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作为一个战地记者,麦卡林在拍摄了25年的战争之后,他毅然放下手中大屠杀的照片,发誓不再拍摄战争。

麦卡林-越南顺化,1968

202035日,国际摄影中心(ICP)宣布了2020年无限奖(Infinity Award)终身成就奖授予唐·麦卡林(Don McCullin1935  )。作为历史上伟大的战争摄影师之一,曾被卡蒂尔布列松称赞为“拿着照相机的戈雅”的麦卡林,似乎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这次奖项的颁布,似乎又意味着麦卡林的复活,或者,对他的理解还应该放在更为广阔的领域中去解读。比如,作为曾经的战争摄影师,为什么会突然间抽身而去,却依然赢得世界的认可?

麦卡林-贝尔法斯特,1970

麦卡林出生于伦敦北部的芬斯伯里,中学时代表现出绘画天赋。后来获得了哈默史密斯工艺美术学院的奖学金。但在他父亲去世后,15岁离开学校。在皇家空军国民服役时,于苏伊士危机期间被派往运河区,在那里担任摄影师的助手。由于没有通过成为英国皇家空军摄影师所必需的证书,只是在暗房里度过了他的服务期。在此期间,麦卡林购买了他的第一台禄来相机。其职业生涯始于1959年,作品最早在《观察家报》上发表,随后担任“星期日泰晤士报”的驻外记者,记录了1968年比亚夫拉等非洲艾滋病流行的受害者等生态和人为灾难。他的作品尤其关注社会底层,通过照片描绘了失业者、受压迫者和贫困者。他对越南战争和北爱尔兰冲突的强硬报道受到高度重视。他的足迹曾遍及刚果、柬埔寨、越南、尼日利亚、印度、巴基斯坦、撒哈拉和北爱尔兰等世界各地,记录了残酷的战争和暴力。

麦卡林-比夫拉,1968

他被公认为当今世上最杰出的、最为勇敢且最为敏感的战地记者,入选自1855年至今150年以来世界54位新闻摄影大师行列,获得“世界新闻摄影比赛”(1964年以《内战中的受害者》)等多个世界级大奖(如2006年,获得纽约国际摄影中心康奈尔·卡帕奖)。曾出版大量摄影作品集,并在世界各地举办了数十个展览。他被授予2016年伦敦摄影大师的称号,并因此有一个专门展示他作品的特别展览。他的照片被世界各地重要的美术馆列为馆藏,主要收藏在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麦卡林-塞浦路斯,1964

然而作为一个战地记者,麦卡林在拍摄了25年的战争之后,他毅然放下手中大屠杀的照片,发誓不再拍摄战争。这样的转折发生在70年代,麦卡林开始冷静地思考,并开始从因战争而燃烧的村庄和死亡的孩子中抽身而去。他曾经这样说:“我对战争有一种无法置信的嗜好和厌恶。我设法拍到任何与现实情况相关联的每一件事。不管是美好的或悲伤的。我将永远拍摄坏事情。我寻找暴行。……我继续当个战争摄影家的时日已经不多,也不想只拍到几张照片就死掉。麻烦的是,我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而有谁稍稍注意到它?”

麦卡林-斯坦利维尔,1964

饱受内心煎熬的他还说过:“有些时候,我感到带走的不是胶片,而就是一块块的人肉,那感觉就像你背负着你所拍摄的那些人的苦难。”那时候的麦卡林在暗房中会不由自主地把照片洗印得非常阴郁压抑,甚至被朋友怀疑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他反思和检讨自己过度喜欢将那些悲惨的场景拍成质地考究类似于“圣像”一样的照片,究竟是不是虚伪的表现,是不是另一种对他人的伤害与残忍。

麦卡林-越南顺化,1968-

于是不久,他就和妻子分手,并辞去了工作。他的照片开始寻找新的主题,开始拍摄花卉静物和他家乡的风景。尽管有人说,他的充满勇气的战争影像可以和罗伯特·卡帕相提并论。但在离开战争之后,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摄影家喜欢深思默想并拍摄与战争恰恰相反的宁静的照片。在后来的十多年中,麦卡林几乎每年都到印度采访。他在这个过去的殖民地中找到了安慰和其他的一些东西。他说:“威严,在上帝的整个世界中最贫穷的人民,却具有善良、爱、非暴力和圣洁的威严。”

1a52c563ba8942a3a606386da08fa987_th

后来,他更为钟情的是萨默塞特和兰兹角的风景,他曾经一个人喃喃自语:“20多年间拍摄过战争与革命的新闻报道照片以后,那些来自创痛年代的记忆,几乎是在不断地损害着我每一天的日常生活。在萨默塞特的田野里漫步的时候,幽美的风景和铅沉的天空,能够抚慰我的心灵。寂静与孤独引起了我的幻觉,于是,就如周围的大地,我把往昔积郁已久的情绪,借着摄影排解出去。”

b518e91320b1419a915305c083d0f3cd_th

于是姜纬评述说:报道摄影的显赫成就,使人们很容易忽略麦卡林在风景摄影方面的造诣,前者轰轰烈烈,后者洒洒落落,如此卓越地驰骋于报道摄影和风景摄影两个反差极大的领域,而且在这两个领域里都呈现出不同凡响的品质,实在是罕见的成就。尽管2019年的伦敦,曾经有一个规模不小的麦卡林回顾展,一共展出了过去60多年中拍摄的250幅作品,但也仅仅局限在他在叙利亚、越南、北爱尔兰等战争中拍摄的影像,也包括他在伦敦北部工业地区拍摄的贫困场景,却没有印度的景观和后期的风景。那么,这一次,国际摄影中心(ICP)授予麦卡林2020年无限奖的理由,究竟是依然看重前者还是兼顾了后者。如果仅仅是前者,那么为什么会在战争摄影时隔十数年之后,才给与他这个奖项?这的确是一个还可以深入展开的话题。

3ef3ff0d47594ae0a7cbad9e6663f189_th

 

d8024c8b9b7f4c06865a1e9143c3655f_th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