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评论家卡伦·欧文举例说:在普罗斯特的《曝光#39》作品中,两张画面是在同一个瞬间描述同一个女人,但是却选择了不同的方式。一张是彩色的,她正经过一个田园牧歌般的乡村,远处是山脉。而另一张则是黑白的,让人看到了彩色照片的拍摄是一个幻象:女性实际上是在纽约摩天楼的楼顶,经过的是一幅墙上的田园风光的背景画。这样一种双重的并置,实际上就是普罗斯特生活的一种隐喻。出生于慕尼黑的芭芭拉·普罗斯特(Barbara Probst1964  )于1997年移居纽约,等待更为专业的机会,同时也结识了她后来的丈夫。和许多国外的移居者一样,普罗斯特有着两个不同地域的强烈的身份认证,但是却出现在同一个时间。基于这样的理念,也就有了现在的一系列作品。尽管我们所看到的画面在时空上有着很大的限制,但是却能让我们很快产生强烈的共鸣。

普罗斯特的《曝光》给我们带来了这样一种张力——身处某处却想象另一个空间。因为她那些组合的画面,来自于同样的对象却在同一个瞬间展现了不同的角度。当然,她选择了遥控装置,同时释放快门并且捕捉了不同的照片,似乎在邀请我们参与一场智力游戏,来比较和对比摄影家和照相机的方位。尽管几台照相机的距离可能并不远,但是最终的照片却产生了极大的差异,包括风格、氛围、相互关联等等,从而对真实的世界进行了有选择的阐释。由于她的照片相互之间具有颠覆性,从而对我们与生俱来的对于摄影的真实性产生了莫大的疑惑,最终揭示的是媒介所具有的讲述故事的能力,更让我们对故事本身更为信服而已。

在《曝光》中,普罗斯特表现出对具象事物的敏感程度,从而得以在同一个瞬间以无数的可能加以描绘,并且加以延伸和体验。当然她的这种实验在艺术史上不乏先例,包括爱德华·马奈在同一个瞬间描绘的双重影像,以及乔治斯·布拉克和帕布鲁·毕加索等立体派画家构成在同一个瞬间展现的多个立面。在摄影史上的先驱,可能是伊莎·宾拍摄于1931年手持徕卡相机的自拍像,通过镜面描绘了摄影家的多重角度。面对这些实践,普罗斯特拒绝重复,从而以全新的方式让观众感到了迷惑。

然而和宾一样,她通过这些画面所强调的是真实和艺术认知之间的分裂状态。尽管摄影具有不可否认的证据价值,却难以传递清晰的意念。《曝光》系列作品则因此证明,一张照片不仅和时空相关,也取决于我们的阅读判断,以及如何捕捉的过程。

作为更富有舞蹈指导经验而非摄影家的普罗斯特,她制作了两种类型的作品:一组画面展现了同一对象的不同的观看角度,但是不出现摄影家和照相机,让人们想象整个拍摄的可能。或者就是将拍摄的现场从另外一个角度同时展现给观众。不管如何,同样都传递出这样的理念:一张照片既依赖于机械也依赖于创作者,并且透露出摄影家的理念,这就是模糊主客体之间的关系。

中学毕业后,普罗斯特学习过雕塑,但是取代展示三维空间的雕塑作品,却是这些雕塑展示的黑白照片。她在标签上强调“芭芭拉·普罗斯特——摄影作品”,从而模糊了雕塑和摄影的界限,从而让观众在平面的空间向立体的空间在想象中延伸。

同样,普罗斯特的《曝光》将空间地图介入了我们的体验之中。就像是安迪·沃霍尔1962年的《舞蹈图解》让我们想象自己的身体是如何穿越空间,普罗斯特给我们也提供了一个可以想象的平面的空间。她的《曝光》让我们想象如何超越摄影的框架,哪里是空间的重叠部分,就像是摄影家和他们对象之间的关联。但是我们和图像的关联并非是线性关系,其实是一种智力的角逐,要求我们在不同的空间又回到同样的瞬间。

基于上面的诸多理由,普罗斯特站在了当代摄影的领域中,这不仅仅是关于摄影的摄影,而是提出了一种阅读影像的质疑,同时也是混杂着观念和体验的艺术。每一组画面都诱惑我们的探索,从而提升了我们对于艺术的感知力,从而以非同凡响的想象力往返于时空之间。

普罗斯特曾经举办过二十多个个展,数十个联展,如今生活在慕尼黑和纽约之间。

 

下面是一次访谈——

问:我们从摄影的内在状态开始谈起吧。和绘画不同的是,摄影不可避免地包含着令人信服的真实图像。这样一种源自感性的信任是和现场感紧密相连的,包括空间和时间,以及摄影所展现的这一切。它们明确无误地发生在某个地点和某个时间。你的作品从本质上也是以时间和地点为出发点的。

答:在我的作品中,时间和地点不可避免地呈现在一系列的影像中,但是这样一个系列是在同一地点的不同的角度观看的,又是确定于同一个瞬间。准确地说,这就是《曝光》系列的基础所在。所有的画面绝对来自于同一个瞬间,这一系列的画面也就有了观看时的内在关联。(注:在现场的拍摄过程中,通过一个信号发射器传递给所有的遥控快门,同时释放)。

