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甚至让我联想到,在1960年代,中国摄影家翁乃强使用彩色反转片和中画幅相机拍摄的天安门广场等精彩的历史画面,在这些年的拍卖市场上拍出了令人咂舌的天价——这算不算中国彩色摄影的滥觞?

Carlos Perez Siquier,玩偶,1974,斑点,1976,头部,1973,蓝色,1977

20世纪50年代以后,彩色摄影逐渐走向成熟,但是它的运用在当时实际上并没有受到摄影家的重视。普遍的观念认为,过于丰富真实的色彩并不适合于提高摄影的品位,不适合社会状况的纪实摄影,甚至也不可能很好地表现主观的感受。于是早期的彩色摄影大部分用于广告摄影领域——以其真实的色彩吸引消费者,或者是被业余的摄影爱好者作为消费的新尝试。黑白的艺术品位一直成为衡量一位摄影家在风光摄影领域是否成功的重要标志,从而使色彩被遗憾地置于无足轻重的地位。

Elmar Ludwig,室内泳池,1970s

转折点出现在60年代以后,随着彩色感光材料和制作方式的日益成熟,一些摄影家敏锐地发现,色彩可以成为通往新的探索领域的途径。尤其是在早期的非商业性的艺术摄影家中,彩色摄影更多地用于自然风景而不是建筑环境。他们发现可以从自然的微妙光照中,提炼出一道独有的风景,折射出更为迷人的心灵色彩。

Luigi Ghirri,探索,1983

至于按照传统的摄影史的论述,真正意义上的彩色摄影成型,是以美国著名的评论家萨考夫斯基在1970年代策划的展览为标志的。我在《摄影思想史》中也引用了色彩摄影始于美国的说法:真正意义上的“新色彩”,则是源于下面一些摄影家——受到了流行文化审美趣味的影响,他们通过彩色摄影将兴趣转向了对中层社会消费方式的景观纪实——汽车、饮食业、游泳池、广告以及大街上的招牌标志……,纯自然的彩色风光在某种意义上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带有人为痕迹的色彩构成。

Luigi Ghirri,意大利风景系列,1985

然而英国著名摄影家马丁·帕尔则在前些年的一个展览中,对这一历史定论提出了挑战。他嘲讽的口吻说:按照不太正常的摄影史之说,严肃认真的彩色摄影的正式发端,是以1976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威廉姆·伊格莱斯顿领军的摄影展为标志。这一观念让许多人不明就里,就以为如同1861年马克斯维尔创造出第一幅彩色照片一样。其实,在伊格莱斯顿的展览和画册出版之前,彩色摄影就已经在商业摄影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甚至在快照中也很盛行。只不过他的展出是以博物馆的身份呈现出独特的姿态而已。

帕尔接着指出:颇令人玩味的是,美国摄影似乎已经成为世界摄影的中心,从而也使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接纳”彩色作品。美国摄影家史蒂芬·肖尔、乔尔·斯腾菲尔德、乔尔·梅耶罗维兹、威廉姆·克里斯滕伯格、卢卡斯·萨马拉斯以及其他的摄影家(同样以黑白摄影闻名但是也拍摄彩色作品的海伦·里维特、盖里·维诺格兰德)都一起出场,从而在1970年代让色彩摄影具有了“合法”的地位。

帕尔在他的展览中试图证实:同样水准的彩色摄影文化出现在欧洲,也是在1970年代前后。这些作品同样具有同等的价值,只不过没有被理解为一种“潮流”,也不像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晋升为一种定律。这些成名于1970年代的色彩摄影家们如今享受着如同文艺复兴时代的待遇,而欧洲的先驱们则被掩盖在相对朦胧的黑暗之中。如今,应该是让他们闪烁光芒的时刻了。

Keld Hemer-Petersen,无题21,1940s

帕尔在展览中介绍了这样一些欧洲的彩色摄影先驱——

1948年,丹麦摄影家科尔德·赫尔莫—彼得森(Keld Helmer-Petersen)自己出版了一本题为《122彩色照片》的画册。这也许是最早具有理性色彩特征的、专注于彩色摄影的卷本,而且看上去具有现代派的意味。他的尝试很快得到了承认,1949年《生活》杂志就以对开的篇幅刊登了他的作品。他曾在芝加哥艺术学院短暂地教授摄影,然后回到家乡丹麦继续建筑摄影师的事业,同时创造了黑白画面的建筑图像艺术。

