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摄影家赫尔穆特·牛顿说,知识分子热衷于讨论摄影的意义,于是摄影师按下快门的手越来越犹豫。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可能导致摄影两极分化,到最后只剩下两种人:新闻摄影师和哲学家。

15-13-牛顿-穿黑丝袜的腿,巴黎,1979-139

摄影家赫尔穆特·牛顿说,知识分子热衷于讨论摄影的意义,于是摄影师按下快门的手越来越犹豫。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可能导致摄影两极分化,到最后只剩下两种人:新闻摄影师和哲学家。

他的意思是,人们对于摄影的思考越来越趋向于理性的空间,或者说拍摄时考虑太多,试图赋予照片太多的意义,结果反而局限了照片的想象空间和创造力。所以,如何面对具有创造力的拍摄过程,关键需要一种自由的心态。也正如牛顿所说:人们赋予一切事物以自由。于是我们面对即便是一张照片,也应该赋予无限的创意。我喜欢说,让我们就像是巴黎街上的一群流浪狗。说起牛顿的作品,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联想:修长的腿,高跟鞋,经常是裸体的女性,释放出肆无忌惮的情色魔力。

5-3-1-牛顿-岸边旅馆-1987

作为一个具有惊人天赋的摄影家,牛顿以其印象深刻的技术控制能力,为其想象力的空间添加了助燃剂。他深刻地意识到,色情和魅力作为一种洞察力的游戏,可以创造出难以抵达的真实。他在商业创造的空间游刃有余,同时又将自己的个性化艺术风格顽强地显现出来,构成了一个时代的标志。他在对女性的权力、暴力、色情和欲望的主题描绘中,上升到了超现实主义的空间,背景正是源于他早年成长的自由思想的柏林,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艺术滋养。

3-1-12-牛顿-20世纪-468

然而在商业业界,一般不被看好的时尚摄影作品,也曾被媒介所轻视。但是一旦当我们将目光移到牛顿的作品空间,没有人不会认同这样一种可能:牛顿的作品在取悦于代理商的同时,也是一个时代真正不可或缺的艺术品。这样一来,他自然就在新闻摄影师和哲学家之间,找到了属于摄影的真谛!

5-3-2-牛顿-英国《时尚》杂志-1967-

为了使他的照片产生不同凡响的冲击力,牛顿经常试图破坏过于完美的格局。比如他在回答记者的采访时曾经这样说:“……我常常努力去拍摄‘坏照片’。当然工作起来,我一定很用心,但是我喜欢照片看起来不是那么完美,所以我不用柯达彩色片,因为它的粒子太细、太专业化。我喜欢很粗俗的颜色,让人以为是洗坏了,只要颜色不太吓人就行了。照歪的照片也行,有时候我故意把照相机拿歪一点,让照片看起来不那么完美。”

7-7-牛顿-20世纪-470

牛顿给我们的启发也许是很有意味的,那就是一个成功的摄影家都必须敢于而且善于不断地突破自己,并寻求最个性化的手段。他有时候会异常天真地幻想着,说出这样一段不着边际的话:“……如果我把照相机放在脚架上,我站在镜头前,叫助手在某一个时刻按快门,按快门的是他,但这张照片仍是我的……如果我被天上掉下一块石头砸到,在灵魂归西之际,助手按了快门,那可就妙了!如果我能站起来,看看这张照片,就更妙了。我不会拒绝这张照片的,因为是老天爷赐给我的石头。”可惜在2004年冬日的一个夜晚,天上并没有掉下石头,他却因心脏病突发而导致车祸,灵魂归西,没有留下最后的照片……

牛顿-柏林1991

牛顿-美国摄影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