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天重新审视莫豪利—纳吉的这些影像,其价值也就不同寻常。而且这样的影像在当时是人们很少所看到的,从而展现出摄影家对色彩多样化的把握能力。

 莫豪利—纳吉—穿墨西哥图案服饰的美女,1937-42

一位艺术家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本人或他的作品。但是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所得到的信息却往往超越了艺术家所能控制的范围。有时候艺术家在有生之年就已经决定了应该保留和毁弃的作品,但是多年以后,一些意外的发现,却往往改变了我们对这位艺术家原先保留的印象。一些曾经被废弃的和重新发现的莫豪利—纳吉的彩色照片也就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

莫豪利—纳吉—纺织品,1939-46

拉斯洛·莫豪利-纳吉(Laszlo Moholy-Nagy18951946)在鲍豪斯学院教师中是最有影响、最有经验的摄影家。他出生于匈牙利南部,在奥匈部队服役受伤的疗养期间,从事素描、水彩绘画,以后在柏林与俄国及匈牙利未来主义分子、柏林达达派、以及俄国构成主义者取得联系。

莫豪利—纳吉—综合冲洗,1937

早期的莫豪利-纳吉从各个方面入手在包豪斯推进俄国构成主义的精神,把设计当作是一种社会活动、一种劳动的过程,否定过分的个人表现,强调解决问题、创造能为社会所接受的设计,把这种具有强烈社会性的设计观念灌输到教育当中,是他的一个坚持不懈的努力方向。他从平面设计、绘画、试验电影、产品设计、家具设计等等各个方面灌输自己的观点,并且身体力行地从事设计和创作,他对于包豪斯发展方向的改变起到了几乎是决定性的作用。

莫豪利—纳吉—光的过滤,1935

这时候的莫豪利-纳吉创作了大量的绘画和平面作品,全部是绝对抽象的作品。他相信简单结构的力量,利用平面来表达这种力量。他设计的包豪斯丛书、海报,拍摄的照片和制作的电影,都具有强烈的理性特征,并且显示了理性化对于设计造成的积极效果。他的立场和方法,在学生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尤其关键的是,接着在担任鲍豪斯金属车间主任的后来五年中,莫豪利-纳吉在摄影、素描、雕塑、建设以及设计等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在保持结构派及其他艺术传统的同时,他的照片还具有拍摄点与众不同的特点,如仰拍、俯拍、压缩地平线、斜形构图等,将画面的结构形式发挥到了极致。他还鼓励学生使用投影的造型、形式和结构,使其成为安排画面的一个因素,并使用摄影和绘画影像混合作品、剪辑方法和各种制作技术,改变和强化照片的结构。

莫豪利—纳吉—丝柏尔·莫豪利—纳吉,1945

同时,他还担任编辑、出版“绘画”、“摄影”、“电影”等方面的书籍作为《鲍豪斯丛书》的一部分。在迁居美国后,莫豪利-纳吉受芝加哥商人的一个国际财团之邀,到芝加哥建立一个新设计学校,这就是莫豪利-纳吉命名的“新鲍豪斯”,把“鲍豪斯”的理论上和教学上的观念搬到了美国,并向他们介绍了摄影实践的新概念。他的最后一本专著《运动中的影像》出版于他因患白血病去世之前不久。

莫豪利—纳吉—光盒子实验,1940s

然而,在摄影史上,却从未提及他在芝加哥时期的摄影作品。当时的莫豪利—纳吉对摄影一往情深,室外的拍摄总是带着徕卡相机,在芝加哥的家中,他则拍摄一些装置性的作品,然而人们却对其一无所知。

这些实践不为人知的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莫豪利—纳吉将他的兴趣从黑白摄影转向对彩色摄影的潜力的开发。此外,几乎他所有现存的彩色照片都是小画幅,使用柯达反转片拍摄的幻灯片。由于当时的彩色摄影的技术限制,因此令他没有勇气将这些幻灯片出版或者印成照片展览。

莫豪利—纳吉—交通灯光,1939-46

彩色摄影对莫豪利—纳吉的吸引力始于他的商业设计,这也是他于1928年离开包豪斯之后的生活来源。1934年,当他在阿姆斯特丹工作时,他就开始实验彩色摄影。他的彩色摄影作品主要是广告摄影,而非艺术摄影。然而他一心想通过光线和色彩让彩色摄影成为一种艺术创造的可能。在他发表于1936年的文章《通往释放色彩照相机之路》一文中,提出了他对黑白和彩色摄影的认识,包括其间的区别和优劣,并且将彩色摄影和绘画关联,尤其是和抽象的绘画关联。十年之后,他在最后的一本书《运动中的影像》中也总结了这些观念。

莫豪利—纳吉—实验作品,1939-46

莫豪利—纳吉后期留下的黑白照片更多的是记录,而非纯粹的艺术。其中包括他的家庭肖像,朋友以及熟人,还有广告拍摄等等。然而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些彩色画面,折射出摄影家另一面的探索空间。这些作品折射出莫豪利—纳吉的审美趣味和多方面的兴趣,包括在他的旅途中具有价值的传记信息,以及他的各种活动。这些作品将有助于让人们看到一个更为真实的摄影大师。

莫豪利—纳吉—楼顶停车场,1938-40

其实,20世纪30年代以后,彩色摄影技术的逐渐成熟在广告领域已经可以被接受。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只有极少数的黑白摄影大师级人物能够面对彩色摄影的挑战。彩色摄影还仅仅局限于广告摄影和业余摄影的范畴。在1935年到1936年之间,柯达公司推出了第一款16mm的彩色电影业余级胶片,接下来又诞生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35mm柯达色彩反转片。一年以后,阿克发也推出了相同的胶片。然而彩色摄影被真正意义上的广泛接受,要迟至70年代。

莫豪利—纳吉—莫豪利—纳吉肖像,1937

于是今天重新审视莫豪利—纳吉的这些影像,其价值也就不同寻常。而且这样的影像在当时是人们很少所看到的,从而展现出摄影家对色彩多样化的把握能力。

莫豪利—纳吉—莫豪利—纳吉在内的群像,1937-40

莫豪利—纳吉—纳吉和哈特兰德,1934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