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南非摄影家戴维·戈登布赖特(David Goldblatt,1930—2018)去世于今年6月25日,此文以作纪念。他的《交叉点》通过50多年的视觉探索,主要是关注“观念、价值、伦理道德学、姿态、人物和物体”的当代交叉状态,重点放在他的家乡南非。

戈登布赖特-街头发型,约翰内斯堡,2002

南非摄影家戴维·戈登布赖特(David Goldblatt19302018)去世于今年625日,此文以作纪念。

40年代后期对摄影发生兴趣,1962年他父亲去世之后,继承了家业,并且在第二年就下决心转入摄影创作。如今他的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画廊收藏,被认为是南非最重要的摄影家之一。他的《交叉点》通过50多年的视觉探索,主要是关注“观念、价值、伦理道德学、姿态、人物和物体”的当代交叉状态,重点放在他的家乡南非。在南非的种族隔离时期,他以其对南非敏锐而精确的观察力,出版了大量的私人彩色摄影作品,探索了南非后种族隔离的现状。作品证明了“戈登布赖特是当今在世的最为知性和具有情感色彩的摄影家”。

戈登布赖特-北开普敦,2004

摄影的视觉不仅仅是一个光学问题,这是和具有想象力的感觉相关。由戈登布赖特画面所承诺的真实的传递,不断在超越他自身的努力。

一幅影像的主题和形态取决于一种有意味的构成。戈登布赖特使用两种方式发挥了这样的功能。首先,他赋予作品非常明确详细的标题;其次,他解释每一幅作品和整体的关系。这就是他在过去六年中称之为“交叉”的实践。在这些丰富的标题下,他继续拓展他对自己家乡城市约翰内斯堡的研究,并且和南非的风景和田园生活发生关联。

戈登布赖特-豺狼,北开普敦,2003

在他的作品中,一些意象反复出现,比如零售店的广告符号,纪念物以及风景。尽管如此,没有一张单独的照片仅仅是一组照片的构成成份,他还是充分利用了前景、中景和背景的各种成份,找到了最新的解决方案,依赖环境的关系得以完成。

戈登布赖特拍摄了许多的广告,有时候还跟踪他们相关的故事,打电话给这些广告的制作者然后约他们亲自见面。他也曾经约请这些零售店主,拍摄他们的“工作状态”。实际上这些广告样式联系着两个不同的世界,都是和后种族主义的南非相关。一种是经济基础低下未受过教育的人群,另外一种是富有阶层。

戈登布赖特-厂房,西北部省份,2003

面对错综复杂的后种族隔离时代,在戈登布赖特的照片中有许多暗示。比如在一些与街头小贩相关的画面中,背景上是新近出现的赌博业与发达的商业,还矗立着一些塔斯卡尼人怪诞的建筑。商业小贩与赌博已经形成了关联,许多小贩挣得的钱喂给了吃角子老虎赌博机。在种族隔离时期,这些小贩是不允许在街头叫卖的,他们也不能进入赌博场所,黑人也不能在都市的一些受限制的区域建立家园。

戈登布赖特-港口,北开普敦,2003

许多照片都呈现出一个很长的周期。比如对约翰内斯堡的拍摄,一些1977年的建筑在25年以后夷为平地,新的生存环境和不和谐的细节,都成为他逐一记录的对象。那些残毁的建筑通过独特的视角,都呈现出意味深长的故事。

那些废墟如同异乎寻常的怀旧的面具,有着特大的眼睛和畸形的鼻子,在荒谬中透露出无奈。戈登布赖特赋予这些影像以微妙的色彩,带有明亮的天空的蓝色,建筑材料中明亮的泥土色调,以及草地上苍白的绿色。这样一种清晰明了的视觉对照,可以让人的眼睛最终从复杂的画面中聚焦到最好的细节上,并且将现状和过去的痕迹形成准确的对照。在许多画面中,戈登布赖特通过都市空间同时呈现出的内部和外部的特征,对环境进行了强调。

戈登布赖特-广告,约翰内斯堡,2002

戈登布赖特作品中还有一部分是意味深长的乡村景观。尽管这样的风景摄影对于摄影家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这些画面在他新近的作品中再一次得到了强调。约翰内斯堡的交叉点延伸到了整个南非的交叉点。这些画面空间扮演了南非乡村截然不同的角色,呈现出难得的景观。其中的一个聚焦点,就是想找到乡村空间的特殊品质。许多照片都展现出了这样一种魅力,是一个开放的拓展的乡间,频繁展现大面积的区域和相似的结构肌理。石块垒砌的土地,稀疏的植被,人工的建筑如道路,栅栏,畜牧场和简陋的小屋,甚至可以绵延数公里。这些景观决非“清白无辜”的、没有被政治的开发所污染。时至今日甚至还可以让人想到种族隔离政策的影响,大部分折射出大面积的农业和工业对自然开发的痕迹。其中很少有田园牧歌的场景,很少的区域不受到权利的影响。每一处的土地都被栅栏人为地分割和隔离为小块。

戈登布赖特-记忆,西开普敦,2003

戈登布赖特风景中一个特殊点,就是对人类和开放空间的整合。他并不想呈现未被污染的空间,他知道这只是一种虚构。尽管他对主题思想的精确性表达,让人想到了安塞尔·亚当斯,然而他的意图却走到了反面。浏览亚当斯的影像,人们首先感到的是一种不由自主地令人震惊的自然美。然而对于戈登布赖特来说,自然是一种社会的空间,是和都市空间作为对照的样本。

