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90年代开始,中国纪实摄影以其不可抑制的力量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让人们看到了摄影所蕴含的魅力。



但是有一个倾向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越来越多的纪实作品着意表现“街头小景”、“凡人生活”,在热热闹闹、琐琐碎碎、轻轻松松之间似乎缺少更有深度的作品,缺少俯瞰全局的胸襟与气魄,缺少见微知著的洞察力和以小见大的表现技巧。看似容易、成却艰辛的纪实摄影,要获得应有的地位和真正成功的可能,决非一蹶而就的举手之劳。

现代生活的高节奏和紧张气氛使看热闹也变得并不简单。于是突然间有了这样的想法:要想成为大家的纪实摄影师,不妨腾出身来走到自然中去,抽空体会一下自然的神韵,改变一下思维的习惯方式,让精神状态彻底调整或放松一下,也许对回过头来再去“看热闹”,会大有好处。这里就算是“清算”风光摄影之后的一种换位思考吧。其实,风光与纪实的换位也可以如此。比如陈长芬先生近年的纪实风格作品,一样不乏风光的魅力。



这样的换位让我想起了美国著名摄影家赫伯·里兹,他是在1977年开始他的职业摄影生涯的,当时他才26岁。80年代他的时装和人像摄影作品为《名利场》的豪华典雅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的作品在前些年的标价每幅已经超过2万美元。在他的摄影室里拍摄过玛当娜等无数名人的照片,从而成为美国最重要的肖像摄影家之一。按理说,赫伯·里兹早已经功成名就,完全可以坐享其成,但他却在短短的数年间风格突变,令他在摄影界始终保持着一个全新的形象。尤其让人感到吃惊的是,在1994年的10月,里兹推出了他的第四本最新画册《非洲》,让自以为了解他的圈内人士也大惑不解。他跳出习惯的工作室,在坦桑尼亚的一个月的旅行中,以闲适而独特的目光拍摄他偶然遇上或发现的一切,从风景、到野生动物到人物,这本售价为75美元的《非洲》以清晰的、写实的形态表达了这样的主题——在古老土地上的生与死的循环,美丽和残忍的交织。



想象一下在非洲原野上的里兹,不再面对名人时的那一份悠闲,也许可以为他以后的创作提供新的契机。有人问他在非洲的拍摄和拍摄名人有什么区别,他轻松地笑笑说:“比起名人的发型来说,非洲人的头发似乎短了些。”可惜的是,这位天才的摄影家在20031226死于突发的疾病(那一天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诞辰)。



在紧张中放松一下,或是换一种方式看看眼前的世界,对于一个优秀的摄影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于是我又想起了英国诗人戴维斯的一首诗——

这算什么生活,如若整日忙碌,

我们无暇驻足而且注目?

但他要看的已不是人间的热闹,

而是树、牛、羊、松鼠以及

              和夜空一样,

白昼的溪流缀满了闪灼的星光。



文中图片为赫伯·里兹所摄。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