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路
上海/徐汇区
97.4万
访问量
林路,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现为上海师范大学摄影专业教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举办过多个个人摄影展,擅长人体摄影。主攻摄影理论,已出版摄影理论和技术专著100多本,约600多万字,其中多部著作获得国家级奖项;发表摄影文章数十万字,其中多篇获得国家级奖项,包括第五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评论文章二等奖。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文章()
你如果带着《民法典》上街,一切乐趣自然荡然无存,梅耶罗维茨的“自我教育”又如何能实现?
2012-05-29 12:32
3
9
24970
儿童摄影是一个非常具有魔力的空间,世界上许多优秀的摄影家都希望从不同的角度介入,带给人们童年时代的魔幻。
2012-05-29 12:32
0
2
1949
有的孕育了38周,有的才几个星期,有的甚至在想象中的。通过镜头我们轻而易举地看到了新的东西:新的构成,新的观看方式,当然还有新的生命。
2012-05-29 12:32
1
5
3567
普罗斯特解释说:“照相机就像目击者,照片就像见证人的叙述。同一事件的目击者的陈述,可能产生令人惊讶的差异。”
2012-05-29 12:32
0
3
1472
对于马梅多夫来说:“一个导演就像是一个医生,他希望将自己从恐惧和羞耻之中将自己疗救和解放出来,方式就是和病人的沟通。”
2012-05-29 12:32
0
2
1672
昭和88年就是对“粉红区域”的尊重,存在于黑白两极之间,也就是生和死的和平共处,滋养出特殊类型的游戏和繁荣,并不畏惧深暗的阴影。
2012-05-29 12:32
1
1
1838
灾难摄影:和一般的拍摄试图纪实这场灾难不同的是,阿克曼选择的是面向未来:在三年时间里,他选择了拍摄斯拉夫蒂奇(Slavutych),一座距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50公里、为当年的灾难撤离而建的城市。
2012-05-29 12:32
0
1
1793
作为一个战地记者,麦卡林在拍摄了25年的战争之后,他毅然放下手中大屠杀的照片,发誓不再拍摄战争。
2012-05-29 12:32
0
3
1865
卡鲁奇说:“我所完成的这一类摄影,实际上就是一种家庭的现状,以非常自由、非常开放的方式对待他们的身体。对于犹太人的双亲来说,孩子可以做一切,孩子就是天使。”
2012-05-29 12:32
0
2
1798
习惯思维的定势(恐怕不仅仅是习惯思维,而是某种霸道的体制)严重制约了某种状态下的思想传播的良性发展,使得我们打开的每一张报纸中,几乎难以找到令人心颤的照片。
2012-05-29 12:32
1
5
3697
哈里斯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的7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在用自己的镜头说出了许多秘密,都带有传奇色彩。尽管当他坐在我的对面的时候,很少说话。但是我知道,他的每一幅照片后面都有一个丰富多彩的故事。
2012-05-29 12:32
1
2
1718
罗森说:“我经常观察到吉尔就像一尊雕塑一样站着,等待着最合适的瞬间按下快门,但是他所选择的瞬间总是让我惊讶。”这一次,他让照相机“站立”不动,凭借偶然的触发,找到了最“合适”的无数瞬间,依然让人惊讶!
2012-05-29 12:32
0
1
1908