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布鲁克林的摄影家莎拉·斯茂尔(Sarah Small)构建了一种新的艺术风格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其中混杂着和其他各种艺术的关联,包括音乐和诗歌。或者说,这是一种带着疯狂的活力四射的舞蹈,是一种情感的追逐,是对人类身体无拘束的探寻。


    斯茂尔的成功也许源于她对艺术世界永不疲倦的追求,以其自身的艺术冲动突破所有可能的边界。她的作品在美国以及世界各地展出,包括台湾、中国大陆、德国以及荷兰等,还有澳洲摄影中心等著名的空间。

斯茂尔出生于华盛顿,她的家庭中有着不同的艺术天才,包括她的父亲(古怪的画家)、祖父(精神病学家)以及堂兄等,从童年时代起就给了她无尽的艺术营养(还有她的母亲带给她的严格的训练)。


    这样一种具有活力且不乏个性化的环境,对斯茂尔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后来,她毕业于罗德岛的艺术设计学校。尽管她的双亲希望她能够从事音乐事业(曾经七年的时间拉过大提琴),但是最终还是支持她的个性化的艺术追求。

斯茂尔第一次接触照相机是在13岁时,一个朋友教她如何使用宾得K1000相机。她马上迷上了这样一种静态捕捉的魅力,从而在当年的夏天就参加了“狂热者暗房”夏令营。这以后,她一直通过这样一种令人兴奋的工具记录她的青春期,并且将她“不可思议的雀斑”的姐姐作为模特儿。



在高中时期,她还在夏日里参加了摄影工作营,并且将摄影用于生活的各个方面,赢得了更多人的关注。接下来,斯茂尔最终跳跃性地赢得了《美国摄影》杂志13位顶尖摄影新人的荣誉,并且在教区设计学校谋得了教授肖像摄影的职位,实现了她少年时代的梦想。世界在她面前展开,她也通过不同的系列作品丰富影像的情感空间。当她终于发现应该构建一种生活的差异和同步的时候,她就在自己身边实验一系列的不和谐的影像节奏,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精神错乱的构建”,有点像文艺复兴时代的舞台剧的表演。这一系列逐渐壮大的演出和随之完成的影像,最终还获得了著名的露西摄影奖。



在这样一种同一个层面所构成的不同的生活状态中,斯茂尔让画面充满了对立和反差。模特儿的形态和形体大小的差异,裸体和服装的差异,微笑的脸面对痛哭流涕,甚至偶尔也让动物客串期间。整体的风格既有精心设计的,也有即兴表演的成分。用摄影家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连续而没有端点的对立与和谐的彩虹”。也有评论说,这个项目中的一个关键词是“分离”,她将不同的主题、物体和其他东西塞进一张图片中,乍一看,这些图片确实没有共同之处。“我把模特置入不太现实的、具有密切影响的环境,以此来审视社会与图像产生的强烈反差。”同时,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种“活人静态游戏”的方式——模特们摆出一系列的静止的姿势,却犹如一幅动态的、有活力的图像。



正是在这一个实验的过程中,斯茂尔发现了自己的灵感得到了真正的释放。在这以前她一直在世界各地的摄影画廊和博物馆里汲取营养。尤其是当时她被莎拉·曼恩的作品所吸引,通过生活的细节以及私密的方式通过照相机探索人类的生存状态,给了她很大的启发。当然,在斯茂尔的作品中,我们不仅看到了她对曼恩风格的沿承,同时更多地展现出她的突破和发挥。宏大的叙事和微妙的诗意巧妙地结合在一起,逼真的写实和无意识的渲染交相呼应。尽管她对人类的理解空间是全新的,我们却没有任何理解拒绝这样的馈赠!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