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今年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的纪念,无数文章为其摇旗呐喊,鼓噪声势,然而所重复千百遍的,也就是毛泽东在当年所说:“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这也就是说,我们的文艺必须反映人民群众的斗争生活,塑造新的人物形象,体现他们的愿望和要求,表达他们的思想和感情……如此而已,不一而足。



根据这样的逻辑,就摄影而言,如果是文艺,那么前提就必须是为人民大众的摄影才是文艺,否则就是另类。其实,这真的是一个伪命题!

文艺创作其实是非常个人化的过程,是一种孤独的磨难,无关大众。这样的话不是我说的,瓦尔特·本雅明早就有话在先,他在《译者的任务》一文中曾石破天惊:“没有一首诗是为读者创作的,没有一幅画是为观众画的,没有一部交响乐是为听众谱写的。”就我的理解而言,艺术创造所释放的就是个人的内心需求,完全是作者自己个人的选择,不容他人置喙。只有这样,才可能最终释放出意想不到的艺术能量,从而在一定的层面上感动观众或读者。否则,出于迎合人民大众目的的创作,一心想着达到某种目的,就不可能是艺术,最多只是宣传,充其量只是好的宣传而已。



摄影也一样。世界上优秀的摄影艺术作品,都是摄影家在极端状态下自我能量的释放。就像当年的捷克摄影家寇德卡,流放途中迸发出来的能量,成为摄影时尚的经典。如果他只是受捷克国家的委派去拍摄吉普赛人,哪怕再有天赋,也只能是回去交出一堆优秀的宣传品而已。另一位捷克摄影大师索德克,也正是想释放生活中的郁闷,躲进地下室,才构想出人类生命元素的极端对立,赢得世界的震惊。至于更早些的捷克大摄影师休德克,由于被政治力量所禁锢,不得而已在家的周围拍摄自己喜欢的东西,包括布满雾气的窗前静物,任其抒发自己心灵的感受,最终在他的暮年,以其作品的艺术力量得到了自己祖国乃至整个世界的认可……



三位捷克艺术家的实践足以证明,艺术真的是非常个人化的事情!一个真正将摄影作为自己生命一部分的摄影家,他们是不会考虑摄影是为谁服务这样一个伪命题的——摄影作为一种传媒的工具,是可以为人民服务的,但正如前面所说,是一种宣传,不是文艺!固然,你可以让这样的摄影去获得金像奖之类的国家荣誉,但是归根结底也不过是迎合了主旋律的需要,或者就是迎合了评委的口味而已。更何况评委的审美趣味也是非常可疑的,不然,为什么此次金像奖中七拼八凑的PS拙劣演出,将风马牛毫不相干的元素“乱炖”,既无创意,也非观念,居然能够得到全场的高分?这样的最高奖项,也是为工农兵服务的艺术吗?



不过话还得说回来,一些文艺创作还是可以想想为谁而创作。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曾经认为,作者还是该有假想的读者。但是这样的假想读者或者观众当然不能成为左右他们创作的绊脚石,而是应该成为激励他们创作的动力源。至少这样一种假想的读者或观众也应该是比较宽泛的一群,不应该就是工人,农民,或者当兵的等等,也不应该首先是为哪一群人的(真正的艺术是无法如此精确定位的)。否则,我们的文艺一定是不会有大作为的,我们的摄影也只能沦为政治的奴仆,成为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的传声筒而已。

 



最上面两图是寇德卡的作品,中间两图是索德克的作品,下面;两图为休德克的作品。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