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宝丽来品牌依然存在,但其主要经营产品不再拘泥于影像行业,逐渐涉猎数码电子周边产品,但因为其产品缺乏新颖的设计和价格优势,目前的经营状态依然是一个谜团。只是当年大师们的情怀,只能在收藏的历史中昭示后人。

柯特兹—宝丽来—1981

在摄影术诞生180年的今天,突然想到了宝丽来——20世纪最令人感慨的现代工业品。宝丽来在20世纪70年代的风靡程度丝毫不亚于当今的iphone,而在美国消费者的心中,宝丽来的地位并不亚于可口可乐和福特汽车。40年代的战争期间,宝丽来为战争提供了很多军需的光学偏振产品,公司年销售额从76万美元跃至1600万美元;公司顶峰时期拥有1200名员工,87%收入来自军用合同;1949年,第一台宝丽来兰德相机Model 95第一年的销售额突破500万美元;截至1953年停产,Model 95相机共售出90万台;1969年,宝丽来公司收入将近5亿美元;1973年,SX-70相机的日产量达到5000台;有资料证明:20世纪70年代,摄影师每年要拍摄约10亿张宝丽来照片!

然而,在巨大的债务压力以及市场份额丧失的双重打击之下,2001 10 11 日,不堪重负的宝丽来向联邦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宝丽来变卖后,新的宝丽来在 2008 年又破产了一次。接下来几经易主,宝丽来被 The Impossible Project 的最大股东收购直到现在,改名为 Polaroid Originals

41-01-兰德和95型相机

回想宝丽来的创始人,他曾何等叱咤风云。一些人认为他是一个非传统的思想家,而人们始料未及的是,他始终相信一种挑战。也许这就是作为发明家、科学家、教育家以及宝丽来公司的创建者埃德温·兰德发明一步成像摄影的理由。

当兰德在新墨西哥州度假时,曾经给他的小女儿拍摄照片,而他的女儿想知道她为什么不能马上看到他当时拍摄的画面。孩子天真的提问从此导致了在摄影科学和技术的历史上发生的戏剧化进展。兰德由此产生了一步成像的构想:包括照相机、胶卷以及化学系统都必须符合这一要求。这一年是1944年;到了1947年,一步成像软片就开始在世界上推广了。

科学的探索是兰德的职业,但是他同样地尊重艺术和文学。他说:“发明一步成像摄影的目的,在本质上是审美的需求——提供这样的一种可能:为世界上数量众多的对艺术感兴趣的人们提供一种新的媒介以表达他们身边的美。”在1948年,渴望从艺术家的角度出发观察问题,兰德聘请了著名的风光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作为顾问,对工程师在实验室里创造的照相机和胶卷进行测试和分析。他相信艺术的探索要比仅仅是公司的技术人员的开发更有利于突破产品的限制,推动变革的需求。

亚当斯,约塞米提,1955,宝丽来200

安塞尔·亚当斯是许多摄影名家中第一个通过照相机和一步成像胶卷进行尝试的大师,拍摄过家人、朋友、植物以及动物,收集了技术信息以支持宝丽来试验。在他的带领下,米诺·怀特、保尔·卡波尼格罗、威廉姆·克里夫特以及尼克·戴恩在50年代和60年代都加入了这一专家的队伍。戴恩回忆说:“我是在1956年加入了宝丽来的工作,在兰德的SX-70实验室里……我的工作面试以不同寻常的方式进行着。在那些年里,与复杂的申请手续不同的是,我的任务就是简单地进行一个星期的拍摄。当我带着照片回来时,兰德博士的助手就将他们摊开在桌子上,给我一支黄色的记号笔,让我标出所有我所知道的细节,哪些是和摄影相关,哪些没有关系。接着她和兰德博士一起,看我的照片以及我所写的细节,并宣布我被雇用了。这时候从楼下的大厅里走来了安塞尔·亚当斯,这是一位令年轻的摄影家敬畏的人物,他充满活力地挥了挥手臂说:这真是一个好地方,然后就消失了。”

