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想一想,你为什么喜欢摄影?你的长处在哪里?留出一些独立的思考空间,也许是更重要的选择。最终你会明白,是否获奖并不重要,照片是否卖掉也不是唯一的评价标准。通过摄影完成自我人格的修炼,才是摄影的终极魅力所在。

 乔科梅里-01-记忆-01-

一位科学家有这样一段概括:我们对未知的世界开始思考,我们对未知的世界开始总结,当我们把一个未知的世界变成已知的时候,或者说有一个思考的结果的时候,我们就为自己画了一个圆圈,圆圈的外边就又是未知的世界,我们对已知的世界掌握得越多,我们的圆圈画得就越多,那我们的未知世界也就越多……

乔科梅里-01-记忆-02

还有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一位哲学老师问他的学生:你一天的时间是怎么分配的?“上午?”“读书。”“下午呢?”“读书。”“夜里呢?”“读书。”老师最后问他:“你用什么时间来思考呢?”

乔科梅里-01-记忆-03

同样,作为一位出色的摄影家,不能一天到晚只知道拍摄,而没有留下思考的时间。有时候一些意外的收获,往往就是来自于静下来的思考过程。比如十多年去世的意大利摄影大师贾科梅里(Mario Ciacomelli,1925-2000),就曾经讲述了自己的一段创作经历:“我曾经动了大手术,当我躺在黑暗中时,我会看到许多奇异的景象,许多东西在我的眼前穿越。我看到了鸽子,我在童年时代就喜欢鸽子。让我着迷的原因就是它们总会飞回来。然后我看到了不同色彩的蝴蝶,尽管我从未拍摄过蝴蝶,但是我似乎可以伸出手来接触它们。然而在病中,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灰色的。然而从医院回到家中,进入工作室,进入了我的照片之中。我感到世界上没有什么药更有效了——对于我来说就是照片。我从照片中辨认出许多东西,但是没有蝴蝶。但是我看到了鸽子,看到了男人的脸和狗,这就是我的记忆。”

乔科梅里-01-记忆-04

因为生病而带来的独立的思考空间,延伸了摄影家的想象力,也成就了一位大师。

此外,作为一个摄影师来说,是否能留给自己更多的思考空间,而不是盲目地随波逐流,也是决定成败的关键所在。

乔科梅里-02-一生-01

比如中国摄影曾经有过的许多一窝蜂的现象,正是拍摄者缺少独立的思考空间的结果。曾经有过一窝蜂为了获奖“前仆后继”的奖牌竞争,固然诞生了不少得奖专业户,然而也让无数拍摄者失落在摄影比赛的迷惘漩涡之中。近年来摄影作品的市场化,不少摄影家的照片在海外找到了买主,又引发了摄影收藏热。遗憾的是一些人专门揣摩国外摄影收藏者的心态,投其所好,不惜“贱卖”中国人的人格,换得“千金一笑”。如果你也盲目投入,为了眼前的利益牺牲了自己的个性空间,也许最终会得不偿失。

乔科梅里-02-一生-02

想一想,你为什么喜欢摄影?你的长处在哪里?留出一些独立的思考空间,也许是更重要的选择。最终你会明白,是否获奖并不重要,照片是否卖掉也不是唯一的评价标准。通过摄影完成自我人格的修炼,才是摄影的终极魅力所在。

贾科梅里的一生都是在现实与梦幻的冲突中完成他的创作的。在他身后留下的斑斓画卷,超越了未知世界一个又一个圆的束缚,还有比这样的结局更重要的吗?

乔科梅里-02-一生-03

我们再来看看贾科梅里的代表作:我想要告诉你这一个记忆。

这些作品始于1998年,标题是“一个出生于1925年的孩子的记忆”,是贾科梅里手术后继续的一个主题。这是在被麻醉以后的心理状态的真实描绘,影像所暗示的是摄影家想固定和保存这些记忆,能使他重新回到某种状态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系列。结果就是戏剧类型的场景,那些演员出现在没有透视空间的场景中,根据梦幻的几何学形态出现。人物带有面具,包括艺术家很久以前去世的父亲,形成生活连续的符号,还有动物,以及贾科梅里自身的形象,以其象征性的符号构成不断繁复推进的复杂时空以及私人化的结构。“贫困的物质生活”,包括倒塌的墙,布料碎片,金属物体,混合成动物和玩偶,构成造型或阴影,这样一种方式也就形成了没有主体也没有背景,没有“第一”或“第二”。大部分的照片都会出现鸽子,这是唯一具有生命力的成分,在这样一个静态的、二维世界中暗示着运动。

乔科梅里-02-一生-04

他还说:“这是一些底层的精神主题,带有自传体的来源,影像中所包含的一切,都是一些本质性的东西,一种氛围,一种符号,一种思考的规划。这些照片对于我生活冒险的部分来说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条具有反射的线索连接着我手术后的朦胧雾气,随后又变得强烈,又如同水晶般越来越清晰。一个流动的影像穿越我和世界之间,混合着我的身躯在那一时间几乎窒息的呼吸。我们灵魂被光线入侵,构成了故事,包括在静谧之中流动的时间长河的熟悉的未来。”

在独特的思考空间所产生的灵感,这是什么力量也挡不住的!

 乔科梅里-03-宣言-02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