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加达·胡姬(Ghada Khunji)是2006年“发现露西奖”的获奖者,出生于沙特阿拉伯的巴林岛,如今在纽约工作。她的足迹曾经遍及世界各地,这里我们看到的是《印度》专题,以及一次专访的节录——

问:你的大部分照片都是在旅途中拍摄的,画面中通常是一些人站在图像的中央。你是有意识将他们这样摆布的,还是直接拍摄的?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答:大部分时间都是直接拍摄所看到的。我很少将被摄者拉到一边,我就在看到他们的现场直接拍摄。在印度,偶尔也摆布一下,但是这样一些也有麻烦,因为所有的人都想出现在画面中,或者拍摄完了以后就会被邀请到他们家中。

问:你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街头直接拍摄的?

答:确切地说,就是拍摄我正好遇上的。我的旅途一般没有计划。到了一处以后,一些人介绍我又到下一处。

问:我注意到你的很多照片都很明亮,是否用了闪光灯?

答:是的,这是最基本的。我在15年的拍摄期间用的是同样照相机,同样的闪光灯。尼康闪光灯直接放在机顶上,加上柔光罩。这样人物就会从画面中脱颖而出,和背景分离。

问:你的系列总是方构图,这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格式?

答:这是我在纽约的个人设计学校找到的感觉。我的偶像之一就是戴安·阿巴斯,她总是使用方构图。我一开始所选择的35mm相机,但是意识到并不是我所需要的观看方式。方构图可以包含一切:就像是七巧板,或者是拼图。方构图不会让你的视线逃离画面,没有35mm的移动感。这样也就像是一块画布或者画板。

问:你提到了阿巴斯对你的影响。仅仅是因为画幅还是其他?

答:实际上有很多综合的原因。她让我着迷,她在那个时代所拍摄的照片并非让所有人看的。当然我的拍摄温和得多,但是画面中的人物也是你很少在旅途中注意到的。我从她那里得到了拍摄的灵感,她和被摄者的私密性,她可以进入他们卧室的方式。这些都下意识地影响了我。

问:你想在照片中的人物看上去稍微有一些不同,试图传递什么信息?。

答:对于旅行者来说,往往只是看到在你面前发生的一切。而我更愿意走到场景的后面,展现日常生活中的美丽或者反常,这些都是一般人不常看到的。换句话说,这些画面中的人物都是我自身的折射。

问: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新闻记者还是纪实摄影师?

答:更多地限定于纪实领域吧。因为新闻摄影这一词汇更多会和政治相关,而我和政治无关,最多只是新闻。我偏重纪实的原因,就是想让这些照片在若干年之后还能引起人们的兴趣。这一灵感也是来自于奥古斯特·桑德,你在今天看他当年拍摄的照片,依旧会具有强烈的历史感。我喜欢这样。

问:你的系列有黑白也有彩色,你是如何选择和理解的?

答:我会用不同的方式观看不同的场景。比如我在多米尼加拍摄黑白的影像。当我到了现场,发现诱惑我视觉的并非是色彩,而是一些形态、肌理、还有服饰。于是我选择了黑白展示丰富的灰色调。但是如果我在印度不使用色彩,那我就是一个傻瓜。所有的一切都在闪烁,邀请你使用色彩。又比如在阿曼,你会看到一种暖褐色的空间,就会做出黑白的选择。我始终使用胶片,而不用数码。我对数码没有感觉,我喜欢老的学派。

问:你这次为什么选择了印度?

答:我出生和长大于沙特的巴林岛,那里有许多印度人。年轻时我曾选择了学习北印度语,观看印度的宝莱坞电影。所以我和印度是很有缘分的。我们全家也去过印度,留下过深刻的印象。但是当年在印度逗留的时间很短,因此留下了一种渴望。印度是一个很大的国家,我确信在那里可以有很多的收获。

问:你自己制作照片吗?

答:我习惯于花很长很长时间制作照片。如今我也将胶片扫描后经过电脑处理。Photoshop的使用如同传统的暗房,而且更容易。但是我最终的输出还是选择C-print,而不是数码输出,我需要真正的照片印制。

问:你会使用Photoshop对画面进行修改吗?

答:一切都和传统的暗房制作无异。我不会添加或者移动什么元素,我只是做一些影调的调整,如同手工制作时的遮挡加工。我将自己的负片看作是一块画布,什么地方需要暗一点,需要亮一点,或者色彩鲜艳一点,诸如此类……如果你对拍摄的过程烂熟于心,那么后期的制作也就不需要大动干戈。

问:你下一个计划是什么?

答:以往我很少有作品展出,但是近来可能会多一点。比如在迪拜展出我在古巴拍摄的作品,接下来会在我的家乡做一些展览。尤其让人感到兴奋的是,在纽约生活了20年之后,我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当然在纽约也会有新的展览。

问:你会将这些系列出版画册吗?

答:那当然,我还会有更大的梦想,我会让梦想成真。

更多照片:www.ghadakhunji.com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