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评论家曾经呼吁:我们可以到了重新评价查姆比作品和其地位的时候了——卡蒂尔—布列松选中了他,也许是不无道理的。

查姆比—自拍像,1934

先从《亨利·卡蒂尔布列松的选择》这本国内罕见的画册说起——这是卡蒂尔—布列松基金会成立后的第一个项目的展览图集。据徐淳刚介绍说:94岁高龄的摄影巨擘卡蒂尔—布列松亲自挑选了世界范围内85位摄影大师的近百幅作品,并于200352日至726日在巴黎展览。第二年200482日布列松就去世了,因此显得异常珍贵。

查姆比—朝圣,1931

在简短的前言中,卡蒂尔—布列松写道:“我选择了这些照片:我被它们感动,并且有所启发,最后它们带给我快乐。他们是:人文摄影家,诗人,几何学家以及富有才华的观察者。这是一个非常长的名单,需要好几个展览才能全部呈现出来!”

这本画册带有强烈的现实—超现实倾向,表明了卡蒂尔—布列松一贯的摄影态度。正如卡蒂尔—布列松所言,他所选择的作品更注重人文、诗意、几何构图和对社会的非凡洞察。

查姆比—集市,1932

不过,这本画册中欧美摄影家居多,玛格南摄影家就有好多位。选题虽偏向纪实,但也有不少大师没有入选:吕西安·克莱格,玛丽·艾伦·马克,玛格丽特·伯克·怀特,阿尔弗雷德·艾森斯塔特,尤其异类的W.尤金·史密斯,威廉·克莱因,黛安·阿勃丝……至于日本的纪实摄影大师,卡蒂尔—布列松的老朋友木村伊兵卫,土门拳,东松照明,一位也没有入选。

查姆比—家族肖像,1927

徐淳刚说:很遗憾,但也没什么。“非决定性瞬间”的罗伯特·弗兰克居然入选了。在这本伟大的画册中,有安德烈·柯特兹、马丁·芒卡西这两位卡蒂尔—布列松的老师,有尤金·阿杰特,奥古斯特·桑德,维吉,沃克·埃文斯,曼·雷,布拉沃,罗伯特·卡帕,约瑟夫·寇德卡,塞尔吉奥·拉莱,有中国摄影家吴家林,有很多非常少见的照片……这是卡蒂埃—布列松的选择。

查姆比—家族肖像,1930

而这里我想特别介绍的,就是书中推荐的马丁·查姆比(Martin Chambi 18911973)。

这是一个少为人知的摄影家,然而图像证明,他是摄影史上最早的、也是知名度最高的美国印第安人摄影家。他所拍摄的秘鲁人生活、建筑以及风景的画面让人迷恋,其中包括极具价值的秘鲁库斯科人的家族肖像和文化中坚分子画面,还有生活在安第斯山脉的本土印第安人纪实。在前些年的一本画册中,披露了许多以往没有出现过的精彩影像,包括一个民族的节日、婚礼以及宗教活动。这些作品以及摄影家的实践,证明了查姆比在摄影史上的重要地位。

查姆比—街头集市,1927

要想真正理解查姆比的摄影作品,最重要的恐怕就是必须了解摄影家作为一个个体和他所生活的社会、文化和地理环境之间的亲密关系。然而他的出生也许早就决定了他的命运走向——就像出生在秘鲁南部所有贫困地区的孩子一样,人们很难想象他会有什么样的未来。他的双亲都是农民,从事农耕为生计。他们生活在平均海拔30004000米的高度上,收入非常有限。粮食的生长极其缓慢,难以满足生计,只好靠一些贸易来补充。因此,查姆比几乎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勉强初中毕业。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中成为一个摄影家,而且在摄影史上留下了不可动摇的地位。

查姆比—舞会,1931

因此,理解查姆比,秘鲁南部城市库斯科就是一个重要的枢纽。库斯科曾经是历史上印加帝国的首都,同时也是殖民地文化混合的集聚地。安第斯山脉和考古学的废墟给查姆比的生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他也深深受到人种进化的文化观念的影响,感受到了现代文明改革进步的步伐。因此他才又可能通过镜头讲述了那样一段深沉而充满激情的故事。

查姆比—宴请,1944

通过他的生活和他的作品,古老和现代的世界被完全融合在一起了。其中最为令人惊讶的是,作为一个信仰本土宗教、将南美印第安人盖丘亚族语言作为自己民族语言的查姆比,早在20世纪前半叶,会选择一种来自欧洲的机器——照相机,作为传递他对世界看法的工具。他的摄影作品和他的审美感受远远超越了他的时代和他的文化。作为一个摄影家,同时又是一个普通的个体,他在库斯科和秘鲁南部文化的社会中扮演了一个不同凡响的角色。评论家曾经呼吁:也许,我们可以到了重新评价他的作品和其地位的时候了——卡蒂尔布列松选中了他,也许是不无道理的。

 查姆比—镇长和他的家族,1930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