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这是一组看上去很安静的画面,然而画面背后似乎却隐藏着什么不安的东西。摄影家喜好那些以直线所构建的环境和结构,看似平淡而乏味。然而,静止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安静也不是死亡,而是活在空气之间……

约翰·梅纳佩斯(John Menapace)说:我曾经想到让我的拍摄成为一种消失的行动:影像只是在镜中的一瞥,或者说将单镜头反光照相机看作是一张潜在的影像,捕捉在胶片上,转换成黑白灰所组成的照片。从最原始的环境中释放出来,成为一种新的东西,前后连贯的,引起共鸣的。就像批评家描述杜尚的艺术观念是一种“媒介,一份传递观念和情感的电报”。这样一种观念的过程最终成为一幅有效的印制品,然后,成为艺术作品。也正如保罗·瓦莱里所说,“看就是忘记事物本身曾经有过的命名。”也许沿着这样的逻辑发展,我的照片都不应该有标题。

面对这些作品,最好就是连同我的其他照片一起观看。这有点像玩纸牌,影像之间关联的复杂性,远远超过纸牌之间的关系组合。连接的可能性错综复杂,有如蜘蛛网分布的随机出现,形成无数彼此似乎毫不相干却又无法切断的关联。

尤其是当这些作品在北卡罗莱纳州艺术和设计画廊举办展览时,从数百幅照片中选出60张,并且将其关联在一起的时候,其中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再一次展现无遗,尤其是策展人完全延伸了我对自己的理解空间。

至于展览和这本画册的标题,《隐藏的噪音》(一个传说中的秘密)其实是杜尚创造的,摄影家只是希望沿着杜尚创造的密码构成影像的复杂性和多样性。一切的解读也许要读者的参与,甚至需要读者的再创造,从而化解所有的难题和不可能。我们甚至可以借此穿越杜尚的无意识或潜意识。

画册中,杰夫·比姆则以诗的语言,试图帮助我们解读这些作品。

他先以艾略特的短句开头:

我们无法从探索中止步/而在我们所有探索的尽头/又会重新来到出发之处/找到最初的理解空间

然后他写道:

如果有一个地方/我可以进入/我会进去寻找/墙上的门和墙本身

这一边和那一边/突然不复存在/却又无以穷尽

他又写道:

一扇门开着:/非此即彼/或者在另外的一侧/存在或者虚无

闭上你的眼睛/你听到了

打开它们

却已经消失?

然而读完这些充满玄机的诗句,我们似乎走入了更为神秘的丛林,连同这些照片一起,变成了一个更大的谜。

这些照片都是无题的,使用三种不同画幅的照相机拍摄:35mm相机,方形的中画幅相机,以及4×5英寸相机,时间从20世纪60年代后期一直延续到80年代后期。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