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儿童摄影是一个非常具有魔力的空间,世界上许多优秀的摄影家都希望从不同的角度介入,带给人们童年时代的魔幻。

2d647ca3-ac8a-4cd1-902d-287afcfa74e4

儿童摄影是一个非常具有魔力的空间,世界上许多优秀的摄影家都希望从不同的角度介入,带给人们童年时代的魔幻。

纪实类的儿童摄影,主要关注儿童瞬间的生活状态,力求以真实的力量展开儿童心灵的花朵。但是,优秀的纪实类表达方式,也可以融入超乎常态的魔幻。比如,拉博伊尔的家庭照相簿就是经典的例子——

阿兰·拉博伊尔(Alain Laboile1968  )出生于法国的波尔多,摄影家,六个孩子的父亲。他介绍说:我是一个六个孩子的父亲。我所纪实的家庭生活如同是一个仪式:是一种在世界边缘的生活,因为世间如此孩子般生活的场景已经不常见。       

2e01fd6353d8cd8812bfad86daeb573b-large

日复一日我创建着家庭的照相簿,构成了我留给孩子们的遗产。我的画面折射出我们的生活方式,围绕着孩子为中心展开。我的照片终究会成为一种证词。因为我选择的这一方式也许就是人类学的一种。

尽管我的作品具有比较深的个人化印记,但却也是一种容易进入的、可以感受到的人类自然状态,观众们得以从我的世界中反省他们自己的儿童时代。这些照片通过每一天网络上的传播,变成了一种颇有意味的信息互动,并且提出了这样一些有价值的问题:关于自由,裸体,生存以及拥有。

0f8befa6017c09eb3b9e5f60dc4f1ee7-large

1990年,他与当时还是艺术生的妻子安妮邂逅,点燃了他对艺术的激情。他原本和妻子住在波尔多市一座山丘的山顶上。孩子出生后,房子住不下了。于是他们搬离山丘,前往“世界的边缘”。随后,他将镜头对准了自己的家庭,并且逐渐成为他最为重要的拍摄主题,同时选择了非典型的纪实表现手法,甚至于围绕一个池塘,通过倒影完成了一种戏剧化的表现空间。那是一组童话故事的演绎,让这些18岁到4岁的孩子融入一个梦幻的空间,以年轻化的姿态跳出池塘倒影的局限,构成了有趣的生命空间。画面中的人物都呈现出无忧无虑的精神状态,似乎进入了童年的旅行,却带着许多迂回曲折的想象。他的照片以黑白为基调,弥漫着的温暖和亲切,仿佛把人带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在他拍摄时,孩子们无须刻意摆出一些姿势来迎合他的镜头,他觉得天然的流露就是最好的姿势。因此,在拉博伊尔展示的一系列照片里,孩子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在田野里奔跑玩耍,也可以近距离地接触与探索大自然,他们的天性得到了充分的释放。

拉博伊尔-1

拉博伊尔有很强的抓拍能力,往往能拍到很多故事性瞬间,而照片里弥漫着的温馨、亲切情绪又仿佛把人带回到自己的童年。拉博伊尔笑称自己是生活在世界边缘的人,这里有可爱的鹿宝宝,这里可以肆无忌惮地放纵自己,光着脚丫子在田野里奔跑,孩子的天性得到了充分释放。

57b0f08edf296a3b520f82e30c05b3a1-large

换一个角度,丽莲·本鲍姆(Lillian Birnbaum)带给我们的,则是孩子从童年到少年长大过程的心理探索。女摄影家出生于纽约,长大于欧洲,已经成为得到国际认可的肖像摄影家。她先前出版的《四个女人》,是德国四位女演员的肖像,吸引了人们广泛的注意力。这一次,日常生活的画面成为她新的主题。《转变》经历了五年的历程,描绘了一群年轻的女孩,环境是纽约附近的湖边,巴黎的公园和花园,或是南部的风景地。本鲍姆以其对孩童世界敏锐的观察力,表现出女性世界的丰富多彩,以及在天真无暇和老于世故之间的张力,揭示出从童年世界到青春期的转变过程。照相机已经成为这些女孩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是一次自我发现的共谋过程,也是女性自身身份的验证。

