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纪实,并非是简单地捕风捉影。用照相机像机关枪一样在大街小巷“乱放”一气,表面上芸芸众生、事态百象无所不有,但深究到底,却发现许多的“纪实”徒有一些肤浅的“幽默”,或者是夸大生活中的表象而“哗众取宠”。结果,纪实便成了事无巨细的胡子眉毛一把抓,令人“惨不忍睹”。

3-3-6-多娜·费拉托《家庭暴力》(1987)

关于纪实摄影,在中国的摄影理论界,至今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这和90年代以来“轰轰烈烈”的纪实摄影的实践相对应,似乎显得有点尴尬。这不是理论界的过失,主要原因是要对一个正在迅速发展中的现象加以定位,确实难度很大。但是有些问题已经是很清楚的,比如——

纪实,并非是简单地捕风捉影。用照相机像机关枪一样在大街小巷“乱放”一气,表面上芸芸众生、事态百象无所不有,但深究到底,却发现许多的“纪实”徒有一些肤浅的“幽默”,或者是夸大生活中的表象而“哗众取宠”。结果,纪实便成了事无巨细的胡子眉毛一把抓,令人“惨不忍睹”。

3-3-7-多娜·费拉托《医院中的杰姬》(1984)

这好比是用影像编成了一个硕大无朋的网,虽然打捞出了海底的鱼,却偏偏漏掉了鱼赖以生存的水。于是回头一看,只剩下了一堆死鱼。

我们不妨来看看美国女摄影家多娜·费拉托开始于70年代的纪实旅程,当时还是一个年轻的新闻摄影记者的她,在经过了无数次简单的采访拍摄后,因为一次偶然发现了一些生活中更为原始、更为隐秘的东西。有一天,杂志指派她采访一家富有的家庭,是住在郊外的一对夫妻,她却目击了一种日常的恐惧。费拉托回忆说:“一场激烈的争执导致丈夫殴打妻子。”这对于多娜·费拉托来说是一次重要的转折:费罗多放下了先前的工作,开始了长达十年之久的拍摄主题,纪实男人对女人的家庭暴力,并在1991年出版了引起轰动的书《与仇人一起的生活》,国内摄影报刊也对这一专题进行过广泛的介绍并给予高度的评价。

3-3-8-多娜·费拉托《丽莎--在被丈夫殴打后的瞬间》(1982)

尽管她的照片聚焦于曾经被人们在很大程度上忽略的问题,但也给摄影家本身带来了情绪上的不快。正如她所说的:“如果你看到了人们最糟糕的一面,你就可能很难想象最好的是什么。”但是她却在对这一主题的拍摄过程中,深入到了社会生活的“水”中,使长达十年的拍摄孕育了重大的社会意义。

3-3-9-多娜·费拉托《寻找爱情》(1996)

完成了这一主题拍摄后,费拉托又开始工作于一个新的主题叫作“寻找爱情”,以展现维系家庭的希望纽带。与以往的家庭暴力不同的是,她找到了柔情的世界:年轻的、充满欲望的夫妻在接吻,满怀爱的父亲搂着自己的孩子,丈夫和妻子温暖地享受浪漫的瞬间。费拉托开始引出了乐观的源泉,用她的话说:“这是有关人们之间的关怀,这是一种维系家庭隐秘而深藏的激情的庆典,这一瞬间的展现使一切都消失了,爱情成为唯一的东西能够带我们找回自己的感觉。”

费拉托-初到人间的芬尼,纽约,1982-P76

有责任感的摄影家应该下水去拍摄活鱼,至少也应该将鱼和水一起打捞上来,留给历史一些真正有价值的、有深度的纪实!

费拉托-达娜,里克和索菲尔@洛斯,纽约,1996

费拉托-切丽雪斯陪伴她垂死的曾祖母,宾夕法尼亚,1986-P123

费拉托-亲吻萨洛蒙,2001-P98

费拉托-相爱的狗,维吉尼亚,1995-P70

费拉托-修女和情侣,威尼斯,1986-P75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