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中国摄影界所熟知的约瑟夫·寇德卡(Josef Koudelka,1938—    )决定今年要在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上亮相,他是以拍摄吉普赛人而闻名的,曾经因为政治原因离开捷克在欧洲各地流浪时加入了玛格南图片社,以更为自由的方式记录着这个世界的喜怒悲欢。然而离开了自己祖国的寇德卡只能隐姓埋名——他在1968年拍摄的布拉格事件还是以匿名的形式获得了“海外传播俱乐部”的罗伯特·卡帕金奖。所以尽管他在加入玛格南图片社后和卡蒂尔—布列松成为挚友,并也办过展览,出过画册,但他决没有像卡蒂尔—布列松那样为世人所知。
近日细细浏览了寇德卡的作品回顾集,对这位享誉世界的摄影家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尤其是他不同风格、令人眼花缭乱甚至不知所措的影像,让我意识到这绝不是我们通过一些既定的话语可以解释或理解的寇德卡。他的存在对于摄影界来说,其实是一场“灾难”,因为在他之后,很难有摄影家能涉猎纪实摄影领域如此纷繁复杂的时空之旅。
他的好朋友、评论家罗伯特·德尔佩是这样论及寇德卡:我情愿没有遇见过他。没有陪伴他经历流放的旅程。没有为他的书籍和展览挑选图像。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没有诸多的麻烦,包括新闻记者的流言蜚语。尤其是这样我就有可能仅仅评价照片本身,而非所涉及的拍摄者。尽管我和寇德卡之间有着真诚的友谊,已经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
他还说:如果我并不认识这些照片的制作者,我也许可以更为轻松地为约瑟夫·寇德卡独一无二的作品下定义。我宁可旁若无人,无视任何信息或先前就存在的观念,直接进入他那些风格独特的影像内部。也许我所了解的古往今来的摄影家,很少能像寇德卡这样,在桌子上摊开如此全景画面的摄影作品,展现出丰富的多样性,包括构图的技巧,自由安排的元素。尽管摄影家本身常常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但是他的作品却始终保持一贯严谨的特性,每一个框架都是精心构成的,从而为他的主题带来了真实的、强烈的、最为意味深长的切合实际的表达意味。
这里先来看看寇德卡的早期作品——
第一时期:探索时期




第二时期:戏剧拍摄





第三时期:吉普赛人





德尔佩接着说:但是问题很快就来了,因为“品质”这样的词汇是如此的模糊不清又被人们所滥用,于是我们如何来判定寇德卡作品的品质?它来自何处?为什么寇德卡是如此的困难,如此的不可归类?也许他所完成的这些多样化的主题似乎是随手拈来,效率极高。然而这些看似跳跃性的主题,往往带有摄影家处心积虑的思维轨迹。
从这本摄影家回顾集的画册中,人们惊讶地发现,寇德卡从一接触摄影开始,就对宽画幅的全景画面感兴趣,甚至早于他那些独特的构图风格形成之前——我一直以为手上的那本厚重的画册《混沌》所选择的宽画幅全景构图,是寇德卡的全新尝试。然而我错了。我们从画册中还可以看到他早期在剧场的拍摄,也许奠定了他后来训练有素捕捉能力,包括等待和猎取合适的光线和瞬间。但是这只是一些猜想,是一种假设。这些都无法真正解释寇德卡的伟大所在。也许只有将他和其他摄影家进行比较,才是更好地走进他的可能。
德尔佩幽默地说:有一种流传的说法,将摄影家称之为掠夺者。这样一个直率的比喻让人联想到等待猎物的记者一直在搜寻稀有的瞬间。如果说寇德卡的目光是残忍的,一点不错。但是这样的词汇也许还不够准确。也许更为准确的形容,就像史前的猎人,为野牛、驯鹿所设置的陷阱。
在德尔佩的心目中,寇德卡的方式也许属于这样的一个分支。并不试图去迷惑什么,但是是在观看、取景、隔绝什么,靠近主体,孤立其相关的联系,使其独立存在。尽管有时候是稍纵即逝的,但是更多的时候只是一棵树,一片风景,一个人。他们原本就在寇德卡的视野中——一个眼睛不会创造一幅图像,而是发明一个主题,不管是运动的还是静止的。
这就是寇德卡的独特之处。没有一种真实是适合他的。他从不给存在的物体以形态。没有什么在他面前存在。也没有什么可以离开他而存在。他了解这一切。从一开始他就运筹帷幄。
所以,在这里,还是阅读他的图像,从早年的探索到今日的锋芒,从而走进一个真实的寇德卡。
 
第四时期:布拉格动乱





第五时期:流放





第六时期:宽幅画面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