41-07-塔卡尼-波拉-93

如果说这是一种非正式的实验方式,恰恰正是这样一种信息的财富通过艺术家的收集,帮助改良了胶卷和硬件,同时刺激了对未知领域的探求。尤其令人关注的是,公司还收藏了艺术家的照片。当时有专人管理着兰德的黑白试验室,使这一工作组成了公司产品的技术和审美的纪实,并且开始了历史的收藏历程。依靠扩展艺术家合作者收藏的范例,公司建立了一个流程,使宝丽来产品成为具有展览素质照片的交换可能。这一被称作“艺术家支持程序”延续很久,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的作品经过精选之后,再加上产品每一个时期的发展因素,成为新的照相机和胶卷试验的依据。

44-02-梅普尔索普-波拉—无题,派迪·史密斯,1971-73

60年代后期,宝丽来收藏机构正式建立。所获得的照片在70年代超越了试验和探索班子的领域——开始只是成立一个由志愿者参加的收藏委员会,而到了80年代,志愿委员会被视觉经验丰富的雇员和艺术专业人才所替代。委员会逐渐由公司的艺术专业人员所替代,其职责是和艺术家们和博物馆一起工作,一直延续下来。

这里还有一个经典的例子,柯特兹的摄影生涯长达73年,所选择的器材从大画幅的干板相机一直到宝丽来的SX-70相机。从一开始,他就试图从宝丽来摄影中寄托对曾经生活在一起40多年的妻子伊丽莎白的怀念,并且从中生发出惊人的活力。重新审视柯特兹的这些宝丽来作品,可以找到意想不到的诱惑力,包括光线、构成乃至影像的深度。尤其是从中透露出来的内省、乡愁、以及对过去所拥有的渴望,已经成为我们共同的财富。

柯特兹—波拉—1979-04

柯特兹一开始是使用黑白画面拍摄的,后来才选择了宝丽来SX-70相机。这台相机是著名的音乐家、摄影家和收藏家格拉汉·纳什作为礼物送给他的。后来柯特兹得到了宝丽来公司的永久支持,提供照相机和胶片——这也是后来宝丽来公司支助著名摄影家的计划之一。

由于越来越多的摄影家使用宝丽来照相机和胶卷进行工作,公司收藏的照片数量不断地增加。早期的亚当斯、卡波尼格罗、克里夫特以及戴恩等人的黑白照片,受到风光传统的影响,成为宝丽来收藏的基础。接着,国际收藏的组成部分在原有的模式上扩大了范围,从公认的具有魅力的大师转向在一步成像摄影上有创造力的作品。这以后,收藏机构进入了兴旺期,既有和早期作品相呼应的传统的图像,也有现代实验性作品。当年的收藏机构最终拥有了23000幅照片,放置在当时马塞诸塞州剑桥靠近公司总部的地方,并在巴黎等地有两个博物馆。

柯特兹—波拉—1979-11

一方面是技术探索的进步,另一方面是艺术创造的繁荣。受到每一个宝丽来产品发明的刺激,天才的艺术家寻求着新奇的和不同寻常的方式以表达他们对一步成像作品的视觉力量。许多艺术家探索的历程证明,一步成像摄影方式的创造可能是没有限制的。宝丽来作为摄影科学进步的标志,无疑成为艺术创造的象征。

的确,宝丽来的创立和成长,一直得益于新技术的应用和研发,然而其没落,也直接缘于更新的技术。在数码相机当道的今天,宝丽来已经由相机转型为一种摄影次文化:古董造型的机身、黄褐色的照片、照片四边宽大的白框……在复古风潮下,宝丽来照片已然拥有数码相机“拍立得”的优点,更有不可复制的特性。我们看到,宝丽来品牌依然存在,但其主要经营产品不再拘泥于影像行业,逐渐涉猎数码电子周边产品,但因为其产品缺乏新颖的设计和价格优势,目前的经营状态依然是一个谜团。只是当年大师们的情怀,只能在收藏的历史中昭示后人。

49-06-莫里诺—111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