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宽幅是难以驾驭的,实践过的朋友都会身有体会。然而一旦体验到了内种的奥秘,一定会有某种欣喜。正如严亦斌来信说:XPAN刚到手时觉得限制性太强,适应面太窄,一时想出手,通过这次南京的拍摄似乎一下子开窍了,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决定要好好挖掘这台神器的价值……

 1589 002-2 -

严亦斌给我寄来一组南京杂记的画面,其中有一组是用宽画幅的画面拍摄的(上图),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有次立马想到了寇德卡!

寇德卡在一本题为《混沌》的画册中,全部使用了宽幅的构图,都是景观,基本上没有人。即使出现的,也失去了人的感觉,比如睡倒在墙脚下的人。让人的感受是,被污染的地球上没有了鸟类,同样的,世界也变得物质化了,现存的仅仅是以往生活的残留物。树木成了记忆,海洋也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寇德卡-柏林,1990

寇德卡通过照片传达了人间的混沌与灾难,他的创作热情构成和某处风景融为一体,比如工业遗址,或是路面上的遗留物——他的影像突显了一种终结或衰退的过程;他再现了混乱另一面的秩序(下图)。

寇德卡-德国,1990

宽幅是难以驾驭的,实践过的朋友都会身有体会。然而一旦体验到了内种的奥秘,一定会有某种欣喜。正如严亦斌来信说:XPAN刚到手时觉得限制性太强,适应面太窄,一时想出手,通过这次南京的拍摄似乎一下子开窍了,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决定要好好挖掘这台神器的价值(下图)……

1589 001-5

关键是,为什么要用宽幅?

当年的寇德卡接受采访时说:对我来说,这全都是偶然,我一开始要拍风景,但对自己的作品一直不满。当时我用一台禄来6×6,我就把不要的画面都剪裁掉。我最开始学习构图就是通过剪裁,把6×6裁成不同的画幅,这就是我对构图的理解。所以当我听到有摄影师说照片不能剪裁,我觉得这个人疯了。

寇德卡-法国,1988

他接着说:然后我忽然发现了宽幅相机,我对它特别满意,因为它帮我实现了我从来没有办到的事,做一些不同的东西。我觉得摄影师的生涯是非常短暂的,很多人的创造力在40岁就消失殆尽,但我已经75岁了,兴许快死了,可我仍旧在拍照片。

寇德卡-捷克,1993

有些东西对他印象深刻:我和卡蒂尔—布列松的友谊,和其他马格南以及马格南之外的摄影师不一样。并不是因为摄影的缘故。事实上他的一些照片我很不喜欢,我会直接告诉他,大概他也会因此不乐意,然后他可能会说:“你干嘛要拍这种意大利面条一样的宽幅照片,这些是无意义的摄影。”嗯,就是这样,但非常好。

寇德卡-威尔士,1997

回过头来阅读寇德卡的《混沌》,发现他真的从内心深处发现了宽画幅的魅力,或者说,这样的画面和他内心的感受完全融为一体。尤其是画面的节奏感的处理,已经到了浑然天成的境界,然后感叹生命的内核竟然可以绽放出如此宽敞且灵动的风景”(以上均为寇德卡的宽幅作品)

1588 003-3

相对而言,严亦斌的宽幅则显得有点拘谨,大多是严谨的对称式构图,庄严,但缺少了灵动的节奏。但这也不失为一种风格,或者说,是一次不错的开始。所以我想,如果真的深入其中,找到使用宽幅的内心需求,或许会有更精彩的收获!

1589 003

 1589 004

1930006

1930001

1589 003-41588 002-1

1589 003-1

1930007

由于博客的限制,不太适合放竖构图的宽幅,看以后有机会再展示。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