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索斯说:毕加索有句名言,说他花了四年的时间像拉斐尔一样绘画,但是一辈子要像孩子一样画画。许多专业摄影师的努力也一样,就是拍摄与家庭快照那样纯真的图像。

Pedro Meyer, Untitled, from the series I Photograph to Remember, 1991

在镜头文化网站推荐的美国摄影家阿列克·索斯(Alec Soth)的《光圈》2014年访谈中,索斯列出了一连串给他印象深刻的清单,从中,我们可以揣摩摄影家的爱好和趣味,以及了解他对摄影的态度。

索斯现居明尼苏达州。他是多个摄影奖励基金得主,很多作品参加过个人或团体展,包括2004年的惠特尼和圣保罗双年展。作品也被公共和私人机构收藏,包括旧金山现代艺术馆、休斯顿美术博物馆和沃克艺术中心。索斯曾为《纽约时报杂志》、《财富》及《新闻周刊》拍摄专题。2006年成为马格南的成员。作为当代摄影中最具有吸引力之一的索斯,将日常生活的美国锻造成最不甘寂寞的影像,构成强有力的叙事体风格的延伸。索斯说:“我迷恋拍照的过程,我在寻找的过程中漫游。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种表演,照片则是对表演的一种记录。”

Larry Sultan, Mom on Chaise Lounge, 1987

索斯的照片大多局限于一种旅途中的感觉,有着一种独特的美国人的气质,包括我们所共有的乡愁和观念。的确,其中一些最为强烈的影像,都是在艺术家的旅途中完成的:漫长的、孤独的车旅,穿越美国南部,中西部,尼亚加拉瀑布,还有靠近加拿大边境的区域。正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索斯在锻造自己《伟大的美国公路旅行》的视觉版本。尽管在他的前面已经有一些引路者如罗伯特·弗兰克、威廉姆·伊格莱斯顿以及斯蒂芬·肖尔,他们的作品努力展现具有诗意的和充满悲凉的个体空间和生活状态,索斯却以其独有的透视感,同样在路上带回的共鸣,留在了照片自身。不管是完成自己个人的主题,或是接受作为马格南成员的工作,索斯在世界各地安营拔寨,从巴黎到伦敦,从波哥大到格鲁吉亚。每一次旅途的照片所记录的,不仅仅是一些著名的景点和不期而遇的个人,同时揭示出旅途中不可替代的具有创造力的生活本身。

Still from News From Home, 1977

毫不夸张地说,索斯也许是这个时代创造力最为丰盛的艺术家之一,同时也以其谦和的精神力量感动了许多人。而且,他也擅长利用当今的互联网,构成了空前的影响力。他还将大量的精力倾注于明尼苏达艺术家生活和社团的建设,并且成为对当代艺术最热心的介入者。通过下面的清单,我们得以了解他为什么热衷于制作摄影书,为什么喜欢在路上,以及家庭相册的表现风格如何成为他的追求……

弗兰克·奥哈拉(Frank O’Hara

每当我被要求列出清单时,我都希望制定某种限定规则。我喜欢规则和引导,如丹麦导演拉斯·冯·提尔(Lars von Trier)导演的电影《道格玛95》“Dogme 95”(电影必须是彩色的,拍摄必须在现场进行,等等)。但后来我重读了弗兰克·奥哈拉的“人格主义:一种表现”,并记住了他的异想天开、无规则的宣言,让我受益颇多。奥哈拉写道:“人格主义与哲学无关,这都是艺术。但是为了给你一个宽泛的概念,其中一个最小的面,是让一个人(除了诗人本人)解决自己的问题,从而在不破坏爱情生活庸俗的情况下唤起爱的暗示……”

s29652199

家庭相册

毕加索有句名言,说他花了四年的时间像拉斐尔一样绘画,但是一辈子要像孩子一样画画。以类似的方式,许多专业摄影师的努力,就是拍摄与家庭快照那样纯真的图像。作为以摄影书的制作为主攻方向的我,将流行通俗相册作为终极指南。经过多年的努力,很高兴看到这一艺术形式,在最近《光圈》出版的“摄影记忆:摄影时代的专辑”(2011)中得到了认可。

深濑昌久(Masahisa Fukase)的《乌鸦》(1991

当被问起最喜欢的摄影书时,我总是回答深濑昌久的“乌鸦”。在他离婚后的作品中,像罗伊·奥比森的歌一样,抒情地描述了一颗破碎的心的感觉。

timg

香坦·阿克曼Chantal Akerman)的《家庭新闻》(1977

在几乎每个静态摄影师都在尝试使用他们数码单反相机的视频功能的时代,重新审视香坦·阿克曼1977年几乎没有动态影像的电影,却令人大开眼界。每一帧都很完美。尤其是阿克曼的画外音,他在纽约读她母亲的信件——母亲回到了比利时的家中,给这部电影带来了令人难以忘怀的美感。

e850352ac65c103866c4d72bb2119313b17e89a4

罗伯特·弗兰克的《庞纳唐》(Pangnirtung)(2011

虽然我从未见过罗伯特·弗兰克,但我觉得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一直在与他进行持续的交谈。在我们的许多谈话中,我质疑他后来的作品。但是,因为他2011年关于对因纽特人偏远村庄进行为期五天访问的简短书籍,我不再质疑,从而单纯地享受与大师交往。

5801662568631672386

佩德罗·梅耶(Pedro Meyer)《我值得记住的照片》(1991

我拥有梅耶多媒体作品《我值得记住的照片》的原始CD-ROM,但它无法在我的电脑上打开。幸运的是,梅耶最终将这些材料放在网上,尽管该演示文稿也过时了。没有感觉过时的是梅耶对他父母的衷心敬意。梅耶亲密家庭的幻灯片,爱,幽默和脆弱性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810a19d8bc3eb135bebe9107a81ea8d3fd1f4414

伦纳德·科恩的十首新歌(2001

几年前,在一个寒冷的德国现代酒店房间里,我在抽屉里发现了科恩的CD。与科恩一样,歌词是最大的吸引力。没有人能够描述科恩所呈现的全方位的渴望——从身体到精神。但我最喜欢这张专辑的是,科恩不是一个人唱​​歌。在几乎每一首歌中,歌手罗宾逊都伴随着他。从在德国的第一个晚上开始,他们的声音混合在百间酒店客房中,成为我孤独的滋补品。

《什么是真实:威廉·盖德尼(William Gedney)的照片和笔记本》(2000

这本书的核心之外包裹着很多东西,以至于摄影师威廉·盖德尼被低估了。当然,还有盖德尼的精彩照片。但是,通过阅读盖德尼在他的笔记本中的转录过程,以及另外两篇有启发性的文章,这些片段性的瞥见变得更加有意义。每个尚未成名的摄影师都应该努力学习这本书。

下载

维姆·文德斯(Wim Wenders)的《路上的国王》(Im Lauf der Zeit)(1976

自从我十几岁时第一次租用双盒家用录像系统之后,面对温德斯在路上所描绘的两个孤独的男人,感觉就像是某种预言。因此,当我几年前开始与作家布拉德·泽拉尔(Brad Zellar)一起旅行时,当他告诉我《路上的国王》是他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时,你难以想象我的震惊。

p569

拉里·萨尔坦(Larry Sultan)的《家庭相册》(1992

对照片最难做的事情之一,是描述其意义——特别是那些由摄影师写的文字。《家庭相册》在这一点上是我见过的最好呈现。但我只让自己每隔几年阅读这本书,因为(1),它令人心碎;2),它如此完美,以至于使我所有的作品看起来都微不足道。

萨尔坦—摆姿势的母亲,1984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