05-本鲍姆—浴缸和玩偶,2001

本鲍姆的照片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女孩们在窗后,在镜子前,涂抹着厚厚的面霜,或者身穿泳衣,在夏日的湖中游泳,跑着穿越树林,仰天躺在开花的草地上,爬上树,浮出水面……而贯穿始终的主线,就是他们的精神世界,那些湖,就是一个受保护的自由领域的象征。这些图像本身,也就成为我们跨越这个转变世界的桥梁。尽管语言也许无法或者难以让我们进入这一领域——下面的采访节录并非完全没有意义——

08-本鲍姆—湖边,2004

首先,本鲍姆提示说:照片中艾达在镜子前面的画面,可以看做是整个系列的关键。

问:你在特定的环境中拍摄这些女孩,是否具有对他们内心情绪尊重的高度象征意味?

答:其中有几个元素具有特别的意义:镜面影像,通过窗户观察,还有就是非常重要的成分:水,湖面。

问:那么玩偶呢?

答:当然我对女孩对待玩偶的不同方式也很感兴趣,就是那些小小的、塑料的、理想的金发玩偶。我发现他们试图通过有限的造型寻找女性的特征。甚至这些玩偶都曾被浸在水里,这是我的照片中最完美的元素。

04-本鲍姆—湖边的芭蕾舞演员,2001

问:你所面对的这些女孩是在什么样的年龄段?

答:大约在8岁到13岁之间。越是大的女孩,就会越是意识到他们的性别特征。同时,他们也会越来越有不安全感。但是一旦当他们能够通过性别的力量与自身的发展关联起来,他们就成熟了。

问:于是这些在湖中生活的女孩世界,可以看成是一种对自由的隐喻?

答:的确,每一个人都应该保留这样一个开放的空间,从而可以对自己的身份特征有一个深思熟虑的可能。其实我观看这些女孩的方式是一种乌托邦的,因为其中和女性有限的渴望自由的梦有着关联,或者说,这是纯粹意义上的女性的存在。

10-本鲍姆—玩偶和杰革,2006

然而我们在洛丽塔·卢克斯(Loretta Lux1969  )的画面中看到,美丽的、穿着入时的孩子出现在一个类似于小说故事的空间,在有点像太空的环境、又像是商业人像摄影的背景布前面构成的画面,如同色粉笔画的维多利亚唯美的风格,伴随淡彩的透明质感,产生核原子般的光泽。孩子看上去像个玩偶,又有点象时装模特儿,甚至如同梦幻中的生物,最终会让人联想到一种特殊类型的孩子,源自刘易斯·卡罗尔的照片,既是古典的大师肖像,也是中世纪的绘画。

卢克斯—04—拿着面包的女孩,2001

这些孩子对我们不感兴趣,也无意取悦我们。他们沉浸在自己的梦幻状态,我们可以将他们看作是孩子,或者只是作为孩子存在的一种理念。他们是美丽的、天真无暇流动的云彩,同时他们如同婴儿般粉红色的脸颊透露出令人振颤的光芒。维多利亚孩子离开我们已经很遥远了,我们却从中感受到了从未被污染的内在的活力。如今,孩子们被过分溺爱的哺育带来的却是我们对成人的质疑:他们将自己的情欲投射到了这些孩子身上。但是,这些所唤起的美丽,实际上暗示着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从而失去了真实的光泽。于是我们在卢克斯的画面中,有了反思的可能。

