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熟悉的马丁·帕尔故意放纵自己的照相机,以其不引人注意的方式、司空见惯的老生常谈以及常态的目击运行,这样就导致了在照片中的物件第一眼看上去都是不值得一拍的。然而其具有解剖力的目光所揭示的,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荒诞,诚实,却不奉承。

 帕尔作品之一

前些日子,马丁·帕尔(Martin Parr1952   )在维也纳举办了他在奥地利的第一个展览,以其完整的作品呈现,具有非同寻常的价值。

的确,我们熟悉的马丁·帕尔故意放纵自己的照相机,以其不引人注意的方式、司空见惯的老生常谈以及常态的目击运行,这样就导致了在照片中的物件第一眼看上去都是不值得一拍的。然而其具有解剖力的目光所揭示的,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荒诞,诚实,却不奉承。

帕尔作品之二

照片所展示的,正是我们的消费习惯和娱乐行为:人们在超市购物,在舞厅或者高贵的娱乐场所跳舞,在海滩晒日光浴(直到皮肤变成金红色),默默地坐着吞食快餐,或者在餐盘的边缘摊开着炸肉排。闪闪发光的手指甲,色彩鲜艳的塑料玩具,仿古董,以及小摆设,都吸引着帕尔的目光。

这些画面具有致命的残忍性,直击社会的心脏,也是对我们生活无情的目击。也许有时候看上去是愉快的,同时也是比例失调的,因而被称之为“第一世界”:大众旅游,资源挥霍和可持续性的缺失。同时,自从1982年开始,帕尔就完全热衷于彩色摄影,让我们可以通过同步的观看模式,为日常生活自身的古怪和荒谬的揭示付出代价。第一眼看上去也许有点好玩,但是马上所带来的,就是内心的惶恐和不安。

帕尔—亚特兰大—01

这次展览的作品从1985年到2011年分为几个部分,可以让人们看到摄影家不断探索的空间延伸,以及所涉及的不同的社会群体和特殊的细节。同时,主办方还让帕尔展示了一组在维也纳拍摄的作品。

帕尔“恐怖而美丽的照片”,经常是使用闪光灯作为明显特征的,从而色彩显得有点夸张。而这一方式激发了大量摄影家的模仿,不管是纪实的还是商业的摄影师都在其影响下开始探索当代摄影的语言,并呈现在一些时尚杂志和流行文化杂志上。

帕尔—亚特兰大—02

帕尔出生于英国的萨里郡,孩提时代就对摄影发生兴趣,在其祖父乔治·帕尔的鼓励下,成为目光敏锐的业余摄影爱好者。随后在1970年到1973年之间,他在曼彻斯特理工学院学习摄影。从那时起,帕尔就已经涉及了诸多摄影主题,并且以其具有创意性的影像积累起国际的声望,尤其是非主流的纪实摄影方式,对英国和海外的摄影文化起到了重要的影响作用。1994年,他正式加入了马格南图片社。这以后他还对电影制片感兴趣,并且试图将摄影运用到更广泛的领域,比如时尚和广告。2002年,巴比肯艺术画廊和国家媒体博物馆组织了一个马丁·帕尔的大型摄影作品回顾展。这一展览随后在欧洲巡展了五年。

2006年,帕尔获得了埃里希·所罗门奖,并且应邀出席世界影像博览会。他还是阿尔勒摄影节和纽约摄影节的特邀策展人。

最近,帕尔正在进行一个长达四年的英格兰中部黒乡纪实摄影主题,并且对摄影书的研究乐此不彼,已经出版了摄影书的历史三卷本,并且年轻的摄影家进行推动。他已经出版了70多本书,编辑了30多本。

帕尔—亚特兰大—03

其实他的作品的丰富性和多样性都是值得反复回味的。比如前些年,帕尔去了美国,他说——我应高地博物馆的邀请,去了亚特兰大并且拍摄了一些照片,部分正在博物馆筹划做一个题为《南方的写照》主题。

我对美国的拍摄总是兴趣盎然,大份的肉食品,过分热情的人,还有十足的疯狂,都让我活力四射。当然,我没有去过亚特兰大,听上去就让人兴奋。所以受到邀请后,真是巴不得。我决定通过两条旅行的线路拍摄两个事件:一个是10月份乔治亚州的商品博览会,我怎么能抵抗得了这样的诱惑:疯狂的人和动物,食品和饮料?另一个是亚特兰大的障碍赛马,每年的4月份举办。在这两条线路之间,我还加上了疾病控制中心,可口可乐世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以及其他一些有特色的城市景观。

帕尔—亚特兰大—04

亚特兰大真的让我震惊:我喜欢得不得了。那里有真实的精神世界,人们都很友好,和我去过的其他的美国城市迥然不同。我将一些遭遇的细节画面组合在一起,成为一张张大的画面。这一主题的结果,折射出一个剪切和粘贴、快速构成的梦幻,让人可以有更多样化的联想。而桃树街,正如人们所知,是贯穿亚特兰大的主要街道。日复一日,在不断往复的旅途中,我总是会回到这条街上,然后再到下一个目的地。

就这样一种拍摄方式,可能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帕尔—亚特兰大—05

而他所出版的画册,也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比如前些年出版的《海滩》,做得很小,也很有趣。之所以做成这样一本小尺寸的书,就是可以让你放入沙滩包,同时跟随马丁•帕尔的足迹,寻找海岸边生活形态的荒谬和有趣,让其成为一种民族习惯的仪式。这些从30多年来的拍摄中精选出来的海岸景观,足以让我们探讨海滩文化,包括世界各地富有趣味性的空间。而书的装帧设计之灵感来源,就是让海滩椅的布料条纹色彩全书的装饰。

马丁•帕尔介绍说:在英国,每一个人距离海岸线不会超过七十五英里。拥有这么多的海岸,英国传统摄影中的海边景观也就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情。美国摄影家也许更多地源自街头摄影,但是在英国,我们有海岸。也许自然的馈赠构成了海岸摄影。那里的人是放松的,还原率真的本性,从而和习惯中传统的英国人大相径庭。

帕尔—亚特兰大—06

我拍摄海岸已经有数十年了,纪实了这一传统的方方面面,包括晒日光浴的特写,肆无忌惮的游泳者突然闯入画面,还有没完没了的沙滩上的聚餐。我大约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进入这一主题的,最初出版过一本画册叫《最后的度假地》,拍摄了新布莱顿的海滩盛景,靠近利物浦,1968年。从这次开始,我的海岸拍摄遍及世界各地,包括阿根廷、巴西、中国,西班牙、意大利、拉脱维亚、日本、美国、墨西哥、泰国,当然也包括英国。

世界各地的海岸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商业营销。海岸成为销售各种各样物品的主要去处,从英国的冰淇淋,到印度的掏耳朵,还有智利的烤鱼,乃至中国的面条。你可以通过这些海岸理解和阅读不同的国家,尤其是文化的交流,让海岸成为非常独特而稀有的公共空间,可以找到充满了荒谬、古怪的民族习惯。

File2895

重读马丁•帕尔的作品,我不由联想起他所说过的一段名言:我接受这样的说法,所有的摄影都是一种偷窥,是一次次的剥削利用,很显然我生活在自身的内疚和道德空间。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