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劳拉·诺贝尔这样说:当我第一次看到简·贡哈马尔(
Jen Gunhammar1975  )的照片时,一下子就被其中的美所感染,接下来又被逐渐展开的故事所征服。仅仅从爱情的角度去评判两个人的故事是远远不够的,一旦突破表面的描述,这些私密的影像就会像是洪水般奔涌。而且在深深的情感的驱动下,我还产生了很快想见到他们两人的欲望。这是一个当代的浪漫故事,不是我们在电影中所看到的虚拟的爱的空间,也不是公式化的小说版本,这是真实生活强有力的写照。在贡哈马尔敏锐的镜头注视下,他们俩散发出优雅而迷人的光芒。

贡哈马尔出生于瑞典,现在生活在伦敦。她选择这一主题拍摄的理由,是想超越简单的情侣故事。正如摄影师所说:这是一次我未曾旅行的地方,带着愉快的超越。贡哈马尔的姐姐杰斯33岁,斯坦66岁。这是一对并非符合常规的情侣,但是他们之间的爱在摄影家的镜头中却实实在在。其实在这以前,摄影家也曾经历过和探索过她和自己孪生姐姐的爱,他们之间也分享过生活中的一切可能。面对他们三个人之间相互缠绕的复杂情感空间,杰斯在三年前被诊断得了狼疮——而贡哈马尔也得了这样的疾病,至今有六年之久。十年以前,杰斯的伴侣斯坦则被诊断为患有帕金森病症。于是他们这对情侣的生活就转换成对付这样一种不可预知的未来,将以往美好的梦幻变成了相濡以沫艰辛的历程。

杰斯和斯坦是在伦敦经济学校相遇的,当时斯坦是社会学的教授,而杰斯刚刚完成她的研究报告。这样一种灵魂的火花的碰撞,自然成为贡哈马尔敏锐的镜头所充分表达的空间。就像是南·戈丁热爱和分享她的生活一样,贡哈马尔的照片同样也超越了表面的故事描述。她的影像并不依赖戏剧化的场景去传递他们的信息,而是通过人类体验的微妙情感细节的捕捉,非常细致入微。她试图折射出这对情侣的自身体验,通过精心的构成,加入自己的想象力空间,从而在司空见惯的生活状态下,完成了更为本质化的纪实报道,从一定距离的透视角度,展现出拍摄者的情感世界和爱慕之情。如同戈丁一样,达到了一种表面上看上去不可能的平衡,让被摄者在镜头前习惯了一切。

我们看到,日常生活中的诗章出现在稍纵即逝的瞬间,包括快乐、满足、伤痛和理解。相互之间的亲密性,往往是通过一个姿势或者一次接触呈现。一些细节的展现,突然间就将日常生活提升到了一个崇高的领域。还有,就像是19世纪拉斐尔前派画家,贡哈马尔懂得光线会带来一种神韵和优雅,也像音乐指挥对于旋律控制的重要性,从而对光线的运用在每一幅作品中都达到了可能的高度。同时,画面中一些文本的穿插,以及书、笔记本和诗歌集的出现,同样也是他们亲密关系不可或缺的元素,就像是诗歌或者是文学的力量贯穿其中。

的确,摄影家具有想象力的视觉空间串联起了这一切,而且以不掺杂任何虚假成分的深度感动了所有人。尤其是在私人生活和公共欲望之间所达到的平衡,让我们不需要任何的价值判断就能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不可思议的冲击力会源源不断出现,流淌的是爱和慷慨。

摄影家引用马萨·开罗的话说:“我认为自己最好的照片并不总是代理商所喜欢的,但是却可以让任何人看到之后产生最大的感动。”

贡哈马尔介绍说:大约是在一年以前,当时杰斯和我开始想到了这样一个主题的观念。我们曾经去看一个欧洲摄影家的纪实摄影展览,回来的公交车上我们讨论所看到的,以及我们所喜欢的。我们以为大多数引起我们兴趣以及让我们感动的题材,都是一些私人的故事,于是我们想到了我的孪生姐姐杰斯和她的伴侣斯坦就可能是一个当代个人情感故事的伟大主题。

贡哈马尔接着说:在2007年初期,我就开始考虑我的第一个个人主题,可能和女权主义以及女性的个人体验密切相关。这些可以同时折射出我的学院背景以及我的个人情感空间。然而经过多方面的权衡之后,我却找不到合适的突破口,因此越来越感到沮丧。然而这次和杰斯的讨论却让我摆脱了困境,她的提醒让我脱口而出:“你和斯坦——这是一个多么有价值的主题。你们之间已经创造出了一种魔术般的关联。”在经过短暂的沉寂之后,她看着我说:“我同意这是一个很不错的计划,你真的想这样开始?”

我知道杰斯已经同意我拍摄她的私人生活,我的孪生姐姐,她知道我的所有想法,习惯我的一切,但是照相机在她的生活中出现,还是令她感到意外。我也没有把握斯坦是否接受我的观点。然而他同意了,在我做出解释着后,成为我们之间一次愉快的合作。我也诚实地告诉他们,我对这个计划的最终结果没有绝对的把握,然而我只是想通过他们的生活展现这样一种非常特殊的和戏剧化的关联。

不管是在拍摄的开始,还是在整个看上去有点困难的进程中,他们始终让我感到非常的放松,我也通过拍摄的照片使他们感到了放心。当然我的内心始终也在矛盾之中,尤其是面对这样一种非常私人化的主题,又是和我最为亲密的人。但是我还是充满了自信,因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故事,一个和希望以及勇敢相关的故事,同时涉及人类的灵魂空间。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