或者绘制在洞穴的顶部,人类的身体则被看作是另外一种特征的风景,一种肉体的地理学通过写和雕刻描绘出一个人的希望和恐惧。身体上的这些标志还可以是记录神秘的事件,通过一些具有明显特征的图案确立一些等级,从而以艺术化的方式表达个体在整个群体中的价值。人类的形态,不管是孤立于亚马逊的丛林中,还是被北极的寒风所清扫,或者被波利尼西亚日落的光辉所笼罩,都将通过艺术家灵感的光芒,变成了一片灵魂的宗教领地,一张文化的地图和神话的表述,这就是在人类身体上和皮肤上的绘画、雕刻和蚀刻样式。

雷尼尔—013内华达

那些着色都来自大地的原料——白色的石膏和白垩,赭石和红铜,非洲铁矿丰富的土壤,在美国,蔬菜和植物的染色,还有来自亚马逊的蓝黑色和明亮的红色的资源。在皮肤上所设计的图案所表达的不仅仅是一种特殊的文化价值,同时还是一种对自身的忠诚,包括一种精诚团结的象征。这些主题所象征的文化,以符号的方式所展现的不是单义的,而是多义的,其中那些深层的意味只有那些承受这些文化背景的人们才能解读。

雷尼尔—014内华达

1980年到1985年,克里斯·雷尼尔是著名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晚年的摄影助手。他在画册的前言中也谈了自己的拍摄感受:

当我在90年代中期旅游世界各地拍摄种族部落文化时,发现自己越来越着迷于我所遭遇的人类身体的各种各样的样式。当时我刚刚结束一本新几内亚舞蹈面具的画册,马上被部落的纹身、穿刺以及划痕所吸引,因为这些都和人类的精神相关。这是一种具有挑战意味的艺术样式,不仅具有吸引人的美丽,同时还伴随着因身体的变化而导致需要忍受的伤痛和伤害。除了这些标志的意味之外,还包含着忍受伤痛将皮肤转换成色彩、形态以及肌理的样式的最终动机。这是一种文化修养的本体,是社会的需求,是祖传的遗产,是心灵的衔接——我越是深入接触,那些形态越是向我说出更多的意味。

雷尼尔—020埃塞俄比亚南部

于是我就开始了这样的个人之旅,追溯这些身体艺术的源头——这样的个人之旅几乎让我游遍了整个世界。在过去的七年里,跨越了六片大陆和太平洋的大部分区域,我通过镜头从这些大胆的设计转向更深的精神领域。这些影像正是我沿着古代标志的路径进入人类神秘过去的精神之旅。

雷尼尔—022非洲

对于一代又一代人来说,人们已经通过改变地球的景观塑造了人类本身的故事。大约5万年以前,土著人就已经将其梦幻记录在澳大利亚内陆的岩石上。随后,法老将金字塔构造在撒哈拉沙漠的东部边缘,哥伦比亚人的祖先也将神秘不可思议的图案蚀刻在秘鲁北面的荒漠里。对于他们的创造物来说,这些对自然景观的改变强烈地表达了他们自身存在的意义。

雷尼尔—046加利福尼亚

就像人类在地球上留下标志一样,我们也将自身的皮肤作为地理学的领域,留下了自我表达的痕迹,而且是人类最为亲密的表达空间。人类的样式也是自然景观自身的一个组成部分,甚至就从人类跨越非洲沙漠的那一瞬间开始,就已经通过对皮肤的装饰证明了自身的精神的存在。

雷尼尔—058泰国

早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就已经通过纹身、标记、穿刺他们的身体在宗教仪式上创造出精神世界的强烈关联。数千年以后,这样的标志延伸到各种种族部落中,成为生命力的关键表达形态,尤其是以刺青或对肉体使用刀具的划痕,延续着一种持续的恒久的力量。

经过许多代人的演变,身体的标志被认为从心灵的世界带向了现实的存在。每一个后来一代都会繁衍这样的标志以表示他们对“古代标志”的沿承。就这样,个体的存在也就以其独特的身份样式融入了与祖先的关联之中。这样一种讲述故事的方式,源自于人类的天性,也可能是最早的宗教表达样式。

雷尼尔—071加利福尼亚

如今,在后现代的社会里,身体的符号已经作为一种具有特征的独一无二的文化样式被人们重新发现。这些特征对于当代人的意义还在于认识全球化的压力、人口过剩的紧迫感以及对个性特征失落的反思。

对于更为广泛的人类特征来说,身体的标志也以不同的样式浮现出来,构成新的城市部落的特征之一。在令人绝望和混乱的都市生活中,不同社区的成员试图从他们祖先的祭奠或历史的文化中,选择一些有价值的样式以探寻他们生存的意味、力量和希望。

为了对他们的存在添加一些隐喻,这些“现代部落”穿刺他们的皮肤,装饰他们的嘴唇,用金属物体植入他们的皮肤,甚至将整个脸刺青。这些标志作为一种可能性的恳求,对一个被认为精神错乱世界的心智正常的证明。有时候他们也仅仅是将其作为人类样式的一种美丽的形态的出现。

随着21世纪的来临,我们的世界处于一种深刻的转变期,也是文化和修养的重新培育期。处于自然磨损边缘的传统社会生活样式被猛烈地推向现代性,当西方强大的都市文化操纵着令人茫然的前进步伐,人们已经意识到物质崇拜和世俗主义不是人类精神的终极家园。古代和现代都会在真正的人性中找到其意义。

世界各地的传统文化可以通过身体的符号得到复兴,人们可以看到通向既属于个体同时又属于社区的荣耀之路。在西方,身体的标志可以满足人类对古代精神方式的吻合之情,从而使个体得到更大范围的关联,并且更深入日常的生活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更深入根植于全球的社区之中。

雷尼尔—069塔西提岛

即便是在人类觉醒的黎明之后,我们依旧将地理学的标志蚀刻在我们的身体上,就像我们永远在地球的风景上留下标志一样。在创造这些宗教样式的过程中,我们锻造了人类存在的最为关键的元素——我们的身份特征。关于雷尼尔更多的画面可以浏览:www.AncientMarks.com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