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试图进入人性的核心——发现我们为什么而存在的方式,是什么触发了我们创造性的欲望,什么是真实的自我,又是凭借什么外表生存?我们的原生态,我们的教育,嗜好,不安全感以及对真理深层的探寻,一切都似乎处于可爱的矛盾对抗之中——这也就是宝拉·里尔·吉布森(
Paula Rae Gibson)对她自己生存状态冷酷的质问,包括和她相关的一切以及她的艺术。作为一个摄影家、多媒体艺术家、歌手、作家以及电影制作者,吉布森如今生活在巴黎,这座她疯狂喜爱的城市,继续着她多样化的艺术创作。

她除了写作和音乐创作之外,作为摄影家也已经有了20年的历史。她所拍摄的肖像美丽得令人难以忘怀,深深地进入了人类的灵魂。她说:“我想表现出人们最美丽的状态,可以触摸最深处的感受。当然这并不适合所有人,因为许多人看上去自身就显得滑稽。”

她不喜欢使用数码技术,但是在她印制照片的过程中,总是想呈现一些毁灭的感觉,甚至不惜毁坏底片。她说:“我希望照片具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存在感,让我去复制同样的照片会让我自身感到异常的痛苦。有许多方式对我是不适用的。如今复制如此的轻而易举,我所要做的就是让复制极端的困难。”

其实她的音乐作品也同样具有令人震撼的力量,所以她的这一系列作品《毁灭的愉悦》就像是一座桥梁,跨越在有形的摄影作品和无形的音乐世界之间。

对于吉布森来说,艺术之间的疆界几乎是不存在的。摄影,视频,歌唱和写作,都是她色彩斑斓的调色板上的组成部分。她认为如果画家不会歌唱,或者歌手不会绘画,都是一种缺陷。她认为在不同媒介之间的跨越,是对这个世界质询的最佳方式。于是她在这些艺术领域之间穿梭自如,游刃有余,也就大大拓宽了艺术的表现力。她认为这其中有一种神秘性存在,而她需要的正是神秘!

她说“……当然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比如摄影作为记忆的瞬间记录,一旦你完成了一幅画面,瞬间就过去了,如同失去了很多人。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惶恐,受到过伤害,包括失去了我的丈夫……我意识到一切都在快速地到来又离去,但是幸亏有了摄影,或者歌声,得以让日常生活和我同在。”

她希望照片就是独一无二的事件,捕捉特别瞬间的本质。她说她不反对数码技术,她喜欢心灵中的一切挑战。但是她更喜欢在暗房中完成一切创造,让观众拿到这些能够挂在墙上的照片感到满足。暗房就是她的避风港。在那样的空间里她能体验到爱的存在,甚至如她所说,具有性的吸引力。

她曾嫁给电影导演布莱恩·吉布森(Brian Gibson—),然而后者却在2004年死于癌症。她经历了极端的情感高峰和低潮,独自坚强地将女儿抚养成人。所以她的照片中,情感始终是第一位的呈现。她试图通过照片小心翼翼地揭开那些伤口,让其中的情感慢慢发酵。所有这些愉快的毁灭,都是一种真实的分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