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不知道这样的拍摄是否可以提供给我们一个参考:平时多用脑,拍摄时多用心。其实,卡蒂尔—布列松早就说过:“所有的思考,只有在拍照前或拍照后,按快门的那一刹那,只有凭直觉。”

SL

美国《独立宣言》的作者杰弗逊写过另一部著名的手稿《心与脑的对话》,其中有一段对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脑对心说:“你承认你的错误,但你还是一意孤行,继续拥抱、珍爱你的错误!”

心对脑说:“如果我当真听你的教导,那无异于摒弃我的天堂……当我回想起往昔的快乐,我觉得值得,我情愿付出现在的代价……”

SL

杰弗逊在这里将“脑”比喻为人的理智,而将“心”比喻为人的情感。在理智和情感之间,往往会发生难以协调的冲突。于是脑与心的辩证,实际上就是理智和情感的辩证关系。作为一个优秀的摄影家,是让理智支配情感,还是让情感背叛理智,这是一种两难的选择。脑袋不一定要当心的主人,太多的理智会扼杀灵气;心也不能一味地背叛脑袋,过头的激情会将自己也焚烧。

SL

在芝加哥生活和工作的克拉丽萨•伯涅特(Clarissa Bonet),借助她的生活环境,通过摄影作品在身体和心理层面上探讨了城市空间的各个方面。在2009年搬到芝加哥之后,她对城市空间不仅发生兴趣,并对此感到迷惑,从而进行了持续的探索。她的一个拍摄主题——流光:夜间城市景观。这是一个对城市重建的星空系列,也是用脑和用心的情感呈现。

SL

她介绍说:我们似乎已经失去了曾经有过的夜晚——在古代星星闪烁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表面和短暂的异类,也就是不断变化的人工光线。

建筑立面融化在黑暗中,建筑细节消失,只留下在黑暗中发光的窗户,如夜空中的星星。

SL

“流光”是一个持续不断的摄影项目,面对的是夜间城市景观。我们已经失去了曾经有过的夜晚。在同样的地方,我们形成了一个新的宇宙,一个浮在表面的和光的斑点构成的新的星空。

SL

从多张照片中仔细构建每幅图像,我以自己的视野来改造城市景观,一个在城市景观之外的地方重建星空。从每个窗口发出的光引向了一个未知的世界,唤起了一种神秘和敬畏的感觉。

SL

不知道这样的拍摄是否可以提供给我们一个参考:平时多用脑,拍摄时多用心。其实,卡蒂尔—布列松早就说过:“所有的思考,只有在拍照前或拍照后,按快门的那一刹那,只有凭直觉。”

SL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