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路
上海/徐汇区
20.1万
访问量
林路,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现为上海师范大学摄影专业教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举办过多个个人摄影展,擅长人体摄影。主攻摄影理论,已出版摄影理论和技术专著100多本,约600多万字,其中多部著作获得国家级奖项;发表摄影文章数十万字,其中多篇获得国家级奖项,包括第五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评论文章二等奖。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其中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德军宣布投降的当天,她走进希特勒的浴室,留下了一张浴盆中的自拍像:浴室的墙边依然立着昔日主人的照片,而位于照片中心的笨重泥泞的军靴则见证了走向和平的脚步,浴盆中的李·米勒美丽宁静,略显疲惫,她洗去身体的征尘,迎接新的一天。她以女性的视角生动而感性地传达出胜利的喜悦,然而这张照片也引起了颇多的争议。
2017-12-10 09:22
0
2
248
他的作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当下走红的摄影家,比如阿列克·索斯以及安妮·莱波维兹等等,席勒的风格影响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展览也在提醒当下的摄影人,千万不要忽略了对席勒的研究或者借鉴,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话题。
2017-11-30 18:51
0
1
308
也许这样我们就能理解,自从1961年戈温第一次拍摄了他的妻子艾迪丝的照片,为什么会一发而不可收。这些影像深深受到卡拉汉的影响,同时也源于戈温对斯蒂格里兹的研究。更是他自己深思熟虑的结果:献身于对自己生活的主题研究。戈温对自己的家庭进行了爱和诗意的观察,并且以艾迪丝和他自己的关系为重点。他一直没有终止这样的拍摄,因此也就实现了他所说的“我感到不管一位艺术家拍摄的什么样的照片,只是他自身的一部分”。
2017-11-17 22:01
0
1
573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1946—1989)去世时年仅41岁。他死于艾滋病,在得知病情到死亡的十年间,他将自己的生活变成了殉道者的传奇。他的一生因此留下了许多标志性的符号——坏孩子,社会野心家,色情艺术家,文化记录者,性纵欲者,古典学者,天才。
2017-10-28 21:29
1
6
633
韦伯试图在他的影像中,通过各种姿态、色彩以及具有鲜明文化张力的特征,以一个看似随意的框架,传递出他对伊斯坦布尔独特的视觉观念:一个带有强烈的历史特征的都市文化中心,一个在高楼尖塔上盘旋着鸽子同时又混杂着黎明时分穆斯林祈祷的城市,也是一个有着自动取款机和设计时尚牛仔裤的城市。
2017-09-15 20:09
0
0
520
尽管武德多少年来一直在拍摄利物浦的工薪阶层,但他主要的兴趣不在于纪实。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画家,他所希望通过镜头所探究的,是如同实验电影般的广阔视野。他的作品被称之为“多种不同主题的分散排列和聚合”,他的目标是“比当下的后观念摄影和新闻报道摄影具有更多的流向”。
2017-09-03 21:13
1
2
1726
伊格莱斯顿说:从这点上看,拍摄一个人的肖像,就像是用你的双手握着果冻,你能感受到重量,但是无法把握中心点。
2017-08-19 09:33
0
3
981
恩沃斯说,我对摄影的热情至今没有减弱,依旧喜欢拍摄那些个性十足的画面,让照片中的人跨越时代流传下去。你可以看到在我的第六本画册中,主题还是我最喜欢的女人,个性十足。她们具有强烈的个性,从不腼腆,对性的拥抱并且尽情发挥。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些你想遇见的、并渴望梦见的女人!
2017-08-10 21:48
0
4
1396
当年,马里奥·贾科梅里(Mario Ciacomelli,1925-2000)去世时,就有人哀叹:欧洲失去了一位最具天才的摄影家之一。然而在中国,人们对这位摄影家却知之甚少,然而一旦看到他的作品,都会喜欢不已!
2017-07-29 17:58
0
5
2207
须田一政非常低调,很少在当代艺术圈出头露面。直至2012年9月,他受代理松井冬子等独树一格的日本艺术家的成山画廊的邀请展览,才第一次进入商业画廊展出。事实上,须田一政的作品在西方学术圈评价颇高,只是他如同隐士般的创作心境,让他没有像其他摄影家知名。
2017-07-16 09:13
1
4
1500
前些日子,一本题为《金色时光》的画册,展现了里兹整个一生的传奇,还包括许多以往没有发表的作品和一些精彩的商业访谈,涉及许多重量级的人物包括辛迪·克劳福德、麦当娜、安妮·莱波维兹等等。画册还是里兹个人影像档案的汇编,包括底片的接触印相,因此成为了解和研究里兹极佳的素材。
2017-07-04 19:35
0
3
999
摄影家回忆说:“我已经记不得使用我的第一台照相机拍摄时的情景了,那是一台我八岁时得到的礼物。但是我还清楚地记得12岁时外出使用雅西卡旁轴取景相机给朋友们拍照的情景,面对的是美国西部的景观。我的拍摄直到是在国家公园的礼品店买到的预先包装好的幻灯片。”也许从这一刻起,爱泼斯坦的镜头中就充满了异国情调,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在世界各地的体验以及深入理解各国不同的文化,让我对自己的国家有了更为全面的理解。我在今天所拍摄的照片,实际上也是从我20岁开始的一种生活体验的回应。”
2017-06-23 19:54
0
7
1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