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爱德华·韦斯特的艺术尝试和摄影作品,使其成为当代黑人摄影家中的一位新的成员。尤其是他以其个人独特的话语以及对影像的创造性的发挥,完成了具有天才意味的艺术成就。

 韦斯特—Langa

前些年,美国密歇根大学艺术博物馆从当代艺术的文化角度,接纳了一位崭露头角不久的摄影家爱德华·韦斯特(Edward West)的作品《垂落阴影:来自新南非的影像》。这些影像不仅具有挑战的视觉语言,同时也折射出当代社会最为敏感的社会问题。

当代南非错综复杂同时又很迷人的身份特征,引起了人们对阶级、种族以及强权不公正的注意,这是一个既是南非的,也是全球化的问题,被摄影家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同时也使用了一种独特的视觉语言。通过独特的冲印技术,韦斯特依靠对阴影的隐喻手法,完成了丰富的视觉描绘空间。

韦斯特—Alice

爱德华·韦斯特的艺术尝试和摄影作品,使其成为当代黑人摄影家中的一位新的成员。尤其是他以其个人独特的话语以及对影像的创造性的发挥,完成了具有天才意味的艺术成就。

韦斯特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经过数十年的磨练之后,已经成为一位具有权威的专业的黑白影像制作者,如今又是大画幅彩色画面的探索者。

韦斯特—Arniston

毫无疑问的是,阴影作为一种主要的成分,成为韦斯特对艺术世界挑战的有力方式。他的构成目光也得益于他的父亲,从小受到了受过专业训练的建筑设计师父亲的熏陶。他们的家里曾经堆积着各种油画和雕塑。年轻的韦斯特目睹了他的父亲不断地修饰和改变他们的家居。

巡回展中的韦斯特的作品之后,著名的评论家维姬·戈登伯格注意到了这位黑人摄影家,并且给予很高的评价。

韦斯特—Bendinephupho

阴影在韦斯特的作品中不仅成为一种艺术样式,同时也展现了南非人民生活的体验空间,处于一种不可见的色彩状态。就像一部小说中一位年轻的黑人的发现:“我是无形的……他们靠近我的时候,只看到我的环境,他们自身,或者他们想象中的虚构,的确,所有的一切都存在,除了我之外。”韦斯特的作品,正是通过这样一种阴影、面纱以及错综复杂的不可见的阶层描述,引起了整个黑人世界的共鸣。韦斯特试图揭示一种来自割裂的世界之间的生活,涉及到社会的传统和政治的征服。

韦斯特—Dyamala

作为使用影像抵制白人影像为主流世界的代表人物,韦斯特从1996年到2000年,就让阴影在画面中扮演了一个身份认证的角色,尤其是成为南非的象征,并且映射出南非非人道的压抑甚至死亡。光线和阴影,正是摄影家镜头中的二分法。阴影的出现,往往正好落在人物的脸部,也是一种对稍纵即逝的视觉力量的把握,并且以象征的意义展现南非生活的体验。韦斯特也希望揭示生活中间的断裂层,教会我们如何观看社会传统和政治征服之间的人类现状。

韦斯特—Eshowe

然而这样的视觉方式对于观众了解摄影家的意图来说是具有挑战意味的,因为人物始终被笼罩在阴影之中,从而让人产生了某种不习惯的感觉。或者说,对于观众来说这也是一种挑战,需要体验和感受这样一种具有个性化的表达空间,因为画面中的人物往往被阴影所笼罩。尤其困难的事需要从历史学的观点去理解这样一种阴影所带来的困惑。

下面是作家威利斯的一次采访问答:

韦斯特—Gemeng

△你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对南非发生兴趣的?

1973年秋天,我们移居墨西哥。几年以后,在1976年的秋天,我在南非布灵顿小镇一位摄影家的工作室里看到了一出戏剧,是和一些历史的真实相关。演出很有吸引力,也成为一个转折点。使我逐渐对南非发生了兴趣。

△你在南非的旅行困难吗?

这些年在南非的旅行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而且需要昂贵的花费,又没有任何人资助。仅仅飞机的票价就要2000美元。没有人理解拍摄这些照片的价值。我想成为让人们认知南非的摄影家。我的游说终于得到了实现,在1994年获得了一笔资金和机票。但是由于疾病,在动过了手术之后,终于成行。

韦斯特—Hlala

△为了这次体验,你是持什么样的哲学立场的?