Keld Hemer-Petersen,无题15,1940s

柳基·西里(Luigi Ghirri)作为一个彩色摄影家,他的作品和美国摄影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位具有冒险意识的意大利艺术家探索了许多当时非常前卫的理念。西里以其快乐的散文体裁,发现无处不在的影像,同时展现出对彩色摄影的新思维。

Luigi Ghirri,柯达反转片系列,1973

艾迪·凡·德·埃尔斯肯(Ed van der Elsken)作为荷兰的新闻记者,在彩色和黑白之间游刃有余,他无论转向何方都能轻松地满足自己的愿望。埃尔斯肯的长时间的计划是拍摄阿姆斯特丹和其他城市的街景,他的作品纪实了年轻的文化样式,创造了许多具有鲜明风格的彩色影像。

Ed van Elsken,美国旅游者拍摄儿童,南非

英国摄影家约翰·辛德(John Hinde)也许是彩色摄影的真正开拓者。在1940年代,他出版了三本彩色摄影的书:《沼泽上的村庄》、《战争中的市民》、《英国马戏团生活》,同时还在皇家摄影社团等进行广泛的演讲。辛德的事业开始于一个成功的明信片公司,并且在1960年代后期拓宽了事业空间,雇佣其他摄影家为他工作。他的作品以其丰富的色彩保留了那个时代服饰、装饰等信息。

Peter Mitchell,爱兰德路,1977

在英国第一个具有标志性地位的展览就是1979年的佩特·米切尔(Peter Mitchell)的作品,在约克的印象画廊。佩特的作品主要表现他所居住的城市的风貌,具有非常典雅的风格,许多是在梯子的顶端拍摄的,模拟火星人看到的世界。

Peter Mitchell,胡德逊夫妻,1974

然而在这里,我想重点重读的是卡洛斯·佩雷兹·斯奎尔(Carlos Perez Siquier),1930年出生于西班牙阿尔梅里亚这位摄影家,和其他许多同时代的彩色摄影家一样,是从1960年代由黑白摄影转向彩色摄影生涯的(题图)。他拍摄自己的家乡西班牙,然后在1970年代使用中画幅相机拍摄邻近的海岸,创造出一些非凡的作品。他的视觉语汇超越了他的时代,呈现出勃勃生机。他使用闪光灯和饱和的色彩,使海滩的旅游者呈现丰富的细节,同时混合了丑与美的瞬间。所以有人评价说,他在70 年代创作的彩色摄影作品直至今日仍然散发着后现代的味道,它们是战后西班牙摄影里不可忽视的部分。

皮尔勒-彭加海湾,泰国

其实更有意思的是,帕尔将其列出欧洲的彩色摄影的先驱行列,其实我们不难看出斯奎尔的拍摄题材,尤其是色彩艳俗的海滩系列,和帕尔的风格非常相似。或者说,帕尔在前些年出版的一本新书就叫《海滩》,做得很小,也很有趣。随着色彩艳俗的海滩画面,跟随帕尔的足迹,寻找海岸边生活形态的荒谬和有趣,让其成为一种民族习惯的仪式。这些从30多年来的拍摄中精选出来的海岸景观,足以让我们探讨海滩文化,包括世界各地富有趣味性的空间,关键是和斯奎尔的拍摄如出一辙。甚至书的装帧设计之灵感来源,就是让海滩椅的布料条纹色彩全书的装饰。

所以,我们因此也不难理解,帕尔在论述欧洲彩色摄影的发生轨迹时,会这样指出:那些被美国彩色摄影所屏蔽的欧洲彩色摄影的历史,也应该得到重新评估的理由。

华辰01-翁乃强-剪裁

有意思的是,帕尔的观点出现在萨考夫斯基已经去世的今天,话语权的争夺已经失去了可能的意味。真正意义上的彩色摄影应该始于何时,也许这是一个无解的命题。甚至让我联想到,在1960年代,中国摄影家翁乃强使用彩色反转片和中画幅相机拍摄的天安门广场等精彩的历史画面,在这些年的拍卖市场上拍出了令人咂舌的天价——这算不算中国彩色摄影的滥觞?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