卢克斯—06—春天,2001

就像所有的孩子一样,这些画面中的孩子有着来自成人世界的秘密,这些秘密对于他们来说,远比他们身边的真实世界来得真实可信。甚至当他们凝视画框外面的时候,他们似乎也不像是看我们。但是他们大部分的凝视更多是转向内心的,既是清澈的,又是呆滞的,既是透明的,又是晦涩的。他们的眼睛具有令人震惊的光芒和清朗,却又是毫无表情和空洞的,如同爱斯基摩长毛狗的眼睛,或者是科幻小说中外星人孩子的眼睛。

观看卢克斯的画面,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些正是我们所期待的,是一种表面的美丽,是一种带有手工装饰的过分铺张的华丽,加上构图上的简洁。通过数码技术的修整,这些照片成为一个奇迹,是敏锐的目光和电脑的完美结合。这些模特儿都是朋友的孩子,大部分都是在白墙前面拍摄的,然后添加背景——她在旅途中拍摄的风景。

卢克斯—08—伊莎贝拉,2001

当然这些照片不仅仅是在表面上吸引我们,而是很快让我们明白在表层背后肯定会有什么更深层的东西。也许他们将唤醒我们的时间和记忆,通过细节进入一个长长的隧道,进入一种似乎不可能的状态:一个介于我们和我们试图再次体验之间的神秘断层。

所有的孩子都知道,人们眼中的孩子仅仅是成年人的幼虫状态,最多就是蛹和蚕之间的关系。但是他们实际上却是另外一种类型的成年人。孩子的神秘性就像是时间的神秘一般。因为孩子的变化远远快于成人,更让人警觉其时间的力量,一秒接着一秒。我们可以在孩子身上凝视时间的神秘性,很快就指向未来。于是,卢克斯作品的中孩子,如同我们想象中的古埃及狮身人面像。

卢克斯—10—鱼,2003

不知你是否想过,不管有什么样的可能,我们很难直接凝视真实的孩子。一方面是因为作为一种文化的背景,直接对孩子的凝视会有一种变态的误解。同样,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对于对我们的凝视也是十分敏感的。除非是你自己的孩子,才可能有随心所欲凝视的可能。然而我们可以观看世界名画中的孩子,比如夏尔丹、委拉斯奎兹、戈雅、布龙齐诺、波提切利等画家笔下的小天使。尽管这些画面中的孩子已经是几个世纪前的,但是却栩栩如生,而且也不在乎我们如何长时间凝视他们——比如使用望远镜或者显微镜。

然而奇怪的是,和轻松地凝视油画中的孩子不同,面对大多数摄影家镜头中的孩子,我们也会产生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比如面对刘易斯·卡罗尔镜头中的儿童,那样一种强烈的情感因素,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摄影家和模特儿的特殊关系。包括丹尼·阿巴斯和莎莱·曼恩的作品也给我们一种感觉,其中一定有什么我们不曾想要看到的东西。卢克斯作品对我们的挑战,就是需要解开一个谜,为什么我们会对那些实际上清纯的、美丽的影像失去勇气。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尤其是其中的情感因素远远大于智力的要素。

卢克斯—14—鼓手,2004

尽管这些孩子的照片是真实的,但是戏剧化的状态让我们不一定以真实的方式去看待,尽管每一个孩子也有其独立的个性空间。这些孩子被安排在一个摆布的空间,许多人看上去也有点相似。也许这样一种看似资源耗尽的排列方式,正是暗示我们不一定将其作为孩子看待。联想到海伦·里维特街头抓拍的孩子画面,实际上给人一种感觉,孩子们的活动并没有摄影家的在场。而卢克斯的孩子实际上并不像孩子,更像是成年人看到的孩子,如同童话或者传说中的童年状态。

站在这些照片面前,我们会有一种短兵相接的感觉,就像是站在古典油画面前,或者早期长时间曝光的达盖尔银版法作品面前,有一种角色的转换感。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孩子的生活世界,还有成人的观看方式,以及和时装有关,和技巧有关,和艺术有关。这些照片最终成为一个镜面,让我们看到了自身,从而和这些方寸之间的神秘的陌生者融为一体。

卢克斯—13—行走,2004

童年的影像,是不是很魔幻?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