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斯将自己的对象描述不再那么基于叙事的目标。这几乎就像他把注意力从他的观众转移到他的主题上一样。他没有为我们编造一种故事,而是“制作出爱、亲切、温柔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