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在访问中国时,给年轻作家提的建议中,有这样一条:不要为一个小小的荣誉做出让步,不要因为别人给你一个甜头,或者一个光环,你就去接受所谓领导或高层的握手。不要因为接受了一个体制,而失去了你自由的灵魂。这是作家最重要的态度。


    这样一种最重要的态度,在中国有吗?有!在作家中有,在电影艺术家中有,在其他的文学艺术家中也都有,恕我不一一提名,以免引来麻烦。那么在中国摄影家中有吗?也有!也恕我不提名为好,以免害了别人。但是,具有这样态度的摄影家太少,尤其是在年轻的一代中,我们更需要这样一种坚定不移的态度,否则,中国摄影还有什么希望?

也许我这里想说的还是一个可以深入的问题:接受体制很容易,保留自由的灵魂也不是很难,难的是在接受了体制的同时,又能洁身自好,保留自由的灵魂。这样的好处是,在体制中又多了一些对体制的变革起作用的人,从而有了让原有的体制向更好方向转变的可能。当然,如果只能在体制和灵魂两者之间做一个选择,真正的艺术家只能将灵魂留给艺术的创造,而非为体制献身。这样的道理我想也不难明白。

我认识一位县长,一位在西部县城任职的专管财务的县长。他酷爱摄影,也有不凡的艺术创造天赋。在日理万机的繁忙中,他总会抽身出来,用自己的徕卡相机留下一些记忆的光芒。更重要的是,他尽可能给属下的文联主席(也是摄影家)多拨一些款项,有力地促进了当地摄影创作的发展。尽管他所在的体制和摄影无关,但是却不影响他对摄影创造的理解,从而“一心二用”,这些年来继续着一段美谈。听说近日县里换届,他想脱身而出,回到先前的省城当文联主席,从而希望为省城的摄影,铸造更大的辉煌。然而我却很为此担心,因为假如他一旦到了省城,却没有理解和支持他的“衣食父母”,摄影的发展也许也会变得非常的艰难。所以我倒很希望他依旧能保留如今的状态,为自己的摄影,为尽管小却不乏人才的县城,留下更多可以腾挪的空间。如今他还是到市里当秘书,继续拍摄他的照片。这里的几幅都市女人的目击,也许可以说“直逼人物的心灵”(作者原话)。

其实作家也好,摄影家也罢,他们最为重要的贡献,不是为现存的体制歌功颂德,而是应该以批判的态度,为体制的进步揭开腐朽的伤疤!千百年来文学和艺术的力量早已证明的这一点——即便是“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也不枉了些许悲壮的传奇。一生以词闻名的辛弃疾的南宋,是一个苟且偷安、寻欢作乐、祸国殃民小人尤其多的国度,二十多年的闲居,二十多年的碌碌无为加上山河破碎的悲哀,壮志难酬的愤恨都被辛弃疾书写在他的诗词里,即使到了将近千年后的今天,如果有人问他后悔当初的坚持吗?他的回答肯定是个断然的“不”字;有人问他愿意用一代词家的身份换得一次无谓的凯旋吗,他的回答也一定是激昂的两个字:愿意。是啊,接受体制还是保留自由的灵魂——这真是一个问题!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