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保持一种开放的心态。我不希望将自己的假期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美国黑人与西非有很多关联,这是因为和贩奴有关。而我生活在两种文化之间。于是对于南非的描绘就是一种动态的文化可能。混合着各种种族,并没有哪一方压倒另一方。在南非,种族隔离政策强迫一种迁移,故意形成一种彩色社区,以便缓冲黑人和白人的对立。肤色的等级在我孩提时代就有所体验,人种的优劣取决于你的皮肤,依次为:白人,印第安人,有色人种,黑人。

韦斯特—Kijana

△你对这次拍摄寄予什么样的期待?

一开始我假设自己只拍摄彩色社区,但是生活将我引向了东开普省的区域,而且是最具历史意味的地域。那里有南非第一所黑人学校,有着非常田园化的风光,种族部落的生活依旧保留良好。我停下脚步认真体验那里的环境。我并不聚焦那些礼俗事件,我不想成为旁观者。我拍摄那些和我一起生活的人物,找到接触点,通过神交而非同情。我的南非的影像不是一种可能描绘的梦幻,而是一种更大范围上的真实。因此这些画面基于时空的版图和历史的变迁。他们是历史变型期的特殊瞬间。

韦斯特—Ndihamba

△在你到达南非后,面对现实你的反应是什么?

我最后是在1997年和密歇根州的一个团队到达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是我们到达的第一个城市,但是不是在城中心,而是近郊,远离城中心的危险和腐朽。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暮色四合,感受一个陌生城市的特别的孤独感。第二天早上去索韦托,那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黑人占统治地位的世界。而我考虑我的计划就是去开普敦拍摄被称之为的彩色社区。我看到了并非人们大肆渲染的日常生活。对于我来说的白人世界就是一个隔绝。这是你所认识的一部分。

这就是我所想去的国家,不是去拍摄重大事件,而是去拍摄日常生活,这也是某种程度上我自己生活的一部分。这也是司空见惯的,在日常生活的仪式中,有着真实的放松状态,我可以自由地浏览四周。你的身份决定了你自己的感受和印象。

韦斯特—Ndleleni Yam

△在“投下阴影”系列中,被摄对象总是沐浴在柔和的光线和阴影中,创造出一种强烈的匿名的感觉。这是故意的吗?为什么?

是的。我试图保护一种独立性。人们一般认为拍摄一个人就是希望看清楚脸上的细节。但是在种族隔离的南非,一张清晰的黑人的脸就意味着一种危险的方式。比如拍摄学生的暴乱,你的照片也会使你牵涉其中。我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在种族隔离的南非,摄影就有成为武器的可能,是对一种历史的记忆。考虑到保护人们身份的原因,其实利用人物的姿势也一样可以像脸一样表现个性。这些影像都有完整的框架,拍摄于大街上。人们在大街上,因为没有空调,孩子四处奔跑,父母和他们保持着距离,这就是社区生活的共同点。我的童年也是生活在大街上,如今的不同点,就是我手上有了一架照相机。

韦斯特—Ngawe

△你的影像充满了丰富的文化象征符号,具有令人刺激的艺术思维能力。这里面有什么特殊的元素?

在这个主题中,我的兴趣在于视觉的可见于不可见的二重性上。阴影既是对黑人的保护,但是又象征了南非白人对黑人的阴影笼罩。索韦托就有一个绰号“阴影之城”,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约翰内斯堡的阴影笼罩下,因为这是一个完全的黑人社区。在后种族隔离政策下,有色人种逐渐成为这个国家的主导,是可见的。但是阴影依旧存在,而且令未来显得暗淡无光。

保护,隐藏,朦胧,揭示,阴影似乎有着一种否定的力量。我希望自己的影像既保护个体,又具有一种共同的象征性的力量。在过渡时期,人们从阴影中浮现,但是依旧需要保护,去获得一种个体的安全感,直到过渡时期结束。

韦斯特—Ntselamanzi

△为什么你使用彩色胶片代替黑白胶片?

色彩对于这个计划是必需的。假设阴影是黑色的,那就是色彩的缺席。艺术家都知道阴影是隐藏在色彩之中的,也是一种色彩的构成。你越是深入了解这个国家,你就会发现种族差异所遮蔽的色彩,而不仅仅是黑和白。使用色彩是为了更好地表现这样一种复杂性,更为多元的相关性。

韦斯特—Westbury

△你的作品最终的希望是什么?

让一些东西隐形,让一些东西可见。为了揭示日常生活的富足,所有一切的世俗的活动。这些都能说出人类的共性,展现这些生活带来的庄严。他们并不匮乏,则是相反的定义。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