他过去的黑白作品主要展现了种族的冲突。自从转向彩色摄影之后,他的叙事风格也发生了变化。在同时继续未完成的对人类生存状态的强调,又通过风景拓展了新的视觉语言,使空间的意味超过了时间的可能。画面的画幅更大了,许多极端而清晰的细节(草地、石头、人物)可以让观众从容地浏览。由于整个画面都是由这样的细节组成,观众更会意识到画面所讲述的是我们时代的故事,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形成这些状态的动力。

戈登布赖特-路边,北开普敦,2003

在马克·哈沃斯-布什对戴维·戈登布赖特的采访中,我们得以了解这位摄影家的创作风格以及思考空间。

问:你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第一位最让我感到震撼的摄影家,当时你已经使用电脑在处理照片。据我的回忆,当时你接到一个拍摄建筑的任务,发现一辆汽车停在画面不合适的前景上。结果在作品实际使用时,汽车被消除了。你和数码摄影有什么值得一说的故事吗?

答:我非常敏锐地区分专业和私人作品之间的差异。对于前者来说,只要有可能,就会巧妙地处理我所面对的真实,或者如果没有可能的话,我也一定会想方设法。在交稿的最后期限,我会最终满足代理商的需要。但是如果他所需要的某些东西在道德上和政治上是有悖是非的,我会拒绝拍摄任务。但是一旦接手任务,为了满足拍摄的要求,我可以选择一些特殊的处理方式,比如通过后期处理移去那辆汽车。这主要是出于商业的需要。

但是对于私人作品的选择则完全不同。我需要达到尽可能的真实。这是一种客观存在,以达到一种更为精确的表现力。我试图表现摄影诞生以来未被污染的真实的观念。实际上我所选择的笨重的稳定在三脚架上的大型相机,就已经决定了部分的真实意味。因为我无法伪装我的在场,也无法改变或影响最终的结果。这些最明显地出现在人像摄影中。其实每一次由摄影家的立场所做出的选择,就已经是从真实中得到的抽象,因此不再需要进行数码技术的处理。

戈登布赖特-小贩,约翰内斯堡,2001

我和数码技术的关系有着各种各样非常复杂的原因。比如我已经在彩色摄影领域作为专业的拍摄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但是以往很少用在私人作品中。这主要出于两种主要的原因。

1、在这些年里,彩色作品对于表现种族隔离这样一些令人愤怒的、恐惧的题材似乎有点过于甜美了。

2、彩色摄影的可能性非常有限。彩色反转材料的宽容度非常小。尽管彩色负片的宽容度大一些,但是更多地具有色彩的倾向性。我自己并不进行彩色印制,因此如果要想控制满意的彩色就变得十分困难。我不喜欢塑面的彩色印制照片。染料转印法可以得到非常漂亮的照片,但是非常昂贵,实际上在南非几乎就是一种奢望。90年代后期,更为稳定的彩色负片和数码技术的结合,可以广泛用于比如种族隔离题材的拍摄,既有很好的色彩平衡,也能打印出非塑面的照片。

负片的扫描,可以使我很容易控制最终的结果。但是这仅仅用于获得优质的图像,而非在后期对图像进行任意的修改——尽管这样做轻而易举。

戈登布赖特-母亲和孩子,西北部省份,2003

问:当你在新的后种族隔离时代使用新兴的数码技术和彩色媒介时,会对你的工作方式产生改变吗?比如说,不同的照相机画幅?摄影家常常告诉我,不同的画幅会和不同的心理需求相关。

答:不会。我使用4×5画幅拍摄南非的题材,从1983年到1993年,我还会继续下去。也许这是我的兴趣所在,尽管我已经用坏了三台瑞士的仙娜相机,它的设计简陋,材料也很单薄。于是我转向了更为简单但是更为牢固的星座相机。而最新的作品,为了航拍的需要,我也使用哈苏的6×6相机。

戈登布赖特-门廊,北开普敦,2003

问:我很高兴你提到的作家对你的帮助,甚至多过摄影家的帮助,从而形成了你的观念和敏感。作为一个目击者的摄影家,这是否就是你的基础所在?

答:从感觉上说,摄影家凭借着对现场的记录,是一个目击者,他的作品几乎可以在法庭的现场成为证据。但是作为我自己的工作,我可能就是一个自封的观察员,社会的评论者,我所承担的责任,就是希望辨认什么是被忽略的和未被察觉的。

戈登布赖特-女歌手,约翰内斯堡,2001

问:也许你所使用的彩色材料,就是能让你收集更多类型的材料和证据以次发现那些被忽略的和未被察觉的东西?

答:很明显,彩色摄影使其更有可能围绕主题的表现,尤其是一些色彩感很强的物体,比如蓝色的石绒或是色彩鲜艳的塑料花。但是一般情况下我以为这不是转移我兴趣的基础。然而我已经意识到物体的色彩是一个值得探索的空间,至少在现代的条件下,我已经有能力将色彩的还原在照片上满足我对色彩的感觉,或者再现实际上不存在的一种“真实”。当然这需要在材料的使用和印制的过程花费大量的精力。结果看上去非常独特地适合我的需求。

我发现这样的主题一直在延伸。主要和土地相关,包括它的分割、占有、使用、滥用。我们如何使其成形,它又如何成型我们。

 戈登布赖特-生活空间,约翰内斯堡,2002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