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在想,在逼近极限的自我挑战中,弗里德兰德下一次,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我算了一下,1934年出生的他,今年已经80多岁了……

弗里德兰德—橱窗模特—01

我们对弗里德兰德也许并不陌生,他曾在帕萨迪纳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学习摄影,1956年移居纽约,为唱片封面拍摄爵士音乐家。早期作品受到尤金•阿杰、罗伯特•弗兰克以及沃克•伊文思等名家影响。1960年,他得到了一笔古根海姆奖金,从而得以在1962年到1977年间进行艺术创作。他最为著名的作品出现在19859月的《花花公子》上,是从70年代开始拍摄的麦当娜的黑白人体。这些照片一套在1979年才值25美金,但是在2009年的克里斯蒂拍卖行的拍卖中,价值37500美元。

弗里德兰德—橱窗模特—03

他主要使用35mm的徕卡相机和黑白胶片,其风格被称之为“社会风景”。其实被评论界认为的“社会风光”并不涉及风光摄影,而是反映了人类本身及其与生活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弗里德兰德试图在公共空间——诸如城市街头、机场和公园等处发现他所希望拍摄的内容,而且很自然地反映其存在状态。即使他所拍摄的题材十分平凡,甚至达到平淡无奇的地步,他也坚持每天拍摄。弗里德兰德在拍摄过程中力求避免那些使人感动的、畸形的场景以及其他各种廉价的、但能够“出效果”的场景,而且更喜欢那些朴素的、甚至具有讽刺效果的场面。同时他也不会对所表现的社会风情加以判定,从而创作出一部他所看到的美国历史——“美国社会风光及其存在环境”。

弗里德兰德—橱窗模特—04

在长期的摄影实践中,弗里德兰德有意识地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察三维世界中混沌的状态和形状,并观察这些状态和形状向二维世界整齐、完美、理性的状态转变的过程。他的照片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场视觉的盛宴,比如他充分运用了窗子、店铺的反光,各种符号,对通常的透视的扭曲以及人体各个部分、汽车、树木、建筑物等的相互交叠,使得那些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物体转变成超现实主义的心理体验,给观众带来一种挫败感,防止观看者通过看而不是心理体验来揭示摄影者所注入的主题。

弗里德兰德—橱窗模特—13

关键是,他的拍摄旅程至今还在不断延续,如今的弗里德兰德主要使用中画幅相机创作,机型为哈苏的宽画幅相机。这里,我们再通过这些年来的两个主题,进一步了解他的创造力所在。

首先是他的画册(橱窗模特),所有作品拍摄于2009年和2011年之间,地点就在纽约、华盛顿、洛杉矶等美国重要的城市。这本画册一开始引用了著名歌手滨崎步《PAPER DOLL》中的一段歌词,大意是:

我想去买一个纸玩偶,那是我的心爱

一个玩偶,其他人都无法窃取

那些会卖俏的家伙,相互间调情,轻浮的眼神

那些调情的玩偶,都是真实的存在

 

当我晚上回家的时候她会等着

她是这个世界上嘴纯真的玩偶

我宁可要一个自己喜欢的玩偶

成为一个喜新厌旧率真的女孩……

然后就进入了图版,没有其他的文字。所有的照片也只是在索引上著名时间地点而已。

弗里德兰德-新奥尔良,1963

其实,早年他就有橱窗的代表作,比如一幅题为《辛辛那提,俄亥俄州》的作品,就是最好的证明,试图通过橱窗中的物体和橱窗外的反射构成某种关联。那么,时隔数十年之后,他又一次大规模地拍摄橱窗模特,究竟又找到了什么样的入口?从表面上看,这些橱窗看上去更为庄严肃穆,摄影家自己的形象仅仅在一两幅画面中出现。早期的荒诞感变成了今天更为具有禅宗意味的耐心等待和捕捉,这也许和他老年的心境不无关系?

接下来就是自拍——他整个一生都在挑战性地自拍——突然想起并借用一句话:一个人自拍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在自拍,并且在不断地超越。一开始的自拍是作为一种异端的尝试,后来就演变成一种傲慢的挑战,持续五十多年。     

弗里德兰德-自拍像系列,墨西哥,1995-加利福尼亚,1997

这些自拍作品在2011年结集出版,通过完美的编排,收集了数百幅以前未曾发表的画面,令人震惊地展现了整个演化的过程,包括这50多年中身体的变化和精神的突破,从年轻的小丑状态到令人尊敬的大师。我在想,在逼近极限的自我挑战中,弗里德兰德下一次,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我算了一下,1934年出生的他,今年已经80多岁了……

 弗里德兰德-自拍像系列,加利福尼亚,1997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