问:这就意味着,你会在同一时间触发两个以上的画面记录,但是来自不同的角度,可能相互之间距离并不远,但是视觉画面有着极端的差异。这样一来,实际上你破坏了和摄影相关的一个基本的假设:一张照片往往就是一个人通过镜头的观看过程并且曝光。实际上你的破坏是通过假定的许多观看点、许多观看角度、许多不同的位置,却是在同一时间,记录的不是一幅画面,而是相互之间的关联。

答:是的,所有这些不同的观看点都同时出现在一个瞬间,这就让观众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需要调整自己的感觉方式。这也许是一种挑战,也许不是。如果是的话,他也许会试图找到实际上的观看的位置,也许他会算出和重建各个不同的视点,也许他还会想象出这些图像之间的内在的关联。甚至他还可能有能力重建这样一种三维的立体构成。也就是说,他可能会有一个分析的过程,实际上也是我在拍摄时需要事先精确考虑到的问题所在。

问:于是观看者也就完成了和空间相关的心理活动过程。从本质上说,他是被吸引进入了分析过程,然后通过他的体验加以合成:首先他需要构建一种关系,或者是一个相互交叉的视点,源于每一幅独立的画面。这就意味着观众自身也成为多个不同视点的核心,他也在同一时间进入了不同的观看位置。此外,也能够使他从智力的层面上进入空间的重构,也就是从更高的层面上领会空间的相关性,甚至从一个鸟瞰的角度想象这样的现场。

答:或者说,他可以在心中从所有的角度重建空间的现场,就像是雕塑。我认为的双重肖像,就是相互叠映的双重肖像,让观众明显地是面对一种挑战,找到他自己的视点。有时候你会发现观众的视点是很混杂的:被摄对象也在凝视他,于是他必须决定新的观点或者摆脱这样的凝视。所以作品本身不仅仅是观众的观点,同时也是他的凝视以及他对观看点所做出的选择。

问:这也就是同时性在你的照片中的决定性作用所在:对象本身产生了多个层面,可以从不同的入口进入摄影的媒介。在这一点上,照片所产生的关联,就是介于观看者和个人观看之间。这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关联。这也是主体和机器之间的关联。这样的关联反过来说,就是一种被观看的东西。说的远一点,就是没有任何人甚至是没有任何一位观看者,能够确信他自己是处于主客体的那一个位置上。

答:是的,那是一种理想的结果,观看者始终将自己的疑问悬留在了现场的参与者的立场上。我的作品实际上也是一种摄影家之间的反馈,在一系列的照片中产生了无数种可能性。尽管观众最终看到的一切就是摄影家曾经看到的,但是他自己也转向了被照相机观看的位置上。尤其是当观众在展厅中围绕这些照片观看时,效果尤为强烈。

问:回到照片的背景上,你可能十分注意这些背景的安置。你通过这些背景作为一种补充,再加上模特儿、服饰以及各种可能性的环境。你利用这些元素交互的力量,尤其是在情感上值得融合在一起的部分。你也明白如何在尽可能简单的元素中产生最大的效应。这也是一个技术的过程。不仅仅是聚光、逆光、普通的照明等等,还有对颗粒性的注意,包括聚焦和失焦等等。所有的这些元素都是不可或缺的。现在的问题是如何阐释这些对象,尤其是当这些对象有点模糊不清、产生歧义的时候,可能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叙事的,一种是戏剧化的。因为你的照片往往不是刻意强调某种强烈的、具有说服力的甚至是充满活力的效果。最终这些照片会产生一种“迷惑”,让观众的理解摇摆不定,从而出现强烈的情感震撼,以及出现某种神秘性。

答:是的,这也是作品真正给我带来快乐的原因所在,包含让观众陷入某种困境。在一些实践中,如果我的兴趣在于让摄影产生某种错误或者快照式的印象,都是为了吸引观众,让观众产生面对面的遭遇,我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问:这也就意味着,你将自己放在了超越了艺术方法学的立场上,包括观念学的批评,或者媒介学的批评。的确,将观众放在社会学或者社会存在学的位置上,或许更能心平气和地展开讨论。

答:我宁可让问题的提出进入纪实层面的社会关联的部分。一旦我们对此进行完整的思考,我们就可以假定以怀疑的姿态进入照片本身或者照片的效果上。如果去检验其效果,或者照片的影响力,其兴趣只在于第一现场,开始于照片制作的动机,以及摄影家。然而我们以往只是停留在一些理想的构成上,可以明显地看到的那些构图、框架、角度、色彩等等。我希望超越这样的基础成分去捕捉真实,很少使用我所掌握的更多的技术的成分,比如柔焦、变形以及特殊的曝光方式等等。至于电脑的修改,我是绝对不涉及的。这不仅没有价值,反而会毁了这些作品。至于画面中出现的焦点和失焦,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是和前景以及背景相关的,也和我们的感知力密切相关。因为我们的感知也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将前后的一切都看清楚,于是只能聚焦于前景或者背景。这也和我们对世界的感知相似,包括我们的感知能力,以及在感知上的主观的选择,从而使人确信这是我们真正所看到的一切。

问:这也意味着你并不想求助于模拟学原理,比如有这样的说法:“不管怎么说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影像的世界中,我们无法从影像中逃脱,这是不可能的……”

答:恰恰相反,我的作品是在挑战我们对世界的观看能力,我们对世界的意识,我的作品实际上是对原创的充满热情的探寻,为了所有这些照片的模板。当然我的作品也是提供了对世界观看的怀疑,以及我们所构建的围绕着我们的影像世界,避免这样的一种误读。我的目的是通过对影像的凝视,找回他们自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