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摄影中的色彩是什么?说到底,色彩还是一种风格。

如同人们描绘的建筑:在阳光下闪动光芒的黄色琉璃瓦和红得发闷的砖墙凸现的是中国皇家的威严;白色粉墙和黑瓦,连同翠竹掩映的氛围透出八大山人的儒雅之气;深灰色的柏林墙将永远残留一种历史的沉重和压抑……

如同人们讲述的文学:屠格涅夫的故事随着岁月的推移积淀着草绿色的沉静;海明威的小说因为大气磅礴笼罩着冷峻的深蓝;冰心的小品娓娓道来则弥漫纯净的鹅黄;还有现代主义无可奈何的“黑色幽默”……

拍了这么多年的彩色照片,你追求的是什么色彩呢?


拿出一两张作品不能说明问题,十张八张也难以概括个性,有胆量的将全部作品放在一起,让人们从中感受到你对生命、对人生、对这个世界最典型的色彩语汇吗?或是明亮的辉煌,或是沉郁的思索,或是平和的呢喃……

假如给人留下的只是眼花缭乱的五彩缤纷,说明你远未悟出色彩的真谛。时代在进步和发展,但千万要小心的是,当一代人步出了千篇一律的红砖墙、蓝制服和灰色大杂院的年代,是否又会亦步亦趋地掉入一个暴发户时代的色彩陷阱?

反过来说,如果对色彩的把握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自由地驾驭色彩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比如1951年出生在德国的比勒费尔德汉斯·皮尔勒,就是对色彩把握颇有心得的高手。


1979年以后,皮尔勒成为一位自由职业摄影师,主要在德国拍摄广告和新闻,同时也开始发展自己的拍摄计划。在1980年和1983年之间,风光摄影成为他的主要主题,拍摄了三本和水相关的挂历,其中一本获得柯达挂历奖。他同时还将自己的风光摄影合成为一部多媒体的作品“土地”。在1983年到1984年间,他完成了两部黑白摄影系列作品:“穿越”,“洛杉矶之行”,都是通过汽车车窗看到的世界。

1988年,皮尔勒决定放弃短途旅行,于是开始了长达一年之久的世界各地的长途旅行,拍摄自己喜欢的画面。他的这些街头摄影带有很大的随意性,色彩鲜艳,画面夸张。作品在德国和纽约多次展出,同时也出现在杂志和画册中。

1990年,皮尔勒开始继续他的街头景观拍摄,开始于开放的东德,后来是日本和香港,1992年到了印度尼西亚。这里的几幅画面,选自他在1988年和1992年之间的拍摄《中途停留》画册。


皮尔勒非常注重整个世界的偶然性,尤其是在旅途中无意中使用了闪光灯,为他的画面带来了独特的视觉效果和色彩魅力。他是通过数以千计的旅途瞬间,找出位置与时间、闪光与机遇、色彩与组合之间的最佳构成,再决定是否值得放大和印制。他的每一张照片都充满惊人的活力,同时又构成难以置信的氛围,从而既有一种艺术的印象但是却又呈现出慵懒的气息。他将自己的大画幅相机带入街头,混迹于人群之间——并不想纪实或证明什么。因为他正是希望以平凡的景观替代不朽的东西,反而创造了这样一种令人惊奇的视觉范本。

皮尔勒静止的景观是一类非常特殊的“绝技”。镜头中的世界是被一种古怪的姿势和形态所控制着,又被一种自发的力量和鲜艳的色彩所推动。在他的大底片中,构成了“无动力”和“大色彩”的莫测高深的语汇。日常的瞬间变成了浓缩祭典的故事,来来往往于大街上的人物都成了舞台上的过客。后现代城市的玻璃幕墙和水泥建筑,变成了现代剧场理想的背景,旅游者的世界成为了人工的艺术。也许皮尔勒为这些人物和场景找到了最合适的空间:他们的特征并非来自他们的脸,而是来自鲜艳的色彩。色彩是没有国别的,它们说着同一种语言,它们将所有的图像捆绑在一起,不管这些对象分别来自千万里之外。

摄影中的色彩是什么?说到底,色彩还是一种风格。画面中的色彩运用得好,恰恰是一种人格力量体现。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