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我们先回到梅耶照片发现的现场——


2007
年,薇薇安·梅耶去世前两年,她放弃了在芝加哥南部租用的仓库,罗格·格兰德逊,芝加哥一个小风险拍卖行的老板,发现并拍下了五个贴着巴黎标签的老式行李箱。看起来像是放着旧纸张,书,或其他杂物。他说,我当时拍下这些箱子是在进行一场赌博。他用他的卡车来回三次才拖走了梅耶所有的遗物。

2007年进行了三次拍卖,梅耶的大部分底片,胶卷,和相机都被三位摄影收藏家们竞相拍走:约翰·马洛夫,让·史特瑞,和让迪·保罗。马洛夫以400美元的价格在场外拍得了最大的一个箱子,后来在这个箱子内发现了三千张底片。事后马洛夫写到:到最后我发现我拍得了一箱底片,如同我希望的一般,但当时我不能确定里面到底是不是底片。马洛夫曾试图联系梅耶,她的名字早已经刻写在众多被收藏的相片上。但他花了两年时间,终没有能找到她。他并不知道她已经去世了,直到他看到看台上的告示那天。他在Ebay上贩卖了两百张她的底片,直到摄影评论家艾伦·色库拉告知他那些作品的价值之高,并不适于这样单张销售。

色库拉,唯一一个参加了全部三场拍卖会的人,他买了几百张相片,超过一千卷未冲洗的胶卷,幻灯片,底片,和几部家庭电影。他贩卖了其中一些。色库拉也是第一个在网上展示梅耶照片的人。2008年七月,他上传了六张幻灯片到他的网站。他写到:每天,我看到那些盒子,我就想着这些未冲的底片之中有些什么样的财富。

让迪·保罗以1000美金的价格在第三夜的风险拍卖中拍得了八千张底片。他一直未出售它们直到2010年,他开始将他的收藏出售给杰夫·古斯丁,自从薇薇安·梅耶进入了它们的生活,古斯丁和马洛夫辞退了他们原先的工作,将他们的大部分时间用于分类和研究梅耶留下的遗物。

英格·雷蒙德一直记得那天,那是2011年始,她正一个人坐在她家里,电视内CBS正播报着晚新闻,说发现了大量照片。她抬眼扫到电视上出现的一台老禄来,马上意识到这是梅耶的相机。人们能看到这些真是太好了。她看了梅耶的照片后回忆到。

一年之后,世界的另一端,巴黎蒙帕纳斯,一位三明治厨师被拦下问路,在对话中,这位巴黎人说他热爱摄影。你听说过薇薇安·梅耶吗?他问。他停顿了一下,她让我哭泣。

她就是为了这样一台老式黑色相机而存在的。相机被握在左手掌心,纤细的手指转动拨盘,瞬间按下快门。持握的高度是在腰部,以俯瞰的方式通过取景器观察世界。这台体积笨重的罗莱相机挂在脖子上,看上去和那个使用35mm小型相机的时代有点格格不入。正方形精致的构图和12幅拍摄画面,早以被36幅画面的格局所取代。但是她依旧依赖这样一台美丽的相机,伴随着老式皮装的身躯。宁静而视觉的极致,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

作为一位业余摄影家的薇薇安·梅耶(Vivian Maier1926—2009),我们对她已经不再陌生,曾用罗莱以及其它相机拍摄了超过十万幅作品并且曝光之后,还是让世界感到了震惊。这些画面大多在她的生活时代都没有露面,小心翼翼地藏在卧室的橱柜,地下室,车库,最后不得不将其放入储藏室,伴随她的一生。当时她的生活困窘,住在一间很小的公寓中,离开她的储藏室不远。甚至当她入不敷出的时候,她的财产曾将被出售,但是还是被她坚守下来了。她的这些财产,足足有一卡车的容量,包括报纸、杂志、私人的物件以及大量的负片、反转片和没有冲洗的胶片。2007年,芝加哥的一个拍卖人用250美元买下了全部,并且将其中的一小部分参加了三个拍卖行的夜场拍卖。

梅耶于20094月去世。六个月之后,约翰·马洛夫买到了其中的一部分,并且将一些照片贴到了互联网上出售,引起了很大的震惊。在开始的几天,数千人浏览了这些照片,并有数百人留言。后来的人数上升到了数万。在这些照片出现的数周之后,薇薇安·梅耶作为一个保姆摄影家的名声,在世界范围中流传。

其中有人留言说:我今晚刚刚知道薇薇安,绝对被她的照片所震惊,感动和迷惑,这些都是如此的亲切和亲近,照片让我惊叹人们曾经的生活状态,他们的思考,他们的渴望和他们的恐惧。另一位写道:我完全被她的作品催眠了。她的照片涵盖了一切。你在等待,你在拍摄,你在学习,你在捕捉。

83年之后,梅耶不再隐形。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