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索尔•雷特(Saul Leiter,1923— )是一个出言谨慎的人,具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当他重新发现一些旧作的时候,也忍不住为当时的冷漠而感到了惊讶。……他说:“我对这样的混乱无序表示尊重,我在这些未完成的作品中留有最为强烈的观念色彩,正是这些未完成的给了我吸引力。”

雷特—接吻,1952

索尔•雷特(Saul Leiter1923    )是一个出言谨慎的人,具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当他重新发现一些旧作的时候,也忍不住为当时的冷漠而感到了惊讶。他感到非常遗憾的是,他没有和他所爱的但是如今已经离他而去的人分享这些体验。然而他说:“我对这样的混乱无序表示尊重,我在这些未完成的作品中留有最为强烈的观念色彩,正是这些未完成的给了我吸引力。”

出生于匹兹堡著名的犹太法学博士的家庭,年轻的雷特曾想在神学研究中有所发展。然而他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在1946年告别了父亲去了纽约,开始了被他父亲认为一无是处的摄影生涯。雷特于是带着一种内疚感开始了摄影,尽管他很快在这领域中发挥出极大地想象力。他的目标就是仅仅凭借机遇捕捉深度的情感,而非索取任何社会或纪实的价值,坚定地在直觉的引导下前行,没有任何既定的模式。

雷特—草帽,1950

他在纽约遇上了理查德•波赛特—达特,然后在现代艺术博物馆看到了亨利•卡蒂尔—布列松的展览,坚定了他由绘画向摄影转变的信念。他的彩色照片具有一种抽象表现主义的风格,黑白作品更显示出他对抽象的热爱。他曾经和“纽约摄影学校”合作,摄影联盟也为他举办展览。他凭借直觉产生的作品风格日显鲜明,常常在混乱无序的视觉空间中表现出天才般的冷静,从而在艺术家林立的世界脱颖而出。

1953年,当时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馆长斯泰肯邀请他参与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展览《永远的年轻陌生者》,参加展出的还有洛尔•德卡拉瓦和莱昂•莱温斯基。然而这时候他通过罗伯特•弗兰克认识了当时的《哈泼斯市场》的艺术指导布罗多维奇,建议他与其为博物馆打工还不如给杂志干活。这样,雷特开始了他的杂志拍摄生涯。

雷特—地铁女人,1950

但是至此以后,雷特绝大部分个性化的彩色摄影作品一直没有和公众分享。他在5060年代因成功的时尚摄影而广为人知。自始至终,雷特依然漫步街头,大部分时间是在纽约和巴黎,为他自己的乐趣拍摄照片。他制作了一部分黑白的街头摄影画面,而将大部分彩色作品藏之名山。直到90年代他才开始浏览这些彩色的非凡之作,并且开始印制。他对色彩独特的敏感以及所展现的都市密集的生活空间,使其成为那个时代独一无二的个性化作品。

2007年,他的街头摄影才第一次在欧洲举办回顾展,恰好是在巴黎的亨利·卡蒂尔—布列松基金会。展览包括了一个层面的黑白作品,以及另一个层面的彩色作品。这些彩色作品尤其令人兴奋,因为绝大部分都是先前未曾露面的,精彩绝伦又让人出乎意料。而Steidl出版社也因此根据展览出版了一本回顾集,收录了100幅黑白和彩色作品。

雷特—报刊亭,1955

当时84岁的他依旧活力四射,兴致勃勃地参加了开幕式。他的谦逊,不摆架子,对周遭事物的好奇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面对新书的访谈,他这样说:

“我是从时尚摄影师起步的。也许你可以说我并不成功,但是我有足够的拍摄让我忙碌。我和《哈泼斯市场》以及其他杂志合作。我必须工作以便谋生。同时,我也拍摄自己的照片。我的生活中大量的东西被忽略了。但是这样的生活方式让我快乐。被忽略也是一种优惠。这样就让我有机会看到别人没有注意的东西,从而对不同的状态做出反应。我只是简单地看这个世界,并没有专门去干什么。”

雷特—反射,1958

在巴黎的记者招待会上,雷特披露说,他经常购买廉价的彩色胶卷,而且都是过期的。他很喜欢过期胶卷色彩变化所带来的惊讶。他同时也讲了一些有趣的故事,关于罗伯特·弗兰克以及他的朋友丹尼·阿巴斯。“罗伯特在一天早餐后向我抱怨,说是想回瑞士了,因为在美国拍摄照片太无聊了。然而,他却外出并且拍摄了《美国人》。”他还说起他是如何拒绝了斯泰肯邀请他参加著名的“人类一家”大型展览:“就我看来这个展览在摄影方面缺少什么,更多的倒是我所吃不准的东西。”

雷特—行走,1952

艺术评论家罗贝塔·史密斯在2005年写道:“雷特作为摄影家比一般人自身没有太多过人之处。作为画家的敏感给了他更多的帮助,从而具有一种强调表面的、空间不确定的能力,从而找到了繁复之中的定位。但是他的作品中抽象的诱惑力并非依赖焦点的柔和,并非如同一些人那样坚持激活摄影的谋略,或者说关注完全独立的细节,比如阿隆·西斯金或者更早些的哈里·卡拉汉的方式。相反,雷特捕捉的是日常生活流逝的幻觉,以一种精确性甚至可以说是科学的系统方式,仿佛没有那么多诗意的共鸣,以及形象化的层面。”

雷特—和索姆斯一起,1958

而我在最近的一篇访谈中找到了一段感人至深的话语——雷特说:“有时候我在拍摄的过程中并非绝对投入,但是多少年以后再看这些照片,似乎比当年更令人感兴趣。就像是你在50年代拍摄一排汽车,当时就是乏味的一排汽车而已。但是到了2013年,你看到的就是老古董,变成另外一类东西了。”他又补充说:“我曾说过,时间是站在摄影家一边的。”

雷特—黑人住宅区,1960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