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朱丽亚·玛格丽特·卡梅隆、刘易斯·卡洛尔、克莱门蒂娜·哈瓦登以及奥斯卡·雷兰德在19世纪50年代和1860年代开始摄影时,关于摄影地位的辩论已经在进行中。摄影是一门艺术吗?如果是这样,它与其他艺术形式有什么关系?

Unknown Young Woman by Oscar Gustav Rejlander, 1863-6

伦敦国家肖像画廊于31日举办了一场名为“维多利亚巨人:艺术摄影的诞生”的展览。随后,展览也将于630日至923日在英国谢菲尔德千禧画廊举办。尽管我们没有机会亲临现场享受这样一场视觉盛宴,但是从展览的作品目录中,也能读到许多引人入胜的故事,并且得以了解摄影与绘画和其他艺术的关系。

用明尼苏达州穆尔黑德的康科迪亚学院的英语教授奥尔森的话来说,如果看了展览,也许会认为这本作品目录是多余的。但是在错过了展览后,这本精彩的目录反而让人有了一个精彩而有见地的学术和洞察力的工作过程。关键是,这本作品目录和一般人印象中比宣传册稍大的构成不同,这几乎就是一本精美的画册,240页,有190幅插图。画廊前任摄影负责人菲利普·普劳爵策划了展览并撰写了文章,使其更具文献价值。

这本书谈论的不是关于摄影的发明。虽然它的确研究了早期的技术发展,例如1851年湿板工艺的发明。但它始终如一地关注于更重要的问题——摄影如何将其自身变成一种艺术?

普劳爵描述说:“当朱丽亚·玛格丽特·卡梅隆、刘易斯·卡洛尔、克莱门蒂娜·哈瓦登以及奥斯卡·雷兰德在19世纪50年代和1860年代开始摄影时,关于摄影地位的辩论已经在进行中。摄影是一门艺术吗?如果是这样,它与其他艺术形式有什么关系?这四位维多利亚时代的巨人支持新媒体的艺术潜力,在过去的艺术与未来的艺术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他们的实验将激励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他们提出的问题直到今日依然引起人们的关注。”

他还补充道:“他们拍摄的照片是那个时代最美丽的,挑衅和诱人的。但更重要的是,它们标志着19世纪最伟大和最持久的视觉文化之一——摄影艺术的诞生。”

A Study (After Perugino) by Julia Margaret Cameron, 1865-66

这本书的价值是双重的:既有丰富的图像,那是故事。而普劳爵是一流的评论家,也是一流的讲故事的人。他在叙事和美学之间无缝游移,从而围绕四位摄影师的惊人实践,重新定义摄影与绘画和其他艺术的关系。

普劳爵由此写道:“他们对传统美术,尤其是绘画的态度很复杂,有时甚至是矛盾的。 然而,每个人都很快认识到,摄影的独特能力不在于模仿其他早期艺术形式的惯例,而在于塑造新的视觉思维方式。”

这些维多利亚时代的摄影巨人留下了精彩的故事。四位摄影师彼此认识,经常合作,经常拍摄同一个人的肖像。雷兰德的《人生的两种生活方式》的创造令人着迷。卡梅隆的努力,让人物的呈现有一种凄美感,展开了神秘面纱。

还有:“……这些例子从特定类型的不完整性、图像真实性和叙述性、模糊性的组合中获得心理强度。每一位摄影家以他们自己的方式,通过摄影独特的能力描绘一个令人信服的主题,但并没有明显的解释。许多照片在精确度和不确定度之间存在着隐含的张力。他们的成功取决于讲故事的方法,即使不是艺术摄影的出现,也不是全新的方法,而是获得了新的概念立足点。”

也许许多人以前都看过这些维多利亚时代的照片——几乎所有的肖像都挂在某个历史情景的画廊中。但是在这之前让人感到迷茫的是:这些人是谁?严峻的面孔是不是完全是配合的?摄影师想说什么?

Mountain Nymph, Sweet Liberty (Mrs Keene) by Julia Margaret Cameron, 1866

比如关于这四位摄影家,我曾经都提及过:

英国女摄影家卡梅隆曾随丈夫长期生活在锡兰。1863年,女儿将一台照相机作为礼物送给她,从此使其成为勤奋的摄影家。她把家中放煤的屋子改成暗室,把装有玻璃窗的养鸡棚改成摄影间,开始了不凡的摄影生涯。由于她的家庭和英国文学艺术界和科学界有较多交往,她得以拍摄了生物学家C.R.达尔文、诗人A.丁尼生等19世纪一批著名人物的肖像。当时照相馆流行的肖像多是全身像,表情端庄严肃;而卡梅伦的业余身份使她完全凭直觉拍摄,她的人像常常是半身像,有时甚至是特写,融入了明显的性格成分,亲切自然,神情中的细节也得以表现。这种拍法在无意中蕴涵了超前的意识,奠定了她在英国摄影史上的地位。

卡洛尔作是英国摄影家、作家、数学家、逻辑学家。1856年,在他的叔叔和牛津朋友的影响下开始了摄影的探索。他很快就掌握了摄影艺术,成为著名的绅士摄影师。他的拍摄题材很广泛,包括男人、女人、男孩和风景,以及骷髅、娃娃、狗、雕像等等,但是占一半以上的作品描绘的是年轻女孩,其中最著名的模特就是小说《爱丽丝漫游仙境》中的主人公莉戴尔。也正是因为这些拍摄(包括裸体的影像),引起很大的争议。作为作家的卡洛尔,以其《爱丽丝漫游仙境》和《镜中奇缘》等名作闻名于世。

Photographic Study, 5 Prince’s Gardens (Clementina Maude) by Clementina Hawarden, 1863–4

在高艺术摄影流派中,雷兰德是一位最重要的人物,他也被人们称为“艺术摄影之父”。为雷兰德带来重大声誉的照片就是《人生的两条道路》,这张使用了25个模特儿、通过30张不同的底片印制在16×30英寸画面上的巨幅照片,讲述了一个教化的故事。这张照片曾印制了好几幅,其中一幅被维多利亚女王所购买,从而真正奠定了作品在摄影史上的重要地位。从这张照片上可以看出,雷兰德以复杂的舞台艺术和文学比喻方式运用到摄影中,并通过多次合成完整地表现出一个道德题材,从而拓宽了摄影的表达能力,因此在摄影史的发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哈瓦登在19世纪60年代早期的一次展出中,她那些颇具风格特征的照片,尤其是拍摄闺中少女以及孩子的画面,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令周围的亲朋好友们羡慕不已。然而正像当时许多相类似的女性摄影爱好者一样,她们出生于中、上阶级的家庭,富裕的生活并不靠摄影为生,她们拍摄照片无非是出于一种娱乐而已。通过她的作品,我们可以发现,她的过人之处,就在于她不仅仅将摄影作为一种技术的工具,而是从照相机的取景框中找到了属于她自己个性的东西,从而产生了一种不同凡响的魅力。

Two ways of Life by Oscar Rejlander, 1856-7

然而《维多利亚时代的巨人》将他们放在一个更大的历史语境中,至少让我们能更好地读懂了这些肖像拍摄的世界——由于摄影一方面试图接受绘画的影响,又同时将其分离,这也许就是很多早期的镜头都是肖像拍摄。但是当画廊的展览将其重新组合呈现的时候,你可以以全新的方式观看。这些不仅是艺术照——这是最早的艺术照!这是创意开始的地方。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