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这是一组女人和男人的肖像,他们的工作就是在电话的另一头,提供具有性色彩的话语服务。

 

我未曾想过我会工作于电话性服务业。

这些年来我就是为顾客提供服务,我的顾客就是被我具有性色彩的声音所吸引。

我想这只是我的职业,而非性。

这是一个为顾客服务的工作。

就像你的顾客不仅仅为你留下微笑。

 

我已经60岁了,具有大学文凭,结婚也已经25年。

我的儿子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具有双学位。

男人给我打电话,有数不清的理由。

当然,他们打电话是一种自慰。我则称之为释放压力。

这不是性;而是出于种种原因,比如欲望、孤独等等,想听到女性的声音。

我在合作的世界中获得双倍的钱。

我在家里工作,钱每一天转入我的帐号。

我是天方夜谭;如果我的故事无法满足客人的要求,第二天早上就会被杀头。

 

我是一个直率的男人,和女性聊天。

她们需要我。

她们需要我和她们谈话,将她们的带入另一个世界。

我很优秀,我很专业。

一个属女士的男人。

我和年轻的女人说话。我和老年女性说话。我说西班牙语和英语。我对一切应付自如。

她们想见我,想接近我,但是我坚持在电话中交流。

 

当我第一次接电话的时候,我只是一个无生命的芭比娃娃。

他们不知道我长得怎么样,我是谁,包括我的感受如何。他们只能凭借想象。这是我的工作,让他们沉溺于想象中,让他们确信我不是一个玩偶。我可以让他们梦幻成真。

我将他们的每一个问题都看作是一种让我转型的要求。

如果他们问我是否金发碧眼,我就是金发碧眼。

我对每一个来电话的都使用了肯定的语气,鼓励他们。

我在梦幻中呼吸存活。我让玩偶获得了生命。

每一个电话进来,都是对我的肯定的反馈。

就像一个建筑师和他的签约者的默契。

 

就在昨天晚上接到了这么多时间以来最让人心烦意乱的性电话。

打电话的人在通话的过程中开枪自杀。

我听到了确切无疑的枪声和人体倒在地板上的沉重。

这样的事情总是让我难以忘怀。

最近的电话记录中,还有类似的自杀的痕迹。

 

只是听到男人的声音,而非看到他们的容貌,就像是一个人突然间双目失明,只能强化你自己的另一种感觉。

我学着更深入地倾听一个男人,这样的工作就像是超越了一般的心灵游戏,直接抓住了他们的要害部位。

如果所有的女人在失去童贞之前都先尝试电话的性交流,那么她们可以做出更好的选择。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